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校服事件 有惊无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方哲哥这话我爱听,好,我去看看就我去看看。”乐乐小高壮。

    四小名嘴高壮在前,郝佳一、方哲、钱多多依次在后,期期艾艾猫腰悄步一起往门边凑。

    门外的杨飞雪气沉丹田,做好准备。

    这样玩了三五次后,屋内的彻底没了耐心。

    高壮那大身板,如果不是方哲、钱多多正好在后面扛住,估计直接能把郝佳一给撞茶几上去。虽然没被撞飞出去,但这前后夹击,撞得更加结结实实,郝佳一更不好受。直把郝佳一给撞得- -也不知道哪疼啦- -哪都疼!

    这情景,不描述,小小心疼一下郝佳一。

    高壮呢,怎么不心疼人家啦啦?

    高壮站在原地没动,用手指着外面:“她、她...” WWw.5Wx.ORG

    仨男生更加不敢稍动了。

    杨飞雪背着手,大摇大摆走进来。

    三个男生哪敢胡乱看,在那假假思考。

    “检查都写好了吗?深刻吗?需不需要重写呀?哎!本大校长开恩,放你们一马,逃命去吧。”杨飞雪又粗了声音说道。

    三个男生小心翼翼抬望眼,望见了趾高气扬的杨飞雪。

    “杨班副,开学两天你吓我们两次,平均一天一次,怎么,吓上瘾了,这一天天,没正事了。”郝佳一不满,气道。然后才揉起胸脯:“哎哟,可疼死我了。”。

    此时高壮方缓过吓来:“雪儿姐,我们都这么倒霉了,你还吓我们,开玩笑也不讲个时候,以后注意啊。”一副训人的调调。

    杨飞雪什么也不说,只管“咯咯”地乐。

    乐过后:“你们可以走了,回班去把你们书包拿上。”

    “杨班副、杨班副,让我们走真的假的,谁告诉你的?哪来的消息?消息可靠?”方哲抢道。

    “大明白,说真的也是真的,说假的也是假的,说可靠也可靠,说不可靠也不可靠,你们愿走呢就走,不愿走呢就留下,我想你能考虑明白。”

    “雪儿姐,不用他考虑,你这么说话我就知道是真的了。咱们走啰,回家啰。”高壮高兴了。

    “杨飞雪,这什么情况啊?按国际惯例不可能这么轻松让我们走啊?”方哲认真地问。

    方哲认真,杨飞雪也正色:“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多少,我把我知道的跟你们说说。”

    杨小美女条理清晰、眉飞色舞地从头说起。

    ……

    “艾老师怕我们饿着?给我们钱?艾老师您老人家真让人感动,如果不是我有一个强大的小内心,恐怕立刻就得热泪盈眶、潸然泪下。哎,杨班副,一会儿我们去消费,带上算你一个。”郝佳一大嘴着,小内心暖暖洋洋。

    方哲、钱多多、高壮小内心都挺暖和。

    “郝大嘴,你想得美!你们都回家了还消费个什么劲?这钱我得还给艾老师。”杨飞雪直接一个俏白眼过去。

    “杨班副,你就抠吧你,你自己的钱抠,艾老师给的钱你也抠,你守财奴吧你。”郝佳一不满、呛呛。

    杨飞雪一点穴指把郝佳一点得龇牙咧嘴出老远。

    “艾老师真好!怕我们饿着,给完钱还到处帮我们找人说情,艾老师真是我们的好老班,真是我们的大救星。杨班副,杨学姐,你也真好,谢谢了。”钱多多笑眉笑眼好话。

    “多多,艾老师她老人家好这没错,某些人就传个话就好了?你的赞扬也太廉价了吧。”郝佳一欠欠笑道。

    “郝大嘴,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我好不好的关你什么事?”杨飞雪怒怒。

    郝、杨斗嘴模式开启。

    “你好不好的当然关我的事啦。咱们老师经常说,同学之间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咱们不但是同学,而且是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我当然得关心你、帮助你啦,我当然得帮助你纠正你的一摞子缺点、改正你的一系列错误啦。”

    “谁和你是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我想有什么缺点有什么缺点、我想有什么错误有什么错误,我需要你帮我改正?”

