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溟河·保护安妮2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祈若稳了稳心神,悄声问了一句:“安妮小姐,你还好吗?” WWw.5Wx.ORG

    “我很好,放心吧,伊卡洛斯先生给我靠了个小靠垫,我很安全。”

    安妮的声音从手推车的白布下传来,带着几分闷闷的不真切的感觉,但从安妮的语气中,可以听出这个女孩子已经从哥哥被杀的震惊与不安中缓了过来,她似乎也已经意识到真的有人会杀了自己,因此十分配合安保组四个玩家的工作,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给别人添麻烦。

    因为刺杀组玩家早晚会调查到安妮的身份的,当安妮的身份曝光的那一刻,那八个玩家一定会杀到希伯来庄园。

    正当她走了几步后,突然听到走廊尽头传来了几声枪声。

    “砰砰砰——”

    祈若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但下一刻,看见恺撒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另一头,她握着手枪,比了个手势,示意已经清理完毕,可以前进。

    而玛尔斯殿后。

    他们的策略是将安妮藏在祈若的手推车中,先由恺撒打头阵,解决掉几个试图引发暴乱的攻击型NPC,并由亚瑟、伊卡洛斯保护手推车中的安妮,最后由玛尔斯负责解决可能从后包围的敌人。

    之所以要让安妮藏在手推车里,是因为其他八个玩家很可能并不知道安妮的样貌,因此将安妮藏在手推车里,有利于转移视线,一旦刺杀组的八个玩家杀来,先由祈若假扮安妮,而由安保组其中一个玩家看准时机推走手推车,转移走手推车中真正的安妮,以便游戏能够胜利。

    当然,这是一条绝佳的计策。

    但前提是,刺杀组并不知道安妮的长相。

    而安保组忽略的,也正是这一点。

    安保组的四个玩家并不知道,刺杀组并不是通过打听来得知安妮小姐的下落的,而是直接通过警署的人口系统知道了安妮的全部信息。

    包括,长相。

    因此,这条计策从理论上来说,是行不通的。

    而戏剧性的结果,自然而然将呈现在两组人第一次碰头的时候——

    “砰砰——”

    恺撒两枪打死走廊尽头的攻击型NPC,她带着保卫组的其他玩家,绕过走廊,来到一脚一脚踹开了走廊尽头的大门。

    “啪——”

    厚重的木门被瞬间踢开,并撞到了墙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诺大的舞厅,金色的巨型吊灯正挂在舞厅的天花板上,舞厅的左侧搭着一个舞台,而舞台下,则放着许多圆形的桌椅,似乎是用来作为室内表演场所的。

    但此刻,舞厅里却不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NPC们在舞厅内互相残杀着,攻击型NPC开始屠杀穿着仆人服饰的防御型NPC,他们用身上的手枪、警棍,甚至是舞厅里的椅子攻击防御型NPC,将这一切施暴行为当作情绪的宣泄口,舞厅内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哀嚎声、惨叫声,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随处可以听见枪声,偶然举起的尖刀明晃晃的反射着吊灯的光,但在下一刻,那把尖刀便被插入了防御型NPC柔软的身体里,伴随着防御型NPC痛苦的表情以及歇斯底里的惨叫,攻击型NPC们的笑声更加放肆。

    “这是什么地方……”

    亚瑟皱起眉头,眼前的景象,让他想起了曾经在警报声响起之后一片混乱的安哥拉监狱。

    而同样的,在希伯来庄园,第一声警报响起之后,也陷入了这样可怕的场景中。

    伊卡洛斯淡淡一笑:“欢迎来到地狱。”

    他的声音低沉,听起来破有几分【法官】的语态。

    推着推车的祈若站在大门前,看着眼前的此情此景,她握着手推车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手推车也因此晃动了一下,差点儿撞倒门框,但走在后面的玛尔斯眼疾手快地一个箭步上前,把住了手推车,避免了手推车撞倒坚硬的门框。

    “对不起……”

    祈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道歉。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但并不是真的被吓到了,而是此情此景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她在游戏中也经历了许多难以名状的苦楚,而每一次人间屠宰场的画面都会勾起她回忆最深处的痛处,让她再一次感受到冷彻全身的寒意。

    “救命——救命——”

