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悬丝诊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她用一双质疑的眼睛看着蚩离等人,道:“你们再好好想想,你们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如果本宫没有弄清楚这其中隐晦蹊跷之处,本宫就依现在蚩尤的脉象为他诊毒,很有可能会导致我误判蚩尤所中之毒,一旦本宫断错毒,再按毒理施药,药毒必不符,那时,解药可能就成了蚩尤殿下的催命符,蚩尤的性命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WWw.5Wx.ORG

    众人一听,顿感事态严重,不敢怠慢,众人开始在那牢房中不停徘徊,努力的回想有关蚩尤中毒所历之事,不敢轻易放过一丝可疑的蛛丝马迹,以免延误秦霜华对蚩尤所中之毒的诊治,可是任凭他们想破了脑袋,就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忽然,那个机灵的狱卒脑中灵光乍现,对秦霜华道:“若是硬要说这其中有什么蹊跷的话,自蚩尤殿下中毒一来,只有庹神医为殿下诊治过,不知道这算不算前辈所说的‘蹊跷’。”

    有了秦霜华这句话,众人方才起身,为了让他们沉重而不安的心获得安定,他们再一次问道秦霜华,“请问前辈,蚩尤殿下所中的是什么毒?可有解法?”

    秦霜华急问道:“你快说说,他用的是什么方法?”

    蚩离蚩离道:“这个晚辈知道,当初,庹神医对我们大家道,只有对蚩尤殿下施针,封住殿下的七七四十九个大穴,才能保住蚩尤殿下七天的性命,为我们争取时间请来秦宫主您来解围。”

    一个狱卒道:“是啊,当初庹神医还说,这“银针封穴”之术十分凶险,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成功,如果失败了,蚩尤殿下就会当场毙命,所以在庹神医给蚩尤殿下施针的时候,我们的心可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还好蚩尤殿下命不该绝,庹神医对殿下的‘银针封穴’之术十分成功,现在看来也的确如此。”

    但是仅靠这一点脉象线索,秦霜华还是不能判断出蚩尤到底所中之毒,因为蚩尤经脉被封的缘故,影响了他的脉象,而且现在还不能为他解除被封的经脉,不然,一旦他被封的经脉被解开,他体内的毒素就会在他体内迅速蔓延,在没有解药控制的情况下,他必死无疑。

    现在秦霜华要想断出蚩尤所中之毒唯一的方法就是,施展她的独门绝技——悬丝诊脉,用千年冰蚕丝的一端打入蚩尤的心脏,她手持另一端,通过悬丝感知蚩尤心脏血流变化来判断蚩尤所中之毒。

    秦霜华屏退左右,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关押蚩尤牢房中,她从腰间掏出一个精致的小葫芦,打开盖子,从葫芦里钻出一条寒气四溢,十分可爱的冰蚕来,秦霜华撑开左手手掌,那条冰蚕似乎明白秦霜华的意图,立刻从那葫芦口,跳到秦霜华的手心。

    只见秦霜华把冰蚕的嘴对准蚩尤的心口,然后对其发功,那只冰蚕就像得了秦霜华的指令,立刻从口中吐出一条极其细小的丝线,直接穿透蚩尤的胸膛,直达蚩尤的心脏之内。

    这条冰蚕吐出的丝细若牛毛,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它的存在,在房间中微弱的灯光下,这条连接蚩尤和冰蚕的丝线,若隐若现的闪着细微的银光。

    秦霜华把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轻轻的放在那条冰蚕丝上,用心体会蚩尤心脏血流变动情况,从中辨识出蚩尤所中之毒,微弱的悬浮之气让功力深厚的秦霜华清晰的辨识出了,蚩尤所中之毒。

    牢门之外的蚩离等人见秦霜华收功的那一刻,她手中的那条冰蚕以极快的速度把那条细若牛毛的丝线收回口中。

    冰蚕的小嘴不停的咀嚼着那条沾满鲜血的丝线,就像在嚼一块泡泡糖,冰蚕的身体慢慢的由无色透明之状变成血红色。

    秦霜华又从腰间拿出那个精致的玉葫芦,打开盖子,把葫芦口对准手心中的冰蚕,那条冰蚕似乎很通人性,会明秦霜华之意,从秦霜华的手心一跃而起,准确无误的跳进了秦霜华手中的葫芦中。

    秦霜华刚把葫芦收起,蚩离他们见秦霜华以为蚩尤诊治完毕,就迫不及待的从牢门外进来,焦急的问道秦霜华,“请问前辈,是否已经查清蚩尤殿下所中之毒?”