    “杨班副,不带你这么骄傲的,不带你这么不听良言相劝的,咱就说今天、今天你就犯了个严重错误,今天...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嗯...哎,杨班副,你刚才怎么不把我们的书包给拿下来?哎,对了,你为什么不帮我们拿书包?你害我们这饿得头晕眼花的还得爬一趟楼梯,你这不是成心溜我们腿嘛?这帮助同学拿拿书包这举手之劳的简单事都不做,帮助同学、助人为乐的事一点都不做,这是多么重大的缺点、多么严重的错误呀?你这可是没有爱心的表现,但凡你有一丝丝爱心,都不会不帮我们拿。杨班副、多多、方哲、高壮你们共同设想一下,如果换做是善良无敌的刘大班、古道热肠的叶班头、就是换做外冷内热的林教头,今天她们会不会帮着咱们拿书包?绝对会吧?也就只有某人...哼哼哼。”

    郝佳一揉着痛处,:跟女生咱不动手、还手,跟杨飞雪动手、还手也得有那能力、有那实力呀。咱老郝呀- -动嘴找补。

    郝佳一小大嘴叭叭,诚心逗气、逗乐,诚心跟杨飞雪逗气、逗乐这是郝佳一的日常常态,也是郝佳一求学生涯的一大乐事。

    郝佳一这话?

    钱多多若有所思状,重重点头。

    方哲亦是点头,一脸亦真亦幻的故意认可。

    高壮凝思后,亦重重点头,一副认真模样。

    “杨班副,你自己说这次换做是刘大班、叶班头、林教头她们,会不会帮我们拿书包?也只有你...谁谁才会做不帮我们拿的事吧?”郝佳一加强、跟进逗气、逗乐杨飞雪。

    郝佳一说刘雨盈、叶无双、林枫儿这话,杨飞雪倒默认:其实我也帮你们拿来着,不是磕磕绊绊不好拿我才放弃的嘛。郝大嘴,你这对我的偏见狗屁说法纯属子虚乌有,我不跟你解释。

    得到全部支持、默认的郝佳一,继续将逗气、逗乐进行到底:“杨班副,你也承认她们会帮我们拿哈?你也承认她们仨比你好哈?你也知道她们仨比你好不止一点、两点哈?也是,杨班副,做为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不是我说你,你的缺点、错误、毛病也太多了,你就容忍你的三位好姐妹努力进取、内外兼修在优秀的道路上飞速奔驰?你就允许自己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在缺点、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唉,这做人的差距...帮同学拿不拿书包看似是一件小事,其实真的是一个人善不善良、有没有爱心...啊,冷血的表现,说到底是一个人优秀品质、品德的体现。下面我就详细表扬一下刘雨盈、林枫儿、叶无双的优秀品德,再认真总结一下杨飞雪同学的缺点、毛病。”

    就拿不拿书包这点小事,郝佳一将之无限放大。

    也许是天天大嘴不休不息的原因、也许是天天日记磨炼磨砺的缘故,郝佳一蕴藏的词汇量极为丰富,此时他那张嘴跟台永动机似的,叭叭叭叭、叭叭着,褒义词奉献给刘雨盈、林枫儿、叶无双,贬义词批发向杨飞雪。

    表扬- -郝佳一不吝溢美之词地几乎把赞扬女孩子的形容词给用了个遍。

    总结- -总结嘛...总结的缺点、毛病嘛- -杨飞雪都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一文不值。

    郝佳一这么说话?

    这么逗气、逗乐?

    郝佳一这么说杨飞雪...有点过了吧?有点重了吧?杨飞雪受得了?

    没事,这是郝、杨之间口舌之利的常态,以前有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斗嘴,比这重、厉、难听多了。

    听着郝佳一小破嘴叭叭,正开心快乐、我心飞扬着的杨飞雪渐渐...

    大不高兴了。

    不是说没事嘛?杨飞雪怎么还不高兴、生气啦?

    以前郝、杨之间的口舌之斗虽然重、厉、难听,但郝佳一从来没有高调赞扬别的女生、夸张数落杨飞雪的不是同时进行过,这一同时进行,对杨飞雪太不公平啦。

    其实杨飞雪综合方方面面的林林总总的各种优秀,纵、横跟目力所及任何人比较都是隐隐超越的。

    形象- -

    杨飞雪那小模样,说在颖水六中小美女排行榜排名第一也许有点大,但要说谁能越过她,也还真是没有。

    学习- -

    不用多说,常年的年级第一摆在那儿。

    并且,杨飞雪比99.99%的女生还多一项长项,身怀“绝世”(“绝世”仅限于颖水六中这个小世界啊。)功武。

    杨家姑娘这文武兼修、精气神过剩... 过人的。

    这当然造就杨飞雪的傲傲骄骄- -这当然造就杨飞雪方方面面的各种不服。

    这郝佳一这张不公允的小破嘴这当面把杨飞雪给贬损得、这当面把别的女生给赞扬、大赞得- -傲傲骄骄的杨飞雪当然太大不高兴啦。

    别的女生?郝佳一夸赞的可都是杨飞雪的好姐妹...

    夸好姐妹也不行啊。

    杨飞雪承认自己好姐妹好,可如果要承认好姐妹比自己好...

    愤愤不平杨小美女:

    郝大嘴,雨盈、枫儿、无双她们是都好,可我杨飞雪哪点差了?差哪点了?雨盈、枫儿、无双她们...她们有什么呀?她们哪点比我...

