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四嘴兄弟 凉水塞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真不知道!没人告诉,不上学人家四小嘴是真不知道,杨飞雪的反复、重复提醒?郝佳一不是惹着了杨飞雪,躲起来了没在跟前嘛。就是在跟前...那提醒有意无意、似有似无的,在跟前的方哲、钱多多、高壮谁都没听明白,方大明白都没听明白,郝佳一就是在跟前他能听明白?

    别的同学?

    活该倒霉- -

    这郝大嘴,时间简直就没个规划。

    哈哈,今中午也没联系同学。

    都在急赶暑假作业呢!

    这郝佳一、这小破嘴- -

    还真没有,这些年磨砺得脸大心大的,那还真就不叫事。

    梆、梆、梆几通电话,方哲刚说了句:不晚,你着什么急啊。被郝佳一当头棒喝、严厉斥责,方哲只好答应火速出发。

    钱多多、高壮呢- -

    慨然、欣然应允,即刻飞奔而出,别管学习怎么样不怎么样,人家去学校那是真心积极,迟到还真不是不是人家这二位的风格。

    四位国旗红少年急火火在街西公园聚齐,然后- -午后明朗的阳光下,四个帅呆呆、红艳艳的追风少年一路随风。

    其实画面没那么诗情画意啦。

    夏秋之交午后的骄阳火辣依旧,很快让追追逐逐、打打闹闹的四个男生都出了一脑门外加一身的汗。

    好在,学校一晃就在四个热辣辣少年的眼前。

    伫在骄阳里、沐在微风中的颖水六中明丽、静谧,这里下午静悄悄,学校自动大门也安静、低调地只略开了些。

    “看你们磨磨蹭蹭的,校园里没人了吧,同学进班了吧,咱们晚了吧。”郝佳一埋怨。

    四个男生没功夫多想,个个自恃车技了得,加之自个家学校也不客气,直接急火火鱼贯呼啸而入。

    老英雄孙师傅受人之托已等候多时。

    孙师傅受谁所托?杨飞雪。

    孙师傅认识杨飞雪?当然!三.一班那几位耀眼女生在颖水六中名气不输四小名嘴,况且人家的名气那可是杠杠的正面、正能量,颖水六中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更别说耀眼中最为耀眼的杨飞雪了。

    还有,孙老英雄、飞雪姑娘同为功夫同道中人,偶尔偶遇也互相切磋过拳剑枪棍,孙老英雄极度认可飞雪姑娘。

    慵懒的午后、等人的滋味让孙老师傅略有些犯困,就没控制住打了个小盹。虽然孙老师傅的功夫是半路出家,但天长日久也习练得那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睡着了都比一般人耳聪目明,孙老师傅忽觉黑影几晃、哗啦几响,顿然惊觉,“唰”地站起,一个箭步冲到窗边,开窗探身迅速向校内望去,果不其然,郝佳一他们已撩出好远。

    这四个孩子,真神速啊!得亏是我,换了别人准定就溜过去了。咦,不是说来郝佳一自己吗?怎么四个全来了?四个全来就全来吧,这更有意思。

    “郝佳一,你们回来!”孙老师傅急忙开窗、探身招手高喊。

    四个男生停住车子,齐往后望,孙师傅窗户里探出着身子,少有地笑眯眯向他们招手。

    “佳一哥,好像叫你呢。”高壮说道。

    郝佳一脚一蹬地,自行车洒脱地折回。

    “你们仨,也回来。”孙师傅招手又喊,喊得和颜悦色,稀奇罕见地和颜悦色。

    方哲、钱多多、高壮听唤,也各自脚下一蹬,转了回来。

    四个男生和孙老师傅隔窗相望,三、两米的距离。孙师傅趴在窗户上,笑吟吟、惬意意,一副...像极了...猫捉老鼠我可算逮着你了的戏谑模样。

    四个男生从南向北依次是高、郝、钱、方,郝佳一、高壮、钱多多帅帅地面向孙老师傅支定在那儿,方哲文文气气地下车,规规矩矩地把车子支在他们旁边稍远一点的地方,把书包挂上车把,拉开,拿出一块眼镜布,摘下眼镜轻拭,大热天,眼镜真是个麻烦。