    秦霜华面露喜色,道:“在这条冰蚕的帮助下,本宫总算弄清楚了蚩尤所中之毒,这毒的确是出自我云顶仙宫的‘凤尾毒雀’,这种毒极其霸道,幸好庹神医及时用‘银针封穴’之术控制了毒素的蔓延,为蚩尤争取了活命的机会,等到本宫的到来,不然,即使蚩尤有十条命,恐怕现在也没有了。”

    那些狱卒听了秦霜华之言,个个面露喜色,道:“听前辈之言,蚩尤殿下算是有救了?我们那一家子也算有救了。”

    秦霜华道:“你们别高兴的太早,要想解除蚩尤所中的‘凤尾毒雀’之毒,并没有这么容易。”

    听了秦霜华之言,那些狱卒立刻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变得十分失落,蚩离道:“前辈,只要能救活蚩尤殿下,无能您要什么,我们都会尽力为你弄来。”

    秦霜华道:“不错,要想解除蚩尤身上之毒,本宫需要一个稀世之物,非它不可。”

    “什么稀世之物,只要不是那天上仙宫之物。只要我们能弄得到,就算是要我们涉龙潭,闯虎穴,我们也一定给前辈把它弄来。”

    秦霜华道:“本宫所需之物就是‘蛇雀神珠’……”

    “蛇雀神珠”这个名词,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秦霜华,恐怕没有人一个人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更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要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

    蚩离问道秦霜华,“前辈,请恕晚辈等人孤陋寡闻,这‘蛇雀神珠’到底是何物,在什么地方才能寻得?还请前辈赐教。”

    那个机灵的狱卒对秦霜华毕恭毕敬,客气的引秦霜华上前坐下,道:“秦宫主请坐,有劳前辈劳心费力,一定要救活蚩尤殿下,不然我们这些人可就罪孽深重了。”

    秦霜华还了一礼,在凳子上坐下,道:“你放心,本宫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尽心尽力。”

    蚩离等人见状,认为这就是秦霜华给出的答案——她对蚩尤所种之毒无力回天。

    秦霜华一听,立刻精神起来,道:“对,应该就是这个,快告诉我,你们说的那个庹神医对蚩尤殿下做了什么,才让他撑到了现在,他是通过什么方法,才令蚩尤全身上下的血液流动得如此缓慢,让他进入休眠状态,所以才没有让他全身的毒素迅速扩散。”

    那个机灵的狱卒回想着当初庹神医为蚩尤疗毒的情景,回道秦霜华,道::“当时,庹神医对殿下所中之毒无能为力,他告诉我们,‘普天之下,只有云顶仙宫的秦宫主才能救活蚩尤殿下。’但是,从九黎城到云顶仙宫一个来回没有三五日不可,以当时蚩尤殿下的身体情况来看,他根本撑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最后,在庹神医苦思冥想以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说,可以最大程度的保住蚩尤殿下七天的性命,为胡将军上云顶仙宫求助宫主争取时间。”

    秦霜华观看蚩尤面色,面如死灰,毫无生色,只有他那鼻腔的微弱气息,还在勉强的让他那疲倦的胸廓反复的微微浮动。

    秦霜华拿过蚩尤的左手,放在床边,右手搭在他手腕的脉搏上,闭目凝神,用心的为蚩尤诊脉,希望能从蚩尤那微弱的脉搏变化中辨识出蚩尤所中之毒。

    秦霜华听后,难以置信的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庹神医果然用的是‘银针封穴’这一招,真是没有想到,这九黎城内,竟然有医术如此高超之人,看来这个庹神医的修炼已经达到了五品炼药师之境。”

    了然一切之后,秦霜华再次端坐于蚩尤床前,再次为他搭脉断毒,秦霜华感知蚩尤的脉象晦涩缓动,若是不仔细探知,很难察觉,这涩动应该是毒药所致,至于缓动应该是庹神医银针封穴的结果。

    蚩离和那天牢中的狱卒见状,立即磕头向秦霜华求道:“前辈,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蚩尤殿下,要是蚩尤殿下真的在这天牢中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一家老小可就死罪难逃,还请宫主一定要救活蚩尤殿下,只要能救活蚩尤殿下,来世我们当牛做马,为奴为婢,结草衔环,一定报答宫主的大恩大德。”

    秦霜华见向她不停磕头的狱卒,扶起她身边的蚩离,对众人道:“你们放心,本宫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治蚩尤殿下,你们起来吧。”

    秦双华不相信,如果这其中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她敢断言,就算蚩尤的功力再强,他也绝不会坚持到现在。

    秦霜华眉头一皱,回道:“蚩尤所中之毒本宫暂时还没有查出来,但是他所中之毒十分凶险,令本宫疑惑不解的是,蚩尤殿下中了这么凶险的剧毒,竟然还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个奇迹,本宫认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所以才能他的生命到现在,你们快给本宫说说。”

    蚩离等人转动脑袋想了想,就是没有想出秦霜华说的蹊跷”到底是什么。

    那日,蚩离和秦霜华来到九黎天牢,蚩离向胡义属下介绍完秦霜华的身份后,那几个狱卒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他们把蚩离和秦霜华领到关押蚩尤的地方,他们打开牢门,请秦霜华为蚩尤疗毒治伤。

    一个机灵的狱卒给秦霜华搬来了一个凳子,放在蚩尤的床边,以便让秦霜华更好的为蚩尤搭脉断毒。

    秦霜华的手刚搭在蚩尤的脉搏上,她的脸上就露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神色,蚩离等人见秦霜华惊变的神色,心中如飞来之石,压的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们忐忑不安,蚩离急忙上前问道:“前辈,请问蚩尤殿下的毒还有的救吗?”

    精神紧绷和处于震惊状态的秦霜华完全没有听到蚩离等人的问话,蚩尤所中之毒反应出来的脉象让她一脸疑惑不解的摇了摇头。

阅读太古玄幻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剑临诸天御兽进化商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苏莫至尊武魂十方武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