    郝大嘴,其实...其实你们根本不知道...雨盈、枫儿、无双她们...她们都有...雨盈、枫儿、无双她们都有臭毛病,臭毛病都不少,睡觉磨牙吧还说梦话、吃饭乱抢吧还吧嗒嘴、没事扣完鼻孔吧还...还扣脚丫...扣完脚丫吧...

    就暑假里前几天吧,雨盈、枫儿、无双她们谁谁谁吧,捱我们家睡着睡着吧,不知谁梦里一脚就把我给踹地上了,到现在我还疼着呢,这郝大嘴你...你们知道嘛?这...她们...她们...好?

    郝佳一这张小破嘴把人家杨飞雪的骄傲给打击的。

    好姐妹生活中的隐私、毛病都思绪纷飞了。

    “呸呸呸”这思路被郝大嘴给带偏的...杨飞雪急忙阻止自己不好的胡思乱想。

    杨飞雪都这么不高兴了,郝佳一那张永动嘴,还在执着地根本停不下来着。

    杨飞雪- -

    渐入佳境。

    呸!不是。

    杨飞雪渐入怒境。

    逐渐、逐渐- -

    杨飞雪那张精致的小脸庞阴沉下来- -弯弯的睫毛微垂、好看的俏鼻微蹙、红润的嘴唇微抿,在那怒气着、羞涩着专注地绕指自己纤白的手指,愠怒、怒火已在俏飞雪小内心一点一点快速、飞速堆积、聚积- -

    郝佳一,你个大破嘴,你怎么说话呐?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差吗?我们四姐妹就雨盈、枫儿、无双她们优点满天好到极致地好哈?!就杨飞雪我全身毛病坏得掉渣地坏哈?!雨盈、枫儿、无双她们这么好你去跟她们说去呀,捱我面前说干嘛?我这么不好、你把我形容这么不好、我有这么不好吗?郝大嘴,我除了爱和你们动口动手以外...我待你...我待你们不错呀,平常,吃的喝的用的我什么时候跟你们计较过多过?再说了,动口动手、跟你们闹、捉弄你们那不是习惯成自然上瘾了嘛,跟你们闹着玩都不知道。郝大嘴,你就跟我记仇吧,你就记我仇无限放大我的缺点吧,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

    杨飞雪此番不开心的模样- -

    此番罕见少有的安安静静模样- -

    此番看似岁月静好的娇娇安静模样- -

    看得方哲、钱多多同时呆了个呆,饶是正大嘴着的郝佳一不由自主小内心也悸动了一小下。

    杨飞雪岁月看似静好着,真实小内心,正在生着小闷气、动着小肝火、飞着小思绪、吃着小飞醋。

    郝佳一,那张小破嘴继续叭叭,无中生有数说着杨飞雪的各色缺点、各种不好,将逗气、逗乐坚决进行到底。

    “郝大嘴,闭上你的破嘴,赶紧给我打住,我是你形容的那样吗?!你再胡说八道损我我可动手了啊!”杨飞雪听不下去了,喝断质问。

    郝佳一闭嘴,怎么可能,郝佳一根本不可能闭嘴。

    “杨班副,不敢让说了吗?你这是暴力威胁吗?你想用威胁让我屈服嘛?你不知道咱老郝威武不能屈嘛?你这暴力威胁,恰恰可正好给你的缺点、毛病提供了强有力的呈堂证供。还你是我说的那样嘛?你比我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信你问问方哲、多多、高壮,看你在他们心目中是不是我形容的那样。”

    我这么说话...好像真的无意之间佐证了郝大破嘴的啰嗦、絮叨、胡说哎。杨飞雪自己一下懵住,不自主顺着郝佳一的话看向方哲、钱多多、高壮。

    方哲、钱多多、高壮急忙各种目光躲避、形体躲闪,各种佯装没听见。

    这躲闪让杨飞雪思绪又纷飞了- -思绪乱飞。

    方大明白、钱大八卦、高壮...高胡说,你们躲我?你们躲我?!看来我在你们心目中真的是郝大嘴说的那样的了,我说你们这半天怎么这么面无表情、什么话也不说呢?原来你们...你们默认郝大嘴的说法呀,这不应该呀,我在你们心目中真的也是这么差形象吗?我不是这样的呀,我待你们,更不错呀,以咱们的关系,真实的我...我在你们心目中应该是能文能武、机智伶俐、秀外慧中、人见人...那什么的完美形象呀。

    情急、气急之下,杨飞雪相当胡思乱想。

    三兄弟躲闪,真的是默认郝佳一的说法?

    当然不是啦。

    其实,杨飞雪在四嘴三兄弟心目中的形象当然不是郝佳一形容的那样啦,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啦,毕竟杨飞雪...在学习至上的校界,一个学生的学习成绩真的能够大大加分他她的整体形象,再加上杨飞雪的真实形象- -颜值担当,再加上杨飞雪其它的各种优秀...