    “孙爷爷,您叫我们?干嘛?我们来晚了、来不及了,什么事您快点说。”郝佳一问。

    “不晚、不晚,这才几点?今天绝对晚不了。哎,你们怎么果然来了?还一下四个全来。”孙师傅笑问。

    “孙爷爷,您这话...怎么感觉我们来即在您意料之外、又在您意料之中啊?我们来得不正常吗?”郝佳一狐疑着大嘴。

    “我们都来不正常吗?怎么?还非得撇下一个、拉下一个才好吗?”高壮接上。

    “你们干嘛来了?”孙师傅又笑。

    “孙爷爷,您这话问得,多余。多新鲜啊,我们来上学呀。”钱多多笑答。

    “啊,来上学,好!挺好!来了就好,来得正好。”孙师傅一直开心地笑。

    “切,孙爷爷,正常来上学,哪有什么好不好的,这话也多余。”高壮又接上,直通通接上。

    四小名嘴这小名嘴果然犀利,果然不是盖的。

    孙老师傅- -

    “唉,聊不过你们,好吧- 不和你们闲聊了,耽误你们一分钟宝贵的上学时间,说点不多余的,有人啊让我给郝佳一...噢,给你们带个话。” WWw.5Wx.ORG

    孙师傅依然带着开心的笑意,带着老顽童般的戏谑。

    “谁?带什么话?”郝佳一好奇心起,钱多多、高壮好奇心同起,方哲也添加了些关注。

    “你们班副班长杨飞雪,飞雪姑娘...”

    “雪儿姐?她让带话?”高壮打断,好奇地问。

    “孙爷爷,我们跟杨班副一天能看见得互相烦心,一会儿就还能见着,需要您带话?”郝佳一小大嘴呛呛。

    孙师傅一愕:“雪儿姐?杨班副?”

    钱多多赶紧解释:“雪儿姐、杨班副也就是您说的杨飞雪、飞雪姑娘,我们班的副班长--杨班副。”

    “噢- 飞雪姑娘你们一会儿见着见不着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下午我没见着她,她是中午放学那会儿让我带的话。”

    “放学时候我们在一起呢,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还让您带话,没道理啊。”郝佳一质疑。

    “我只负责带话,不管别的,你们听呢我就说,不听呢我还放我肚子里。”孙师傅波澜不惊慈祥祥地笑,吊娃儿们胃口。

    “听!听!我们听。”钱多多急忙一叠连声。

    “飞雪姑娘让我下午见着郝佳一...见着你们替她向你们传话:“今天下午她放你们大假,明天她命令你们来上学。”

    “听明白了,意思是今天让我们回去,明天让我们来上学呗,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听她的?”郝佳一问。

    “你们听不听她的请便,不听也行,反正学校安排的下午放假、明天上学。”孙师傅答。

    额外、意外假期福利对于学生那可是天大的喜讯,何况这喜讯又降临得这么突然- -太意外了,太意外惊喜了,惊喜得他们兄弟顾不上考虑别的了。

    “我说怎么校园里静悄悄、车棚里没车呢?原来下午放大假了呀。”钱多多高兴、兴奋。

    “不上学,太好了,咱们还可以再痛痛快快玩一个下午。”高壮兴奋、高兴。

    “佳一哥,咱们去玩吧?”

    “佳一,咱们去哪玩?”

    高壮和钱多多两兄弟即刻一唱一和。

    “去玩去玩!去哪玩去哪玩!咱们谁都不能玩!咱们...顺道去街西公园找地方做暑假...自习去。”小心驶得万年船,郝佳一隐语防备着孙爷爷,怒怒斥道,暑假作业一直是郝佳一的一大块心病。

    “好主意,街西公园经常路过,还真没进去玩过几次,好,就街西公园。”钱多多貌似不是准备去做暑假作业的。

    “街西公园走起!”高壮快乐、高调,好像跟郝佳一也不是一个意思。

    “方哲,准备走了,快点啊。”钱多多催促方哲。

    方哲若有所思略动了动身子,并不行动,杨飞雪上午的反复、重复提及、提醒方哲略有所悟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杨飞雪,你的报复来得就这么迅速吗?

