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幸运校长 幸甚六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几位老师真的抬起了杠。

    ......

    “嗨嗨,说咱老爷子,怎么扯上教育了,这么大的问题岂是咱一介草民能想明白的事?活在当下,说咱自家的事,说咱童老爷子的幸运事,开开心心多好。”洪副校长笑着规劝道。

    “哎哎,说什么呢?照你这么说,咱们学校的成绩全是沾了减负的光?全是占了别的学校减负的便宜?与咱们老师的努力一点关系没有?同等条件下,咱们老师的能力不如别人、咱们的学生也不如别人?什么逻辑。如果老爷子在这你说这话,信不信他能踢你屁股。”郑主任不满呛声。

    “去去去,什么事都开玩笑,没个正行。”严宽老师佯怒道。

    “严宽,刚才志远说老爷子没事,都知道他不靠谱,都不信他,你给说说,老爷子到底有事没。”洪副校长说道。

    得,郑志远主任这不靠谱的标签贴得真牢。

    “那他怎么没回来呢?这可不是他的性格,也不符合他的风格。”洪副校长疑问道。

    “要不咱打个电话。”这么一说,严宽老师也担心了。

    “我看行,问他在哪,咱们买点东西去看看他,中午的饭局不是也就有了。”郑主任出主意。

    “咦,志远,别说,这些年了,就你这次这看老爷子和饭局这主意,靠谱。”洪副校长笑侃郑主任。

    吴健老师积极响应:“各位,掏钱、掏钱,每人一张大票,多退少补。洪校长,这里你是大领导,带个头哈。” WWw.5Wx.ORG

    吴健老师挨个收钱,然后:“我去各办公室看看还有老师没走没,问问还有去的没。”说走就走。

    吴健老师喜欢宏大场面。

    “吴健,小范围。”郑主任叮嘱。

    “知道,限制在班主任级。”声音已远。

    电话说打就打,洪副校长掏出手机。

    童校长去的是颖水市最好的市中心医院。

    医院检查过后,时间已晚,童校长直接回了家。这么晚不是因为医院人多,而是因为检查全面、详细。

    医院人多相信每个人都见怪不怪,不过童校长不用排队。

    为嘛?

    多此一问。童校长和谁一起来的?

    乔副市长的秘书小张啊。

    乔副市长初见童校长介绍自己时没说全面,其实他还主抓卫生,医院--隶属卫生系统,自然在乔副市长管辖之下。

    你们说乔副市长这块招牌在医院...

    骗谁呢?那么大、那么忙一市长,能具体管理、过问到医院?恐怕医院有好多医生都不认识他。这话是没错,那不有市长秘书陪着一起呢嘛,这些个秘书,说句大话,在下面比领导都好使。

    小张秘书就好使。不但好使,而且上心,这又为嘛?

    乔副市长安排他陪童校长上医院检查时的话咱们听着再平常不过吧?可在小张秘书听来就是一次批评--一次严厉批评,所以这趟差事小张秘书岂敢怠慢?

    诶,就上心了。

    鉴于此行情况的特殊性,小张秘书这次破例用上了特权,给童校长检查的都是院长亲自指派的:不是业务副院长,就是资深专家,那些乱七八糟、价格不菲、怪道唬人的机器,这些行家里手根本用不着,你敢给主抓自己的大领导弄个天价检查费?你想怎样?...你不想怎样?...没用仪器检查照样零错误,专家就是专家嘛。

    检查项目也是小张秘书亲拟的:所有只要能叫上名字的人体零件通通检查。

    检查结果:嘛大毛病没有。也就有些脚气、痔疮、老年斑什么的。

    这穿这么厚?还出这些汗?

