第十二章:辩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饶命啊!我已知错,您看在我好歹也算厉九爷旧识,求您网开一面!” WWw.5Wx.ORG

    降噩若是不提此事,轶十七还不至于更怒,提及此事,字缚咒缩的更紧,那闪烁着莹莹白光的锁链,立刻散发出阵阵白烟,犹如烧红的烙铁一般,疼得降噩连连惨叫。

    “千尘对你有不杀之恩,你却恩将仇报,而今更是因你身犯险境,你竟还敢厚颜在此求我饶你一命?你若不灭,天理不容!缚!”轶十七掐起法诀,真炁涌动,字缚咒力道更大,降噩周身散发白烟,如同裹了一层石灰粉又被浇了一盆水,身形开始忽闪忽现,眼看就要现出原形!

    “从未听闻。厉九爷此刻生死难料,我愿助你一臂之力,一起前去营救,你快给我松绑。”

    “不要啊!我等的人还未见到,你不能杀我!”

    轶十七正要使出全力,却听降噩突然放声大哭,这让他的动作不由一滞。

    “你在等人?何人?”

    “荒谬!我是妖惩奸除恶便是错,十方客假仁假义,不分青红皂白屠杀异类,便是对吗?人如何?妖又如何?万物皆有灵,众生皆平等,我无德无能替天行道,十方客又何德何能乱杀无辜!”

    万物皆有灵,众生皆平等,这不正是轶十七所修的道吗?

    轶十七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反驳,十方客是正,降噩是邪,可是现在追杀他们的是十方客,要帮他们的却是邪,与妖为伍便是邪吗?

    自己是正还是邪?轶十七陷入沉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虎狼豺豹吃牛羊,这是天性,牛羊骡马吃草木,这也是天性,妖区别于兽,在于妖开启了灵智,人区别于野兽,在于知晓是非对错,懂得礼义廉耻。

    人可以吃肉,亦可食素,妖可以吃人,亦可聚天地灵气修行,降噩,替天行道惩奸除恶是正,假借惩恶之名满足私欲是恶。

    你对天起誓所害之人没有一个无辜,那你可敢发誓,其中没有半点私心?往昔种种暂且不说,千尘毁了你的修为,斩你一珥,短短数十年你是如何恢复至如今道行?”

    世间没有绝对的正,没有绝对的邪,替天行道谁都可以去做,人可以,妖也可以,可如果假借惩恶之名,行作恶之事,岂不是比表面上的恶,更邪恶歹毒?

    “人之为善,百善而不足;人之为不善,一不善而足。我不敢起誓没有私心,但你不可否认我初心非恶!世人皆说妖之为邪者,我却要问,妖为何是妖?人又为何为人?”

    轶十七微微蹙眉,降噩此时神情平静,明明是临死关头,竟然能这么坦然自若,这让他大敢意外。

    轶十七答道:“荀子有云:人之为人者,以其有辩也。分善恶是非,晓对错黑白,知礼义法度,能恪己律行。妖之所以为妖,不辨是非对错,无视礼纪法规,茹毛饮血残忍无情。”

    “人有心,就有情,妖也有心,自然也有情。人分善恶好坏,妖也是如此。人有七情六欲,妖亦有七情六欲,甚至比人更懂知恩图报。世间为什么有恶人?世间又为什么有恶妖?轶十七,万物有阴有阳,对立统一,人性抱阳负阴,妖又何尝不是?”

    降噩言之凿凿的说了这么多,轶十七心里愈发觉得奇怪,若降噩只是一只只懂得害人的妖,又怎会懂得这些道理?而他现在说这些道理,又有什么目的?

    “一阴,一阳,谓之为道,万物抱阳负阴,冲气以为和。降噩,我知晓你巧言善变,你是镜妖,天生便暗含亦真亦假亦实亦虚之意,我不再和你辩解什么,你想活?可以,给我一个足以信服的理由。”

    降噩抬眼与轶十七直视:“我要等一个人。”

    “何人?”轶十七第二次问。

    “心上人。”

    降噩的答案,让轶十七倍感诧异,心中不免疑惑,难不成降噩也有一段如白无垢一般,不为人知的过往?

    “若等不到呢?又待如何?”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只为见他,若依旧无缘再见,那我就一直等下去,直至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此情此愿至死不渝!”

    好一个至死不渝!