    叽哩咣当,郝佳一、钱多多、高壮蠢蠢欲动。

    “高壮、多多,怎么弄得跟和我抢跑似的,想和我比赛吗?你们是我对手嘛?”郝佳一笑微微调侃道。

    “比就比,谁怕谁!”高壮认真。

    “佳一,赢你分分钟的事。”钱多多吹牛。

    “嗬,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好吧,那咱们就来个自行车追逐赛,比比谁先到街西公园,看看谁怕谁、谁赢谁、谁虐谁。方哲,你也麻利点。”三言两语,郝佳一敲定比赛。

    孙老师傅一看急忙按动手上遥控器打开电动大门:这几个没轻没重的家伙,别碰坏了我的宝贝大门。

    方哲没有行动,他把眼镜布扔回书包,戴回眼镜,悠悠说话了:“孙爷爷,中午让带的话,您应该中午那会儿告诉我们呀,我们下午都到校了,您才带给我们,这是不是有点晚了点?这还有何意义?”方哲悠悠直奔重点,印证自己的领悟。

    嗯-!好像还真有点道理嗨,蠢蠢欲动们不动了。

    一语中的,一句话更提醒了郝佳一:“孙爷爷,好像哪里不对。杨飞雪中午放学时候让带的话,您为什么那会儿不把话带给我们?这会儿才跟我们说,您不觉得太晚了吗?我们白跑这一趟、白出这一身汗,可有点冤。您可别说您忘了,中午放学我们和杨飞雪前后脚,您记性不会那么差吧。您也别说没看见我们,我们中午放学那会儿可都跟您问好打招呼了。”

    此时钱多多、高壮好像方感觉到炎热,配合着一个用手擦汗、一个掀起衣服扇风,嘴里还各自嘟嘟囔囔着。

    “谁说不是呢,中午那会儿我也这么问飞雪姑娘来着,飞雪姑娘说呀:‘这会儿告诉,下午谁来白跑一趟?谁来溜这个腿?’”孙老师傅一脸你说气人不的笑。

    钱多多、高壮同时明白了杨飞雪上午临走时读万卷书,走冤枉路,静静等溜腿那句话的含义。

    “还是雪儿姐个性,这样也行。”高壮赞道,由衷地。

    “杨班副,你怎么这么快逮着机会就整我们呢。佳一,还是怨你那张破嘴,原本美好的一个下午,就这么给耽误了。”钱多多叫屈、气恼。

    “多多,杨班副整的是佳一,咱们是被捎带上陪着被溜腿的,这怨不着别人,上午杨飞雪反复提醒那么多次,咱们硬是没听明白,这能怨谁?”方哲貌似并不气恼。

    “是吔!是啊!佳一,我还得说说你,你说好好的,你那张破嘴惹翻杨飞雪干嘛?害我们跟着你白跑一趟。方哲,佳一那张破嘴该掌嘴了,一会儿咱们得好好修理修理他那破嘴。”钱多多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即刻剑指郝佳一...那张破嘴。

    四嘴三兄弟不恨杨飞雪,共同谴责上了郝佳一...那张破嘴。

    “孙爷爷,这明显是杨飞雪给我们下套、整我们呢,这您应该明白、应该阻止呀,怎么还配合她呢?我们白来这一趟,您和杨飞雪同样有责任。”郝佳一化解矛头,埋怨起孙爷爷。

    “哎呀,这大帽子给我扣的,我一个和你们有两代代沟的老人、一个外人怎么好参与你们小孩子家家、同班同学之间的事呢?我就一局外人,就一传声筒。”