    小张秘书想听听最资深内科专家的解释,他得给乔副市长有解释。

    那位最资深内科专家,自负地大笔一挥,一串密电码似的文字。

    小张秘书还得请人解释呀。

    那位专家微微一笑: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非典型症状。

    这什么最资深专家啊?简直庸医。

    非也、非也,人家最资深专家是看透不说透- -得给主管副市长...秘书有个合理交待噻。

    那就治呗,那就补呗。

    开了一大堆的药,又开了一大堆补药。

    这些补药最好不过,可以让又红、志远、严宽都补补。时时处处心系下属,为童校长赞一个。

    当然了,科学还是要相信滴,有些当天无法检啊、验啊的,开了第二天的单子。

    临走,小张秘书又自作主张为童校长在医院预置了三个月的检查、治疗的有效期,童校长可以随时任性来。

    最后,小张秘书还周到地提起了费用,今天现款,以后的费用可以随时打自己电话。

    童校长自有主张:别说三个月,明天我都不来,差点没折腾死我。

    至于小张秘书汇报时乔副市长简单的表扬在小张秘书听来不谛大大的赞赏,高兴了十天半个月,不在咱《哈哈》的剧情范围之列,就不做精彩描述了。

    做完全面、详细检查已快到放学时间,童校长就让小张秘书把自己送回了家。到家就跟老伴把乔副市长、小张秘书一通夸,并把今天自己怎么出的丑,怎么因祸得福,名誉、免费体验双丰收讲得那是绘声绘色,说到给乔副市长留下敬业的好印象时尤其得意。

    童校长爱人老伴,知性、儒雅一位离退休特级优秀教师,咱们还认识...权且卖个关子。

    童校长爱人老伴也文化人,特淡泊名利,笑他:“都多大年纪了,还沽名钓誉,不害臊。”

    “你以为我是为我自己啊?我马上就该退了,要那虚名干嘛?我呀,是在为颖水六中树立一个爱岗敬业的校长形象,借以提升颖水六中的整体形象,争取在我退下来之前把市重点批下来,了却我半生夙愿。”

    正说到动情处,手机响了,童校长一看,洪副校长的,按下接听。

    “老爷子,检查怎么说的?没事吧?”

    “没事,都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小毛病,不用修理。倒是给开了好多补药,下午我给你们带过去,你和志远、严宽分了你们补补,看你们一个个瘦的呦。”童校长乐乐呵呵。

    “没病我们吃什么药啊,您还是自己留着补吧。老爷子,您没事就好,您在哪?怎么不来学校,还学会旷工逃课了还,注意改正啊。”

    童校长被逗乐:“我从医院刚到家。咦,洪又红你个家伙,我都说多少次不让你喊老爷子了,你怎么还喊,我都快习以为常了。你是不是盼我老、盼我退,你好上位篡权。”

    “老爷子,冤枉啊,我虽然度日如年苦盼着您让位,可这老爷子,这绝对是我、乃至我们全体教师对您的尊敬,是尊称,妥妥的褒义词。好了,知道您在家就行,我们几个人一会儿过去看看您,你和婶准备饭啊,简单点就行。”洪副校长继续着在童校长跟前的没有“正形”。

    “打住,你们赶紧给我打住。好家伙,你们一来跟吃大户似的,又是烟、又是酒、又是茶的,哪次简单过?千万别来。”

    “老爷子,不带这样的,尊敬您、去看您,您还这个那个的一肚子意见。好了,不和您说了,就这么定了,我们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童校长笑对爱人老伴:“咱家美女,辛苦辛苦,多准备点饭,学校那帮家伙要来。”美女是童校长对爱人老伴几十年的爱称。

    “他们一来就成帮结队的,人准少不了,我看呀,还是老习惯,咱们还是楼下饭店吧。这些家伙,还真有福,我刚银行取的工资。”

    “谢谢美女,虽然老点,也美。”

    “去一边去。”

    挂断电话,洪副校长一声招呼,众老师浩荡而去。

    等等!严宽老师,等等!

    艾琳老师可还在学校、在班里备课呢!

    吴健老师?