    轶十七最终还是留下降噩一命,他知道降噩善变,但这一次他选择信降噩的话。

    字缚咒未解,而是以另一种形式融入了降噩体内,有字灵的前车之鉴,这次,轶十七让降噩变回原形。

    一道霞光过后,地上多出一面巴掌大的古铜镜,这便是降噩本体,轶十七拿在手里端详,铜镜镜面平滑无痕,类似三角缘神兽镜,却多出两珥,其中一珥被厉千尘斩断,有平整断痕。翻至背面,只见镜子背面镌刻着一个古体“柳”字,轶十七推断,降噩所等之人也许就与这个“柳”字有关。

    距今一千七百多年,应是南北朝时期。

    从南北朝至今,若是人,早已轮回十世有余,降噩难道等了十世?

    他将古镜收入乾坤镯内。

    这乾坤镯是十方客收纳法器,只需以神念沟通即可,说起来还有一段趣事。

    十方客其他人所用收纳法器皆是乾坤戒,亦或是乾坤袋,只有轶十七是一只手镯。

    这手镯还是厉千尘选的,说是轶十七样貌比那女子还要娇美,这镯子正合适,轶十七不依,要与厉千尘换,厉千尘说若能胜他便换,结果被厉千尘好一翻捉弄,若非厉千尘及时将他揽入怀里,险些就摔破相了。

    轶十七望向东天,东边天际已经泛起白光,马上就要大亮,既然无处去寻风奇,为今之计,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苏禅身上,期盼着事情如他所想那般,如若不然,他就动身前往十方客,既不能同生,但求共死!

    只是这人情一次便足以还清,他们四人联手还没能留住他二人,人王必然会怪罪,所以再次遇见,便真的要奉命行事。

    正因如此,若厉千尘只是对上降噩,轶十七相信至少可以与之斡旋,即使不敌也不至于丧命,可是对上风奇,厉千尘全盛时自然力压风奇一头,现如今厉千尘修为被废,经脉阻塞,连个寻常凡人都不如,如何能敌的过风奇?

    可如今半个时辰过去,降噩在此安然无恙,风奇与厉千尘踪影全无,难道厉千尘还有办法能与风奇斗法?

    “啊——轶十七!你不能杀我!若非是我禁锢冯珉馨于镜中界,你又如何能如此轻易获取血泪?你与厉千尘举目皆敌,只要你饶我不死,我愿认你为主!”

    “荒唐!我二人虽然落难,但也无需一只妖来助我!死吧!”

    “之后呢?他们现在何处!”轶十七吼道。

    “风奇此行似乎是奔着厉九爷而来,厉九爷救我脱离罡风阵法后,二人便不见了,我猜测那风奇应是带着厉九爷回十方客了吧?”

    降噩趴在地上,狼狈不堪,“一个等了一千七百多年的人。轶十七,我自化形距今一千八百年,死于我手之人数之不尽,但我敢对天发誓,我所杀之人,没有一人是无辜。若非如此,当年厉千尘岂会只因一则消息便饶我一命?”

    “万法万物自有其道,即使你所杀之人皆是恶人,你是妖,何德何能替天行道?你蛊惑人心,入梦杀人,吸人精气,祸害一方!所行之事人神共愤!而今临死还不知悔改,实在死不足惜!”

    厉千尘的身体状况,没有人比轶十七更了解,面对风奇,如今的厉千尘绝计没有还手之力,那么,当下这诡异一幕唯有一个解释便是,有人插手了此事。

    “降噩,你既在此长达数十年,可知这里有间古寺,名唤稷安寺?”

    轶十七凌空一抓,那字缚咒陡然缩紧,降噩当即哀嚎起来,难以坐立,满地打滚。

    轶十七不为所动,如若他所料不假,此方能与风奇比肩者,唯有苏禅了,他二人既是被那神秘人所救,安身于稷安寺内,之后又让他俩听命苏禅,如今他与厉千尘为寻百鬼泣才落难至此,那苏禅绝不会坐视不管。

    “十里亭前,我曾告诫过你恪守本分,若是与冯珉馨狼狈为奸,必会让你神形俱灭。你既然不识好歹,忘本负义,我再留你要你继续为祸人间不成?”

    他与厉千尘一路南逃,最怕遇到的便是十方客的人,他们逃出十方客时,厉千尘虽能以一敌四,破了风花雪月四人联手的攻势。

    但轶十七感觉得出,那是四人有意留手,他入十方客时日虽短,但是与这四人也有些情谊,加之他叛离十方客时过于蹊跷,即便人王下令诛杀,他们也还是留有余情。

    “回十方客?”轶十七心中思忖,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十方诛杀令”主要目的是擒拿他,风奇定会设法将两人同时拿下,再回十方客交差。

    只是这就怪了,风奇擒拿厉千尘应该不难,而他就在镜中界内,抓了厉千尘,只需要再把降噩收服,不就能连他一起擒住?

阅读平凡的鬼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重生江湖游玩转仙界后宫武侠之最强抽奖洪荒之吾为大道之子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尘脉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