    “你这一不好参与,我们陪着中招躺枪了。”钱多多不满。

    “您不参与不对呀,杨飞雪这么整同学是犯错误,事情简单,道理可不简单,您呀,这是支持错误。”郝佳一更不满。

    “错误?不觉得。飞雪姑娘在咱学校、在咱学校老师这儿根本就不可能有错误。不信你们把这事告老师,看老师能不能给杨飞雪定个错,我敢肯定老师一定会向情不向理地护着杨飞雪,极有可能一笑置之。”

    “哎呀,照你这么说,在咱颖水六中还没有我们说理的地方了。”郝佳一大不满。

    “嘿嘿,别人有,你们没有,调皮孩子不可能有理。”

    “孙爷爷,我们得罪您了吗?您这么说我们。”

    “得罪不得罪的...唉,就算没有吧。好了好了,多大点事,没完没了的。我告诉你们一个不白来的办法。”

    “什么办法?”郝佳一仍一脸不满。

    “你们去教导处拿了班级钥匙,进班级装模作样自个习,说不定就能让校领导或者班主任撞见落个表扬什么的,诶!就不白来了。”

    “不去!我们傻啊,放假我们进班自习。”高壮斩钉截铁。

    “那没办法啰,那不出意外、意料不差的话,这趟你们真的白来啰、真的白跑啰,这身汗,嘿嘿--真的白流啰。”孙师傅继续乐乐呵呵,乐开花地乐乐呵呵。

    “我算看明白了,孙爷爷,您这哪是不参与我们同学之间的事呀?您这是积极、热心、努力参与,我看您比杨飞雪都积极,我看我们白来一趟您比谁都高兴。”钱多多气道。

    “看出来了?还真看对了。你们气我、扰乱我两年了,我总算扬眉吐气一回,飞雪姑娘帮我扬的眉、吐的气,有时间我得好好感谢感谢飞雪姑娘。”孙老师傅升级版乐乐呵呵,“刚开学就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想想都乐。本来挺平常的事吧,飞雪姑娘这一设计,欸,就有趣了,估计我能乐大半个学期。几位,现在心情如何?这趟冤枉路跑得爽吧?你们看这大热的天,一定累吧、热吧?要不你们移驾我的门卫室,吸根烟,喝点茶,空调下晾晾汗怎么样?小哥几个,请吧。”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不是好话,四个小男生人人全部在那冷冷冲孙爷爷翻白眼。

    孙老师傅更乐。

    “孙爷爷,您这样幸灾乐祸,真的好吗?”高壮这会儿词又达意了。

    “我幸灾乐祸了吗?有吗?”

    “还说没有,您看您乐的,都什么样了。”郝佳一接过话茬。

    “是吗?有吗?”

    “不信您拿镜子照照,都乐开花了都。”钱多多接道。

    “我这就照照镜子去,如果真是那样,可有点不厚道,我可得批评自己。”说完孙老师傅笑呵呵退回、关窗,留下四个小男生在风中凌乱、郁闷。

    “佳一,杨飞雪这次可是单单整你,我们只是她无意捎带上的。以后啊,你那张破嘴,别再动不动就惹翻这个、惹毛那个了,有百害而无一利啊。”钱多多叹道。

    “杨小丫太过分了,这事--没完。”郝佳一咬牙怒道,明显虚张声势、底气不足。

    话语间门卫室窗户又打开了:“郝佳一,你不这么说我差点忘了,飞雪姑娘最后还有句话,说让你...你们有什么意见、有什么不满、有什么脾气自己消化,她提前宣布对你...你们白来一趟负责。”说完孙师傅开心着关了窗。

    “嗬!这人欺负的,真彻底!”方哲苦笑赞道。

    郝佳一、钱多多跟着苦笑,高壮呢,也笑:“雪儿姐,真个性!”