    怎么没通知上初三.一班琳姐- -新晋艾老班?

    谁知道呢,也许吴老师粗枝大叶?也许艾琳老师当时正好不在班内?阴差阳错恰好就此错过?

    亲密爱人已到身边、已经...

    这茬严宽老师给忘了,忘得一干二净、无影无踪。这些年一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天马行空般的日子,严宽老师潜意思还在以为自己是自由之身呢,惯性思维:自然说走咱就走。

    再出一个弱智的智力题,颖水六中有一位不靠谱老师,还准备再评选一位没谱的,哪位老师胜出?

    严宽老师!

    咱们的智商依然没有太大问题。

    严宽老师把艾琳老师遗忘在学校潇洒而去,艾琳老师自然找不到亲密爱人,自然寻寻觅觅,当然找不到。

    艾琳老师拿出手机:严宽呢?老师们人呢?这都干什么去了?

    艾琳老师手机刚拿手里、响了,严宽老师的,艾琳老师接通:“琳,我犯了个天大的错误,把你给忘了。你看我这脑子,该打!”

    “蹦”地一声,艾琳老师手机里都感到疼了,男人,对自己下手也得狠点--尤其犯错的时候,这招超级管用,全天下好男人都通用。

    “严宽,你这干嘛呀?打疼了吧?你在哪?“艾琳老师这个气呀。

    “疼也该疼!我在童校长他们家楼下饭店呢。我们十几位老师来看童校长,童校长不让走,留我们吃饭,童校长、童婶让你也来,我说回去接你,吴健说我太慢,抢着去了。你抓紧时间去学校门口等他,他性子急、车技好,估计快到了。你来了,我当面再跟你承认错误,电话你先挂了吧。”严宽老师把老师们蹭饭说得那是相当的冠冕堂皇。

    “严宽,等等。”

    “我都说了见面再跟你承认错误,怎么,现在就想出气、撒气?”

    “我撒什么气呀。我问你,是不是童校长、洪副校长、郑主任他们都在?”

    “啊,都在。”

    “你帮我问问,我们班那四个男生检查早就写完了,现在还在童校长办公室,怎么办?真留校啊?下午可不上学,留他们到什么时候?”

    “哟,可能、大概,这事他们也忘了,我这就回屋问问。”

    艾琳老师苦笑:这都什么人呀。

    如果为今天贴上标签,可以称之为:非失忆性遗忘日。

    饭店里最大的包间(小了不够坐啊。)热闹非凡,严宽老师挤到正高谈阔论的洪副校长身边,俯身耳语。

    洪副校长不愧是领导,没承认:“忘什么忘?就等着童校长发落呢。”

    “老爷子,摔您的罪魁祸首、四小名嘴那四位好学生还在您办公室反省着呢,您看怎么发落他们?”

    “这么出格的事我也猜个八九不离十是他们干的。嗨,发落什么呀,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写个检查就行了。”四小名嘴的行为,童校长高兴着呢,根本不想“为难”他们。

    “这么简单,太便宜他们了!”

    “怎么,难不成我还让他们赔我衬衣。哎- 又红,你是不是真把这四个孩子给忘了?”

    “没有,这不等您发落呢嘛。”

    “洪又红啊洪又红,我还不了解你,如果没忘你早跟我说了。你现在怎么也学着不靠谱了,是不是和志远经常在一起,近墨者黑了。”

    洪又红洪副校长、郑志远郑主任深情对望、惺惺相惜...同时尴尬。

    “严宽,赶紧给艾琳打电话,让四个孩子回家,这都几点了?不靠谱!乱弹琴!”童校长愤愤道。

    严宽老师又来到外面,刚摁亮手机,电话里艾琳老师说道:“严宽,刚才我都听到了,我这就通知他们回家。”声音里透着愉悦。

    严宽老师吓一跳,这才想起,手机刚才没挂,一直通着。

    咱们...