    四嘴三兄弟- -被杨飞雪屡次收拾、捉弄还都乐呵呵的不生气,杨飞雪在三兄弟心目中...还不可见一斑吗?

    四嘴三兄弟其实是想帮腔杨飞雪反驳郝大嘴哥来着,想想实在是怕怕他那张破嘴,如果胳膊肘往外拐帮腔外人,郝佳一那张嘴,十天半个月之内,他能说死你,重...轻友那样的话他都有可能往外撂。

    实在是怕怕郝大嘴哥那张破嘴,不得不装聋作哑呀。四嘴三兄弟共同心语。

    杨飞雪这么注重自己在四嘴兄弟心目中的形象?!

    现在,此时此刻此年龄段...杨飞雪当然注重自己在四嘴兄弟心目中、在男生...在所有...的形象啦。此时此刻、也许在此时此刻的早前,杨飞雪就已经注重了,不然,整天那么努力地对镜梳洗、那么努力地捯饬头发、经常披肩、单马尾、双马尾、单麻花、双麻花、满头麻花...地轮流千变万化干嘛?给谁看呢?

    怎么光捯饬头发呀?

    颖水六中有强制明文规定- -学生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得穿校服,所以只好在头发上做做文章- -千变万化啦。

    明白啦、明白啦,可爱小女生就是比破小子男生懂事...早!

    杨飞雪注重自己在男生同学中的可爱小女生形象,到了此时此刻此年龄段,理解万岁。

    这明白、这理解可有点...

    少挑事啊!杨飞雪不止注重自己在男生同学心目中那儿的可爱小女生形象,杨飞雪注重在所有同学、所有人心目中的美好小女生形象。

    杨家姑娘早已开始塑造自己的可爱形象- -尽量往美好、完美的小可爱上靠拢。

    此时此刻被郝佳一那张永动小破嘴“贬损”得大大愤愤不平的杨小美女继续胡思乱想:

    郝大嘴,你说我暴力、骄横、蛮横、无礼...这些我承认勉强还沾一丝丝小边,这我能有则改之。

    说我自私、无情、冷血、没爱心?

    这我忍不了。学校组织的公益、募捐活动我哪次不积极参与?见到弱势群体我哪次没有谦恭礼让、热情相助?我还特别热爱小动物,我哪儿就自私无情冷血没有爱心了?

    “郝大嘴,就拿不拿个书包,你少夸大其词、无限放大、胡说八道,怎么?帮你们拿书包就好、不拿就不好?拿就有爱心、就优秀品德了?不拿就没爱心、不优秀了?你这什么狗屁什么逻辑。”杨飞雪开始驳斥、反击,维护自我。

    “杨班副,我怎么就夸大其词、胡说八道了?噢,你不帮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拿书包你还有理了?在你这儿难道就没有是非对错吗?你这思想可不好,赶紧打住。不帮同学拿书包、不乐于助人这还小事...就算这是小事,越是小事越能反映大问题。我们为什么那么肯定刘大班、叶班头、林教头会帮我们拿?因为刘大班超级热心、超级善良、叶班头爱心爆棚、古道热肠,就是林教头,你别看整天她舌枪唇剑,嘴跟个小刀子似的,其实内心...谁不知道她外冷内热、外刚内柔呀。哎,杨班副,在下请教你个问题,咱这是做事没带思考、没带脑子呀?还是咱根本毫无爱心呀?咱就帮帮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们不行嘛?你确定你杨班副情商够数。你杨班副跟刘大班、叶班头、林教头学习一点、哪怕一丁点温婉大气、友善友爱不行嘛?你杨班副给我们四个好同学、好同窗、好同桌的中学求学生涯留下一点完美、美好的女生形象、印象不好嘛?”

    “郝大嘴,你少这么颠倒黑白,我比雨盈她们都超级热心、超级善良、超级爱心爆棚、超级古道热肠、超级外冷内热、超级外刚内柔。郝大嘴,你才没带思考、没带脑子、毫无爱心,你才满身坏毛病、臭毛病、恶心毛病呢,我的形象、印象哪点就不完美、不美好了?雨盈、枫儿、无双她们也都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完美、那么好,她们也都有臭毛病、坏毛病...”杨飞雪被郝佳一挤兑得,把刚才的胡思乱想都给脱口而出了。

    话到此处杨飞雪顿住、愣住了。

    我怎么说我好姐们的坏话呀?!这...这让我情何以堪呀?!杨飞雪那张小俏脸,刹那间通红了。

    杨家姑娘,一直都是古怪精灵、聪明伶俐、理智理性的呀,怎么这么轻易就中了郝佳一的套路?看杨飞雪这思绪纷乱的。

    这么看来,落单的杨飞雪斗不过郝佳一那张小破嘴呀。

    郝佳一那张小破嘴谁又不是不知道,杨飞雪跟着他的节奏,怎么...怎么这么太在意郝佳一的胡说八道?杨飞雪怎么跟着他的频率这么太在意自己在郝佳一、在四嘴兄弟心目中的完美、可爱小女生形象?