    ……

    “哥几个,走吧。”憋屈了一会儿郝佳一说道,透着小无奈。

    “佳一哥,你说的比赛还算数不?”高壮没心没肺快乐多。

    郝佳一刚要怼他,忽然转了思想,叹道:“唉,这把给我气的,不活动活动别再憋出病来,算数。”

    高壮占有地利,听这话车把一拐、脚下一蹬,就要抢先。

    郝佳一断喝:“高壮,想抢跑吗?站住!学校大门当起跑线。”

    高壮心不甘情不愿刹住。

    三兄弟共同到了学校大门门线前。

    郝佳一回头催促正往身上背书包的方哲:“方哲,就你磨蹭,快点。”

    方哲边推车,边自言自语、嘟嘟囔囔:“又玩这弱智游戏。”跨上车,一个蹬步来到起跑线,在最东边紧挨高壮站下,并暗暗向前探出多半个车轮。

    “现在开始倒数,三...二...”郝佳一高调喊道。

    方哲--明白人,尽干明白事,停下后四处观察,看看校门这学校唯一的交通要道、是非之地周围有没有什么对自己哥几个不利的地方,大战...不对,调皮前的小心吧。这一小心还真让他小心着了,东边来路上,严宽老师、吴健老师二人一电一摩,春风满面(也许可能中午饭局饭嗨了)、悠悠而来。

    “佳一,快暂停...”方哲小声道。

    “方哲,别耍花招。一!”郝佳一只道方哲又玩花样,打断继续口令,话落,三个人已脱缰而出。

    “严宽老师!”方哲低声疾呼。

    郝佳一、钱多多、高壮同时心头一紧,齐抬头张望,严宽老师、吴健老师刚刚拐弯处停住,停在比赛的必经之路上,心有灵犀地和他们“深情”对视。

    郝佳一、钱多多急忙刹车停下。

    高壮呢,紧张的老毛病又犯了,也不知找不着车闸还是忘了还有刹车一说,非但没停下,反而左拐右拐居然径直直奔两位老师而去。

    郝佳一、钱多多、方哲同时一闭眼:完了,又闯祸啰!

    等三兄弟睁开眼,担心的一幕并没发生,只见吴健老师前出半步,挡在严宽老师前面,左手扶车,探右手牢牢把握着高壮的车把,雕塑般的握着,把高壮阻击在毫厘之间。

    体育专业的老师真不是盖的,身手真敏捷啊。郝佳一暗自叹道。

    还原过程:高壮紧张着径奔二位老师而去,心里这个急呀,一急,急中生智,用上了脚刹,双脚蹭着地面减速,别说,效果还挺好,堪堪在老师毫厘之前停住。吴健老师那一下是个双保险,只是让他秀了一下体育高材生的矫健身姿。

    高壮停稳,吴健老师放手,退回。

    “高壮,说说吧,什么情况?”严宽老师冷冷说道。

    高壮急忙下了车,嚅嚅道:“老师,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不是故意的?你没看见我们?”

    “开始没看见...”

    “我们这么大两个大活人你没看见?”

    “后来方哲哥喊了才看见。”

    “看见了还撞我们,你胆真够大。”

    “我们进行自行车比赛,抢跑呢,加速后才看见你们,我一紧张、一害怕不会刹闸了,最后想起了脚板刹。严老师,我停住了,我真停住了,撞谁我也不敢撞老师。我撞我自己我也不敢撞老师。”说到撞自己时,高壮还特别使劲擂了一下自己胸口加强语气。

    “什么比赛?瞎比赛什么?不怕路上碰着别人吗?还撞自己,你怎么撞自己?你撞个给我看看,我告诉你,谁都不能撞。”严宽老师气乐。

    “严老师,您原谅我了?我可以走了吧?”高壮也会察言观色,只道严宽老师情绪松动,急求道。

    “走?高壮,你小脑瓜想什么呢?你以为我能轻易放你走?郝佳一、钱多多,你们俩给我过来。”严宽老师喊道。

    “方哲,别躲了,你也过来。”严宽老师又喊道。

    郝佳一、钱多多支下车,低着头过来,方哲也现了身,一同出现的还有也听见了喊声的孙老师傅,二人一前一后往这边走。方哲把车子挨着郝佳一他们的放好,也是低着头过来。

    “你们四个,都过来站好,站整齐。”严宽老师命令道。

    高壮急急把车子退回到郝佳一他们车子那里,支定,走过来和郝佳一、方哲、钱多多站成一排。

    四兄弟知道这是开训的节奏,自动整理齐了队形,然后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低眉顺眼等训。