    还出弱智的智力题?

    不了,洪副校长是领导,也是校长最可能的接班人,得给他留面。

    艾琳老师给留在班里的杨飞雪打电话:“飞雪,你去童校长办公室通知郝佳一他们,让他们回家,告诉他们下午不上学,记着把门都锁上。”

    电话里,杨飞雪亲热、礼貌地应了“喏”,忽然想起艾琳老师给的钱,急道:“艾老师,您给的钱用不着了,您在哪?我给您送过去。”

    “不用,都这个点了,你们几个买点东西吃吧。”艾琳老师和蔼、亲切。

    “这可不行!用不着了必须还给您!”

    “老师有急事急着走呢,你先拿着。”

    “那行,我明天给您。”

    “那好吧。”

    师生互道再见,各自挂断电话。

    吴健老师在校门外已等候多时,坐在摩托车上在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孙老师傅聊,聊孙老师傅又增加了的啸天宝贝家族。

    艾琳老师走到学校门口,远远地刚亲切和孙老师傅打了声招呼,吴健老师已在那里埋怨:“琳姐、我亲姐,您这也太慢了,我都等老半天了。”

    艾琳老师看坐在摩托车上的吴健,发型被速风吹得甚是威武、张扬,笑道:“吴健,你是骑来的还是飞来的?”

    “我姐,你就别开玩笑了,快上车。”说着吴健老师递给艾琳老师一个头盔,自己戴上另一个。

    紧接着,摩托车启动、加速一气呵成,吴健老师车技了得、二位老师一骑绝尘。

    远远地,吴健老师的高声传来:“老爷子,我回来给狗带剩菜,也给您带俩菜。”看来,老爷子这称呼是颖水六中通用词。

    “吴大侄子,你倒是说开了呀,这人狗不分的。哎、哎,你慢点开,慢点!艾琳老师坐车,你必须慢点。艾琳,你给吴健一巴掌,让他慢点。”

    是哦,琳姐坐车,吴健老师轻轻慢了下来。

    艾琳老师依言照吴健老师头盔轻打了一巴掌。

    艾琳老师跟吴健老师- -挺熟的。以前,吴健老师形单影只的时候,经常跟同样形单影只的严宽老师腻在一起,假期的时候也曾几多次骑摩托带着严宽老师去颖南一中艾琳老师那儿,在艾琳老师那儿包吃包住,因此,吴健老师跟艾琳老师自家兄弟似的那么熟。

    “琳姐,我都慢下来了你怎么还打我?”吴健老师笑问。

    “孙叔的好意,我必须领情。”艾琳老师笑答。

    吴健老师又笑。

    “哎,琳姐,说心里话,我真有点佩服你,你看你就来了一天多,在咱学校这人缘,好像比我这来了一年多的都好。”

    “那是,你琳姐我是谁呀?你琳姐的亲和力、好人缘那是与生俱来的。不信你去颖南一中打听打听,看你琳姐在老师、学生那儿,是不是一直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人缘?”

    “我琳姐这大美女吹牛也不惹人讨厌。”

    艾琳老师咯咯地乐。

    “琳姐,你也不全是吹牛,咱们童老爷子昨天一天可是一有功夫就源源不断在夸你...”

    “童校长?夸我?夸我什么?”被别人...校长夸当然是件开心的事,艾琳老师打断吴健老师开心地问。

    “夸你什么?夸你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呗。”

    “就这么夸的呀?有这么夸人的嘛?”艾琳老师哑然失笑。

    “不是这么直接夸的,反正就这意思。哎,琳姐,你都跟老爷子说了什么,让他这么执着地夸你。”

    “我什么也没说,就只话赶话说了点我们颖南一中的升旗...还有体育课什么的。”

    艾琳老师把昨天早晨的情形简略说了一下下,逗得吴健老师亦是开心地笑:“琳姐,知道你们班那四个小名嘴能整事了吧。”

    ......