    杨飞雪还...

    杨飞雪还吃醋啦!杨飞雪这摆明了是吃好姐妹的醋啦!

    杨飞雪在郝佳一面前、在四嘴兄弟面前吃好姐妹的醋?

    仔细分析、细思极恐- -

    杨飞雪在小男生面前吃三位优秀好姐妹女生的醋?

    怎么,她们之间存在什么暗暗竞争麽?

    别是...

    这四个小男生可都挺帅的。

    别是...

    杨飞雪别是对郝佳一、对四嘴兄弟谁...谁谁...

    别无中生有瞎推断啊。

    别无事生非瞎臆想那些少年不宜啊。

    那- -

    既然说到了此等少年不宜的话题了,咱们就额外啰嗦几句。

    杨飞雪跟四嘴兄弟、主要跟郝佳一热热闹闹斗战了这么多年,虽然斗战出了很不错的别样同学友谊,但,杨飞雪对郝佳一...嘿嘿,并无深度好感,谁对那张小破嘴深度好感呐?

    那,杨飞雪对另仨兄弟?

    有好感,但也并无深度好感。

    深度好感?

    尽拽词,不就是那什么咱们都懂的嗯嗯哼...嘛。

    那...咱就明说,此时年龄段的杨飞雪心目中的骑白马的小王子在她小内心里还是模模糊糊、朦朦胧胧、似有似无、虚无缥缈的,杨飞雪她自己也不确定知道是什么样子,但可以确定,一定是超级理想中的大神级的各种优秀、各种优秀。至于四小名嘴,此时还尚在凡间、尚是凡人,可以确定的是- -杨飞雪小内心可以明明白白确定的是,此时杨飞雪心目中骑白马的铁定不是这四个家伙。

    此时此年龄段的杨飞雪,此思想,这是情窦初开呀、还是情窦未开呀?

    看你这话说得- -

    就跟- -

    假如- -

    假如四嘴兄弟的那谁、那谁谁,假如符合杨飞雪的那什么、那什么?咱们侠骨柔情、敢作敢当、楞头楞脑就没有服过谁、怕过谁的杨家姑娘还敢、就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那什么、早...那什么呀?

    绝对不可能!万万绝对没这可能!杨飞雪十层把握绝对有这分教。

    飞雪姑娘真自律。

    自律?

    不完全是、不全面是。

    杨家飞雪姑娘常年不懈有此思想:

    这不好...事,老师管、家长批的,谁都根本不敢招惹上那什么、那什么,谁敢这么的,先抛开家长那关,就是学校这儿关口都过不去。

    杨飞雪不是楞头楞脑就没有服过谁、怕过谁嘛?

    不服谁、不怕谁?怎么可能?我怕我们颖水六中自个老师!我们颖水六中老师好事他们宠你,不好事...哼哼...我们六中老师专治不服。杨飞雪更有思想。

    这不好...事别只说杨飞雪,由杨飞雪推而广之,就是颖水六中所有杨飞雪此年龄段的同学,有一位算一位,都知道在“三巨头”治学严谨的颖水六中- -

    你别看颖水六中整天阳光明媚、岁月静好、老师好、同学好的,真要有谁敢招惹上那不好...事,不用家长怎么操心,就只学校- -保准颖水六中会有好多相关的眼睛雪亮的大神老师轮流虐你千遍也不厌倦,你那不好...事...不樯橹灰飞烟灭- -大神们决誓不罢休。

    这些,学生们怎么知道这些?

    有班主任呀。

    有生活班会呀。

    有班主任在生活班会上反反复复耳提面命呀。

    这...各位班主任在学校的授意下,经常不断跟学生们举例、隐喻、敲打- -敲敲打打,敲敲打打划着学校的红线,强调着学校在这不好...事上的高压、强势、强劲态势。

    这,聪明精灵的杨飞雪当然深懂,深懂那条红线。

    废了这半天劲,啰嗦半天、说明白了吧,咱们杨家姑娘- -推而广之六中全体优秀学子,这是、都是自律加严管,才...风平浪静直奔刻苦学习的。

    啰嗦结束,写回正文。

    杨飞雪对四嘴兄弟并无深度好感...

    并无深度好感并不代表此年龄段的少男少女不注重在彼此心目中的完美、光辉形象,女生如此,男生也...概莫能外。

    郝佳一这一切大嘴,都是由帮拿不拿书包引发开来,其实杨飞雪也想着帮他们拿来着,不是磕磕绊绊不好拿杨飞雪才放弃的嘛?这...