    果然,严宽老师主训、吴健老师副训、孙师傅雪上加霜,训话开始了。内容掠过,心疼四位难兄难弟几分钟。

    郝佳一一边听着,一边心下叹道:私下听说严老师训人水平超高,此时看来,这个吴老师也不白给呀,训人的话那也是成套打包嗖嗖的呀,谁再说体育老师口才不一定好我马上跟谁急。

    书中暗表,吴健老师在大学时曾在省校际辩论赛中做为主力为学校拿过名次,个人也荣膺过最佳辩手,落到他手里,四个家伙自认倒霉吧。

    几分钟后,副训变主训的吴健老师正训到酣畅淋漓处,被严宽老师强制劝停,戛然而止,意犹未尽,不是郝佳一他们意犹未尽—他们憋屈、委屈还来不及呢,是吴健老师和孙老师傅觉着没过瘾。

    严宽老师为什么叫停?不卖关子了,艾琳老师在后面呢,为了科学地优生优育,艾琳老师半道下了严宽老师的车,自己后面走走。

    同“僚”这一天多,严宽老师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有道理没道理,让亲密爱人艾琳看见训她的学生,她都不高兴。

    风停雨顿,四个男生长舒了一口气。

    “你们四个,都听好了,以后都给我老老实实的,不然,哼哼…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严宽老师结束语。

    四个男生心急行动还不能着急,规规矩矩一步步挪到各自车子旁,各亮手段骑上,骑上就急忙加速,抓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怎么?还要比赛吗?赶紧给我取消!都给我靠边慢点骑,如果让我知道了谁再不好好骑车,有你们好看。”严宽老师厉声喝道。

    严厉声中,四男生急忙各自慢了下来,果然靠边小心翼翼、憋憋屈屈骑车。

    老妈居然真好走了,正好给咱小大嘴哥留出努力执着暑假作业的时间。郝佳一乐乐地摊开暑假作业。

    刷洗碗筷?

    郝佳一手忙脚乱收拾着一切,完了急忙给三个好兄弟打电话:“什么事我老郝不操心,就没人操心。”

    一贯经常颇多联系同学的郝佳一就今中午没有联系同学。

    方哲、钱多多、高壮- -

    孰轻孰重咱郝大嘴哥知道,碗筷当然留待最后。

    郝佳一一搭上笔就渐入佳境,开始忘我。

    小小屁大年级就“晚节不保”,报到这两天这么多破事事,郝佳一怎么还有心情如此飞扬大嘴?简直也是没谁了。

    这两天的事就没影响他郝佳一点心情什么的麽?

    上学真晚了?

    哪啊,虽然比四嘴兄弟惯常的早早到校晚许多,但比着正常上学时间...根本一点不晚。

    不上学不知道吗?不上学怎么还去上学?上学有瘾、上瘾吗?

    一个淘淘小初三奢谈个什么时间规划呀?

    咱老郝一贯早早到校的优良传统,这次“晚节不保”了。郝佳一急急拨着电话,还如是大嘴。

    留校加之郝杨之间的闹闹斗战,郝佳一到家比正常时间晚许多,郝妈妈动问,郝佳一顾左右而言他搪塞过去,然后开始急忙较劲午饭- -扒拉扒拉、狼吞虎咽。

    吃过午饭,郝妈妈把刷洗碗筷交待给郝佳一,出门去学校了。

    ......

    手下飞速着的郝佳一不经意间一抬头:呀- 晚了!晚了!上学晚了。

阅读青春哈哈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穿到完结文后[穿书]七零福妻美又甜唇枪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遮天记病态占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