    “唉,琳姐,你们学校那么狭小的场地、那么简陋的设施体育课都正规、都开运动会,还春秋两届,咱们学校这么好的条件,唉...”这一开学,宋佳姐、小倩妹都挺小事业,吴健老师不甘落后逮着机会跟琳姐诉苦、埋怨。

    “体育课、体育上的事,你这体育老师得跟他们领导提呀,你跟他们提过吗?”

    “我提了呀?怎么没提?都提了好多次呢,可一提,就被洪副校长、郑主任上来就给堵上了,上来就堵、上来就堵。别说这,就连占我的体育课,跟他们领导说,他们俩也堵,都是堵童校长前面给我堵回来,琳姐,你是不知道,洪副校长、郑主任他们那一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天经地义的表情和腔调有多气人。唉,我这体育老师当得,真憋屈。”

    “吴健,你说这情况跟我们学校以前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学校那会儿的体育课也是可有可无。哎,吴健,你还记着小静吗?咱们还一起吃过饭。”

    “小静老师,我知道啊,你们学校体育老师,跟我同行,跟你关系特好,挺漂亮、挺文静的。”

    “小静的文静只是表象,我们学校的体育课就是因为她改观的。”

    “噢,是吗?!”

    “小静刚开始入职我们学校一开始体育课就是两节上三节不上的,后来老师们看这小姑娘老师文文静静的,就干脆把体育课谁想占就给她占了,也不事先跟她商量了。谁知道,所有老师都看走了眼,人家小静老师的文静那只是初来乍到,一个月以后小静老师就开始扭转这种局面- -先是一封敬告全体同仁老师书贴上学校公示栏,意思明确地敬告,请尽量避免占用小静老师体育课此类不愉快事情的发生;再是一封万言书摆上大校长的案头,阐述体育课的必要性,体育课、体育、体育精神之于德智体美劳方面的相辅相成以及课改构思...”

    “这小静老师可真厉害。”

    “还有厉害的呢,小静最后又是找上县教体局,又是打县长热线的,要求改善我们颖南一中的体育场地和体育设施。小静老师的这番操作,效果还真好,体育课没人再好意思占了;她的体育教学理念学校组织全体教师集体探讨,并且得到了全体认可和实施推广,她独创的联合各科老师的体育课与其它课程相结合的综合知识、智力、体能趣味竞赛体育课堂在我们学校师生中好评如潮,当年就入选了我们县教育系统的全县推广优秀课堂;体育场地也都给我们学校批下来了,就在学校东边...”

    下面可就只有艾琳老师自己一个人在说了,吴健老师,开始边听边思索:人家一个姑娘凭一己之力就能改变这些,我这堂堂七尺男儿,别的我学不来,学不来我以后找机会慢慢学。万言书?这简单,这我能学。这创意?这简直太好了!这我也写,明天、明天我就绝对让它出现在童老爷子案头。

    “琳姐,找机会我想结识一下小静老师,顺便让小雅也认识认识,我想让小雅跟你们都成为好朋友,小静老师她这敢闯的劲头,我和小雅得认真向她学学。”

    “行,等稳定了开学,找个休息日,我请小静过来,我和你宽哥我们做东咱们约上温姨、怡涵、宋佳、小倩、劲刚一起聚聚,到时候再问问洪副校长、郑主任他们参不参加。”

    “琳姐,你说洪副校长、郑主任?问不问他们听着音、闻着味都会来。哎,琳姐,做东必须我来呀啊!”