    这...心性高傲的杨飞雪不解释。

    缘此- -

    更缘此- -

    郝佳一那张永动嘴把杨飞雪给刺激得,五味杂陈的。

    杨飞雪气大了,怒大了,大大生气了。

    杨飞雪这么生气,郝佳一你就别说停嘴得了呗,他不、郝佳一不,这叭叭叭叭根本停不下来,叭叭叭叭着继续编织、罗织着杨飞雪的更加不好,这把杨飞雪的- -

    巾帼小本色给刺激得强势回归了。

    “郝大嘴,你没玩没了了哈...”巾帼小飞雪瞬间启动,迅雷直扑郝佳一,“看我今天不打爆你!”

    杨飞雪这次是动了真气了,见状过来相劝、拦阻的四嘴三兄弟,三个人愣是都没拦住。

    其实不用兄弟们阻拦,郝佳一早有防备。

    郝佳一更迅捷,吱溜就成功躲开了,躲开后三两步就“咣当”把自己封闭进了安全区域,这些年郝佳一在杨飞雪、林枫儿这儿练就的逃窜功夫那简直就是一等一的一绝。

    早在成功惹毛杨飞雪之前郝佳一就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想好了- -应对措施、逃跑路线、避险场所。

    我没有想好退路我惹毛那小魔头丫头片子,我找虐啊,我吃饱了撑的啊。极度安全了的郝佳一乐乐、拽拽心语。

    郝佳一逃去了哪里?

    躲进了童校长办公室里面的单间,并且在里面关锁死了门,锁得牢牢、死死的。

    杨飞雪扑到门前,没办法了。

    心性高傲的杨飞雪被气得眼圈都红了,要泪下。

    “杨飞雪、杨飞雪,郝大嘴他那张破嘴只是他一家的胡说八道之言,代表不了我们,更代表不了咱们颖水六中所有眼睛雪亮的亲亲同学,郝佳一天天胡说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较真干吗?你的优秀你的好明明白白在那儿摆着,地球人谁不知道啊。”见此,方哲急忙好言宽慰。

    方哲的夸张劝慰起了些作用,杨飞雪勉强强自忍住了泪水,咬牙开始强烈呛声:“郝大嘴,你们书包我高兴帮你们拿就拿、不高兴就不拿,我有什么责任和义务帮你们拿?同学同窗,我不得不承认咱们是,好同学,我看就算了吧。我和枫儿同桌,谁和你们同桌?还...好同桌...我和你们只是邻桌关系,比同桌差十万八千里。郝大嘴,你不是说我做事没带思考、没带脑子、没爱心、没情商吗?你不是说我溜你腿了吗?你记住了,我这没思考没脑子没爱心没情商逮着机会我还溜你腿?方大明白、钱大八卦...还有高壮、你高胡说,我这几天准备还溜郝大嘴腿,你们这几天都离他远点,不然溜腿捎带上你们了可别怪我。”杨飞雪一生气,口齿不是一般的伶俐。

    “杨班副,你溜郝大嘴腿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你准备怎么溜他,提醒我们一下下,好让我们提前远离他,免得陪着被溜。”钱多多也好话,平息杨飞雪的怒火。

    “比如下午,郝大嘴喊你们上学,你们可以直接给他来一句:不去!”

    “我们下午拒绝跟郝佳一一起来上学?我们也得敢呐,你确定我们不上学艾老班不会收拾我们?杨飞雪,你气糊涂了吧,消消气、消消气,咱不跟他郝大嘴一般见识。”方哲笑道,继续努力息怒杨飞雪。

    “雪儿姐,我佳一哥整天那破嘴,你跟那破嘴生气,你每天哪还有高兴的时间。”高壮亦好言相劝。

    ......

    一通呛声,三兄弟又紧着好话,杨飞雪怒气渐息,聪明精灵的杨飞雪暴脾气来得快,理性恢复得也快:“方哲、多多、高壮,我再次提醒你们,下午少跟郝大嘴来上学,我只能点到为止,好了,我走了。”

    走到门口:“方哲、多多、高壮,新课本我和枫儿、无双我们都给你们装书包里了。一会儿你们走的时候别忘了把这门、教室门都锁上。”又高声,“噢,对了,郝大嘴,走的时候别忘了拿上你的宝贝狗皮袈裟。”

    高声怼过郝佳一,杨飞雪柔柔地冲墙上衣架上的校服扬了扬下颚俏俏地轻笑着跟三兄弟提醒,然后一笑:“记着下午让郝大嘴自己来上学,你们不许跟郝大嘴一道来上学,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消化,打电话也能明白。”

    杨飞雪盈盈而去。

    杨飞雪这反常、重复的如此说话,让三兄弟感觉高深莫测:什么意思啊?

    “读万卷书,走冤枉路,静静等溜腿。”外面,杨飞雪改了句名言,还合辙押韵。

    声音渐远。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啊?