    两三个攻击型NPC追着一个防御型NPC从恺撒前面跑过,那个防御型NPC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身材瘦削的男子,他一眼就认出了恺撒,忙一下子跪在恺撒身边,拉着恺撒的左手,请求帮助。

    “恺、恺撒大帝……求求您救救我——”

    恺撒稍稍侧过眼,看向他身后紧追而来的两三个攻击型NPC,这些攻击型NPC穿着保安的服饰,手里各拿着不同的武器,似乎已经蓄势待发准备折磨可怜的猎物。

    “哼。”

    恺撒一声冷哼,那几个攻击型NPC都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跪在恺撒身边的防御型NPC,又看了看恺撒,明显忌惮恺撒的攻击力而不敢上前。

    但恺撒大帝没有给他们过多犹豫的机会,她抬手扣下了手枪的扳机——

    “砰砰砰——”

    三声,干脆利落,抢枪爆头。

    三个攻击型NPC都来不及挣扎一下,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恺撒转过身,看向了跪在自己面前的防御型NPC,她不认识这个NPC,也不知道这个防御型NPC为什么会认出自己,或许在以前的某场游戏中,她也曾见过他,甚至杀死过他,但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记得这些“死人”的信息的,因此,她对眼前这个NPC可谓是毫无印象。

    她握着手枪,对着NPC的手开了一枪,子弹瞬间打穿了NPC的手掌,NPC哀嚎了一声,倒在了一旁,他握着自己颤抖的右手,看着右手掌心已经穿了个孔,眼神十分惊恐。

    “我救你,是因为你向我寻求了庇护,而我的庇护,是需要代价的。”

    恺撒说着,握着枪往舞厅另一侧快步走去。

    亚瑟退了退祈若,示意她跟上。

    祈若咽了口唾沫,同情  地看了一眼仍旧趴在地上的那个防御型NPC,一边庆幸他捡回了一条命,另一边又同情他被子弹打穿了手掌。但她来不及多想,便推着手推车紧跟着恺撒的脚步而去,在看过了恺撒大帝对待其他NPC的态度之后,祈若不得不开始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惹怒了恺撒大帝,自己会不会也有同样的下场?

    毕竟恺撒眼中,NPC是最不值钱的。

    甚至连杀了NPC都是浪费子弹的行为。

    NPC,不过是一群命如草芥的东西,甚至比尘埃还低下,比阴沟里的臭虫还低劣。

    “砰砰砰——”

    亚瑟与伊卡洛斯护着推着手推车的祈若往前,他们跟在恺撒身后,随着恺撒杀出的一条路而跑向舞厅的南侧出口,玛尔斯依旧殿后,舞厅里已经有几个攻击型NPC认出了这几个人并不是普通的保镖与侍女,而是本轮游戏的玩家。

    ——杀死玩家,几乎是所有攻击型NPC的共识,他们最大的目标就是把游戏玩家也变成NPC,自己得不到的【幸存者机会】,别人也休想得到!

    “砰砰——”

    亚瑟一枪打死一个攻击型NPC,侧身躲过另一个攻击型NPC的刀,并反手打掉对方手中的刀,一脚踢开了他。

    “砰——”

    伊卡洛斯一枪打死了从斜里刺过来的NPC,并转身用手肘打在了另一个NPC的下颌,直接打歪了对方的下颌骨,眼角余光,他撇到一个攻击型NPC朝着推着手推车的祈若杀去,他一把抓住身边那个被打掉了下颌骨的NPC,一个背摔将他摔了出去,径直砸在试图攻击祈若的NPC身上,两个NPC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祈若趁机将推车从两个倒在地上的NPC旁边推开,继续随着恺撒的背影而去。

    “别跑!!”

    “杀死恺撒!”

    “后面那三个男的也是玩家!”

    越来越多攻击型NPC围了过来,颇有当初亚瑟闯过丧尸群的感觉。

    “砰砰——”

    恺撒两枪解决了两个围上来的攻击型NPC,两个被击中的脑袋的攻击型NPC后仰着倒下,接着便又有三四个攻击型NPC围了过来。

    “抓住恺撒!”

    “别让他们跑了!!”

    “游戏玩家才是我们的敌人!!”

    恺撒正想扣下扳机,但手中的枪也突然没子弹了,而眼前一位人高马大的攻击型NPC趁着空隙杀了上来,他拔出匕首对着恺撒就要插下去。

    “死吧!!”