    “吴健,别争了,你下次。还有,你现在有了小雅,也该为你们的未来打算打算了,以后你花钱也应该有个计划、有些规划,能不乱花就别乱花,得学会过日子。”

    “知道了琳姐,琳姐,你真好!怪不得你在你们学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呢,怪不得你一来童老爷子就那么夸你呢,你兄弟我这会儿也实在忍不住想夸夸你。”

    “吴健,想夸别人哪有提前告诉的,一点也不意外惊喜。你想夸就尽情夸吧,夸多肉麻都行,你琳姐我爱听。”艾琳老师玩笑道。

    “琳姐,跟你聊天吧- 真是听姐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爷子说得没错,确实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吴健老师亦真亦假玩笑道。

    “吴健,你又跟琳姐闹。”艾琳老师咯咯地笑。

    二位老师姐弟正聊得愉快,吴健老师的手机响了。

    “琳姐,你帮我接一下,在右边兜里。”

    艾琳老师看来电,严宽打来的。

    艾琳老师接起。

    “哎,吴健,这都多长时间了?这么多人可都等着你们呢,你接你琳姐接哪去了,你是裹着脚了还是怎么的,还说比我快,早知道我自己去接了。”电话一接通严宽老师就是一叠连声地埋怨。

    “严宽,我艾琳,我们马上就到。”

    “噢- 艾琳,不急不急,咱不着急,他们等会儿没事,你让吴健慢点骑,他那毛手毛脚的,你得时刻提醒他,不行你就后面揍他。”即刻柔情似水的严宽老师,翻脸比翻书快的严宽老师,因为爱情的严宽老师。

    “宽哥,你看你跟我嚣张的,我们琳姐可说了,你把她忘学校,到那儿她可得收拾你,一会儿我掌刑,你就等着挨收拾吧。”吴健老师高声笑道。

    ......

    艾琳老师走到校园里,走上升旗台,往三楼洪副校长办公室望去,门同样关着,也是没人的样子。

    “严宽呢?他说去教导处,人呢?童校长、洪副校长、郑主任,这些人呢?”艾琳老师自言自语。

    “抓不着也得手忙脚乱。”

    一干老师想想也是,俱笑。

    “咱老爷子今天就是走大运,摔个跤都能摔出一公费全面体检。哟,摔咱老爷子的大功臣来了。咱家宽哥,快过来,发表一下立功感言。”郑主任见严宽老师进来,揶揄、调侃他。

    艾琳老师依次遥望各老师办公室,都紧锁着。

    严宽老师当时真的去了教导处,洪副校长、郑主任、吴健老师和几位男老师在,在聊天。

    “他摔我身上,我下面垫着能有什么事,没事。就是衬衣挂了个口子,童校长嫌不雅回去外面套上了西服,热了一身汗,被乔副市长误会,才让去的医院。”严宽老师耐心解释。

    “我说嘛,咱老爷子这身体不可能有事。你们看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咱老爷子肥的、油的敢跟我争着吃,啃骨头,牙口比我都好。身体棒着呢。别说下面有宽哥垫着,就是没有,他老人家也不会有事。”吴健老师说道。

    “上级这些头头,怎么想的?一直下死命令为学生减负、减负,课时也是定得死死的,尽量压缩,不知道是跟学生多学点习有仇、还是跟咱中国教育有仇?”有老师牢骚。

    “减负好啊,别的学校减负,咱童老爷子暗地里抗着减负,偷偷地进城,咱学校学生的成绩才能跟哪个学校都能昂然比较,咱学校才有了这入选市重点的资格,流行点说,咱学校才能不输在起跑线上...”有老师接上。

    继续有老师参与。

    “郑主任、贾老师,你们这不是抬杠吗?”又有老师参与进来。

    抬杠?

    学校静悄悄的。

    艾琳老师下到一楼,去教导处,门锁着,没人。

    “老爷子真有傻福,他下令把开学典礼改在今天还真让他改着了。不然,以他的风格,今天咱学校绝对开课,检查团正好抓咱一个违反教委禁令、提前开学的现行。”

    “抓不着,老爷子上面有人,能给他通风报信。”

阅读青春哈哈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穿到完结文后[穿书]七零福妻美又甜唇枪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遮天记病态占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