    三男生小不明白、小不明白。

    杨飞雪走了好久,三兄弟紧着各种催促,郝佳一方现身出来,实在是怕杨飞雪杀个回马枪。

    郝佳一这小破嘴,这把杨飞雪人给得罪的,这下他们该作下仇、结下怨了吧?

    这倒不会,如果这点小事就作仇结怨,那他们以前那么些纠葛事情,恐怕早就仇深似海啦。

    我敢保证再见面他们一定都会跟什么都没发生过、跟没事人一样。

    有机会再斗呗,没有机会创造机会再斗呗,谁怕谁?!咱们第一男主、第一女主共同的心声。

    这事,看似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其实艾琳老师暗中经历了一场职场危机。

    本来,这事过后,洪副校长、郑主任已经共同认定:他们长辈般敬重的童校长挨摔这事顽劣的四小名嘴全责,所以--

    在老师们、严宽老师去教导处之前,洪副校长、郑主任--

    “哎,志远,对这两天那四个调皮孩子的这些事你怎么看?对艾琳老师,你什么印象?”洪副校长问。

    “怎么看?还不是让郝佳一当班干部给闹的呗,这孩子,国标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哎,又红哥,你问没问过严宽,这四个调皮孩子的“光辉事迹”他跟没跟艾琳讲过?”

    “这个还没顾上问,不过这四个调皮孩子名扬咱六中的那些黑历史,严宽能不跟媳妇说?等闲了我抽空问问。哎,说说你对艾琳的印象?”

    “跟严宽关系这么好,这个不好、不方便说。”郑主任笑。

    “你这不好说、不方便说我可读懂了,你对艾琳有看法。”

    “我也读懂你了,看法你也有,不然你不会这么问。”

    洪副校长笑。

    郑主任也笑。

    英雄所见略同地笑。

    “哎、志远,那咱们就说说咱们共同的看法,看一致不一致。咱们只说事,不对人,你先说吧。”

    “说说也行。我感觉吧,艾琳这两天的行为做事虽然都合情合理、中规中矩,可给我的感觉嘛--艾琳不怎么像有多年班主任经验、说严重点根本不像班主任,太过柔和、太讲道理,哪有一点班主任的霸气气场?哪有一点班主任的厉颜厉色、横眉冷眼?咱们六中的班主任,有一位算一位,哪位是跟学生讲道理的?”郑主任透漏真实观点,貌似有点对人。

    “志远你说什么呢?合着咱们六中,弄了一大班子不讲道理的班主任?你这说法就此打住,这叫高压管理好不好?不过,你对艾琳的看法我也有这疑问,好吧,你刚才说的我找时间一定如实上报给老爷子。”

    “洪又红,你这可是给我下套,你这一汇报我成什么人了?要汇报也是咱两一起去,并且尽可能婉转、尽可能实事求是,你绝对不能自己去啊。”

    “开个玩笑。我是那样的人吗?咱们也是走着看吧,实在影响工作了咱们再商量跟童校长说,前提还得是私下跟严宽沟通以后。现在咱们的首要任务是尽力帮助艾琳,实在不行、没办法的情况下,咱们请艾琳主动请辞班主任。”

    有老师进来,洪副校长、郑主任转移话题。

    六中这二把手、三把手...说严重点这是预备要“弹劾”、“请辞”艾琳老师啊。

    大朋友们理性,小朋友们一定心生不满。

    这什么什么呀,洪副校长、郑主任和严宽老师私交这么笃,还...还准备“弹劾”、还...预备“请辞”艾琳老师?亏他们想得出。艾琳老师,多好一个老师呀!艾琳老师全方位的好,三天三夜说不完呢!得亏他们没做,如果做了,我们集体鄙视他们--严重鄙视!

    千万别感情用事。

    在咱们大中国,恐怕只有洪副校长、郑主任这些少数耿直文人才感情不代入工作。你们好好想想:咱们这社会是不是人情味太重?凡事是不是太讲私人感情、太讲私人关系?关系、人情干扰事情、事件的情况是不是很多、很多?

    夸洪副校长、郑主任耿直文人他们大概有点飘,说他们胖他们大概齐就喘。

    他们业界良心保留着对艾琳老师的存疑,同时也保留了“弹劾”、“请辞”艾琳老师的权利。

    不过...

    但是...

    是在倾尽全力、想尽办法帮助艾琳老师提高的前提下。

    艾琳老师不给他们机会,存疑、弹劾、请辞的机会一个都不给。

    因为呀,艾琳老师师从温老师,取经怡涵老师,如饥似渴学习更多老师,更即将得到秘籍、稍后还有高人指点,进步神速着呢。

    二位领导帮助的机会?