    “砰——”

    那个明晃晃的匕首还没有扎下来,那个攻击型NPC却突然被爆头了。

    一颗子弹,从后方打穿了这个NPC的脑地,他举着匕首的动作就这么突兀地停在了半空中,身体摇晃了一下,倒了下去,恺撒一侧身,NPC的尸体恰好倒在了她脚边。

    讶异地抬起头,恺撒发现舞厅二楼的栏杆前,一个人,正端着枪,枪口对着自己这边的方向。

    是友军吗?

    正在恺撒迷惑时,却突然注意到,对方手中的枪,枪口的瞄准红点缓缓移动到了她身上,甚至,落在了她的眉间。

    恺撒微微眯起眼睛。

    她察觉到了,并且随着她轻轻移动了身子,红点也随之移动,不变的是,依旧瞄准着自己的眉心。

    只要对方愿意,扣下扳机,就能瞬间打爆她的脑袋。

    要杀掉她吗?

    恺撒握紧了拳头,但她还来不及多想,突然听到的一声枪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砰——”

    她身边一个试图偷袭她的攻击型NPC应声而倒。

    原本停留在她眉间的瞄准红点移开了,而移动到了周边试图攻击她的那些NPC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恺撒!快走!”

    亚瑟焦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恺撒回头一看,发现从舞厅的另一个门中,不知为何,突然杀来了许多攻击型NPC,他们似乎收到了消息,舞厅里有四个游戏玩家,他们是来猎杀游戏玩家的!

    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恺撒扔掉了手中的空枪,拿下了背着的突击步枪,对着眼前的交给攻击型NPC就是一阵扫射。

    “突突突突——”

    突击步枪的火力极大,NPC们应声而倒,倒在了血泊之中。

    尸横满地,恺撒跨过了那些尸体,朝着几米外舞厅的侧门跑去。

    在她身后,推着推车的祈若、亚瑟、伊卡洛斯、玛尔斯也紧随其后,一边杀退NPC,一边撤退。

    “给我让开!”

    恺撒几枪打死舞厅出门前的NPC,无论是试图攻击的NPC,还是来不及逃跑的NPC,她全都一锅端了!

    一脚踹开舞厅的侧门,她第一个冲出了舞厅的重重围杀。

    祈若、亚瑟、伊卡洛斯、玛尔斯也绕过了那几个还未冷却的尸体,冲出了舞厅。

    而一直站在舞厅二楼的那人,见舞厅里的“戏”已经落幕,便收起了架在栏杆上的枪。

    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黑色管家制服的女人。

    转身朝着舞厅二楼的出口而去,黑色的鞋子踩过一地寒凉,她一头短发,握着黑色的枪杆,背影显得干练飒爽。

    毕竟,这辆手推车的白布下,正坐着一个大活人呢,还是一个孕妇,本场游戏的焦点人物。

    “这样做会不会不妥?毕竟我只是个防御型NPC,如果被其他攻击型NPC攻击的话……”

    “你只需要把安妮小姐送到庄园前就行了。”伊卡洛斯走到祈若身边,看了一眼推着推车的祈若,“庄园门前停着许多车,只要上了车,就能把安妮小姐送离这里。”

    “那……我们走吧。”

    祈若悄声说了一句,推着手推车往走廊另一头而去。

    “要是怕,就现在从窗户跳下去,别给我们添乱。”恺撒冷言冷语打断了祈若的话。

    “恺撒,别这样。”亚瑟皱起眉头看了恺撒一眼,“我曾经跟你说过,要具备同理心的,对吧。”

    祈若握紧了手推车的推手,往前加快了脚步。

    亚瑟与伊卡洛斯紧随其后,与手推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随着手推车前进。

    没错。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这才是安保组的上上策。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早转移阵地。

    先将目标人物——安妮,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静待天亮。

    “放轻松点儿,祈若,如果太紧张,反而会被别人发现异常的。”亚瑟宽慰她,“不是什么很严肃的事情,你只要像你之前那样把手推车推走就行了。”

    “但是……但是……”祈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手推车,还是感觉到有点儿不安。

    “那又怎样。”

    恺撒不屑地别开眼,持枪径直往前走了。

阅读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网游三国之超神玩家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我摧毁小行星被妹妹偷偷直播了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