    艾琳老师给的,且从来都是来者不拒滴。

    帮助艾琳老师的具体方法二位二把手、三把手迅速开始着手实施:想尽办法让艾琳老师亲近怡涵老师,远离温老师。

    这是为什么?

    亲近怡涵老师,是让艾琳老师学习六中这位新生代风头最劲的优秀小老班的带班风格,带班手段- -啊,带班方法、带班方法。

    远离温老师。

    艾琳的带班,绝对的深受温姨“其害”- -影响。你想啊,严宽跟温姨亲如母子,艾琳那当然跟温姨亲如母媳啊,当然绝对会深受其影响,这已有事实证明,艾琳的带班现在就已有温姨的影子,她们再这么亲如母媳下去,怎么得了哟。

    二位尽职敬业领导如是共同探讨。

    亲近怡涵好办,二位领导有N种手段。

    远离温姨?

    也好办,挑拨离间呗。

    谁搁这儿胡说八道呢?

    二位领导怎么可能!

    远离温姨这个想法二位二把手、三把手只是停留在了思想层面、理论层面,顺其自然层面。

    二位领导即将发现,他们这一推波艾琳老师、怡涵老师亲近,很快加速助推了温老师、艾琳老师、怡涵老师的母女三人行的亲密局面- -不,五人行,还有宋佳老师、小倩老师。

    这半天,宋佳老师、小倩老师他们人呢,怎们这半天没见着她们人影?

    小倩老师被宋佳老师...

    宋佳老师不顾小倩老师的强烈反对,学校刚不怎们忙,就早早强势逼着小倩老师跟她回了家,干嘛?

    完善、完美课间青春操,录制视频,为臭瘦...为李睿哲录制课间青春操视频。

    李睿哲说呀:他们全校师生都特喜欢师娘跳的课间青春操,想跟着学,想请师娘...

    一句师娘,别说录视频- -

    李睿哲的...我们的学生娃们,你们就说还想让师...嗯嗯哼....做什么吧!

    宋佳老师太开心了!

    路上,被强逼着的小倩老师当然不满、当然嘟嘟囔囔:“宋佳姐,你强势、霸道的臭脾气怎么又回来了?你的臭瘦狗...我姐夫...我李睿哲姐夫如果再失联可一点也不意外,如果真那样,你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不会了,小倩,你姐夫家学生师娘都叫上我了,其实失联也不是咱们想的那样啦,其实我一直都是你姐夫心目中的白雪公主,我和你姐夫我们现在...山无棱...”宋佳老师深情款款、幸福满满。

    “姐夫、姐夫,别人...我说行,你自己说,羞不羞?还师娘师娘,一个女孩姑娘家家的,宋佳姐,你不害臊。”小倩老师伶俐笑道。

    宋佳老师一下红了脸,“恼羞成怒”这就要上手修理小倩老师。

    吓得小倩老师“哇哇”着跳下车子后座,直接跑了个百米冲刺。

    杨飞雪把书包和篮球丢上钱多多、高壮的课桌,自己走。

    走出教室,杨飞雪站下,有心回去帮拿上高壮的书包,细想想觉得实在太不合适,就飒爽地一跺脚、一拧身,盈然而去。

    屋内瞬间安静。

    高壮缓缓一探头,杨飞雪一步蹦到他面前,嗓子憋得粗粗豪豪的,一声大吼:“呔!”

    这突然的一下,骇得高壮“嗷”地一嗓子,这颗小心脏啊,“嗖”一下瞬间过速,人也自然反应,“噌”往后就躲,“咚”就撞上了郝佳一。

    童校长办公室外响起“哒哒”的脚步声,四男生急忙呼呼啦啦各自坐好,拿起笔对着已写好的检查做凝思状。

    屋内的异响杨飞雪听得一清二楚,瞬间杨小美女就精灵上脑了,她停下脚步,身子贴到墙上,偷乐着静静地、耐心地倾听屋内的动静。

    人家高壮,最是皮糙肉厚,嘛事没有。

    郝佳一咬着牙没敢吱声,不疼、不疼着暗暗告慰自己,和方哲、钱多多一起迅速各安其位。

    杨飞雪偷乐着马上停下动作。

    ……

    “高壮,不是你比我们机灵嘛。”方哲忽悠。

    “高壮,你去偷偷看看外面是谁?什么情况?”钱多多怂恿。

    “不好、冒险的事都让我去?你怎么不去?”高壮怼上。

    跟艾老班通过电话- -

    杨飞雪背上自己的书包,又双手拉上四嘴兄弟的四个书包、一个篮球向外走。走出几步,实在是磕磕碰碰着双腿不好走,杨飞雪干脆- -不帮他们拿了。

    脚步声突然没有了,屋内的四位,小心、耐心地等待,良久,等得不耐烦,骚动起来。

    杨飞雪把握时机,“哒哒”的脚步声接着跺起。

阅读青春哈哈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神医魔后唇枪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农家小福女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