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大结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没情商,但好在迟芒认识邻居,知道她是个直肠子,当下并没有很不高兴,只认真地告诉她:“他有女朋友的。” WWw.5Wx.ORG

    邻居一愣,摸不清他们究竟有没有分手,事后想想觉得自己那个问题问得实在太蠢,搞得之后好长一段时间见到迟芒就自觉地绕路走-

    高三上学期期末考成绩下来那天,迟妈捏着迟芒的成绩单,突发奇想提议道:“芒芒,我们把你那位家教老师喊来吃顿饭吧,你进步得这么快,那位家教肯定费了不少心。”

    她才想起来, 这栋楼里还有无数双眼睛, 她爸妈平时见不到她和郁却一块儿, 并不代表其他人看不见。

    “怎么能不用呢?人家帮了你那么多,我们不请人家吃顿饭也说不过去。”迟妈说,“而且这么长时间了,我们都没见过你家教老师,找个时间约一下,我和你爸好好谢谢人家。”

    迟芒:“……”

    “对了,你那位家教姓郁对吧?郁什么来着?”

    “哈哈哈,是吗?妈,你记错了吧。”

    “那挑个时间喊人家过来,我准备些好吃的。”

    迟芒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郁却听说这件事之后异常镇定,甚至能够淡定反问:“见家长准备些什么礼物比较好?你爸妈喜欢什么?”

    迟芒说了个冷笑话:“哦,他们喜欢我。”

    郁却揉揉她脑袋,轻轻一笑:“巧了,我也是,看来我和你爸妈之间应该有不少话题可以聊。”

    迟芒被他的不正经弄得羞恼,踩了他一脚,然后被他抱起来亲了好几下。

    “……你不要闹啦。”迟芒挂在他身上,推了推他的脸,娇气地抱怨,“快想想怎么办,我爸妈要叫你吃饭啦!”

    见家长是不可能的,毕业之前都是不可能的。

    郁却想了想,说:“要不你就说我要去打工?”

    “我妈肯定会说等你打完工再来,或者你下次家教的时候顺便过来吃饭。”

    郁却摊手:“盛情难却,那我就去吧。”

    迟芒气得揪了把他高挺的鼻子:“你又说胡话,要见也要等到毕业之后。”

    郁却拉下她的手,攥进手心:“撒一个谎要无数个谎来圆。”

    迟芒忧郁地嗯了声。

    “那没办法了,”郁却漫不经心说,“我该辞职了。”

    迟芒没听懂:“什么?”

    小姑娘迷茫的样子很可爱,郁却没忍住低头在她小巧的鼻尖上亲了下,捏着她的耳垂,轻声说:“你的家教今年高三,没时间给你补课了,是时候辞职了。”

    见家长一事最终不了了之,迟妈迟爸对此念叨了许久,以为是他们太唐突才吓走了那么好的家教。

    迟芒提心吊胆了好几天,发现爸妈完全没有发现其中的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新年那天,大雪铺天盖地,玻璃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晶,开出一片又一片的冰花。

    郁却这两天要回老宅过年,迟芒也和爸妈一起去了外婆家,表姐一家今年也来这儿过年。

    热热闹闹地吃完晚饭,迟芒和周厌语缩在房间的被窝里看电视剧。

    “姐,你不和你男朋友一起过年吗?”睡觉之前,迟芒问。

    “他明天过来吃晚饭,明天晚上我和他就回L市了。”周厌语说。

    “这么快?”

    “他来我们家过年,我也去他家过年啊。”周厌语懒洋洋地说,“你呢,就好好学习吧。”

    迟芒挺不好意思的,夜里趴在被窝里偷偷和郁却发微信。

    郁却家里很热闹,他们家人多,而且他亲妈回国一年不到就结交了不少牌友,当天晚上一群人拉着郁却这个传说中的雀神,闹着非要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郁却想去找迟芒都走不开,时时刻刻被他妈盯着,风长菱发誓要把以前输的都赢回来,郁却闻言,只是漠然地扯了扯嘴角,充满嘲讽之意。

    迟芒给郁却发微信时,他刚结束一局,赢得都快麻木了,一看迟芒来了信息,当下就活了过来,然而不等他起身,风长菱和郁暖一人一边牢牢按住他肩膀。

    “赢了钱就想跑?没门!”

    郁却面无表情看了她们半分钟,语气毫无起伏地道:“下一局,筹码全压上去。”

    这可太刺激了。

    结果就是郁却一把推,输得一毛钱没剩,趁着风长菱还沉浸在自摸的喜悦时,他立刻起身,拿着外套和围巾就往门外走。

    才走出大门,迟芒下一条微信就过来了。

    【迟芒:你是不是想偷跑过来?不要过来呀!好冷的,而且我现在就要睡觉啦,晚安么么哒!】

    郁却倏然停住脚步。

    门外大雪覆盖千里,温热鼻息呼出来,白雾在他眼前缓缓氤氲开。

    他倚着大门,低头看着那条微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笑。

    这丫头太了解他了,这都能猜到,还提前发微信警告他。

    真不得了。

    他微垂着头,在身后千里冰封的白色与黑色交接的奇妙背景里,缓缓勾起嘴角,笑了。

    后面追着他出来的一大家子齐齐在门口止住步伐,一个个探头探脑盯着他脸上那抹罕见的笑容——搞得好像这里的冰雪都要融化了。

    他们摇摇头,一个推一个,全给推进了门。

    然后,关门上锁,把郁却彻底锁在了门外-

    迟芒第二天借口和周厌语出去接姐夫而溜出了门,一出门就给郁却打电话,竟然没有人接。

    周厌语给谢酌打电话,谢酌说他航班提前了,早到了,现在就在她外婆家附近。

    迟芒和周厌语赶到的时候,谢酌手里拿着一个小圈圈正准备套东西。

    圈圈扔了出去,却在最后时刻被另一个圈圈撞掉。

    然后,又一个圈圈套了过去,谢酌顺手扔了个圈撞掉对方的。

    如此重复了好几次,围观人群每每看见都会鼓掌欢呼。

    围观高手套圈远比他们套中还要高兴。

    迟芒好奇顺着人群视线看过去,发现另一个扔圈圈的人竟然就是郁却。

    迟芒:“???”

    兴许是套圈的两人都看见了自家女朋友,同时停手,圈圈随手往里面一扔,也不管中没中就抬脚走了过来。

    两个男人面面相对。

    迟芒和周厌语也面面相对。

    “那什么,这就是我男朋友……”迟芒悄悄挪到郁却那边,勾了勾他袖子,另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介绍对面的两人,“这是我姐姐,这是我姐夫——你认识的。”

    当初郁却就是因为误会而吃了谢酌的醋,迟芒和他才坦诚相见确定了关系的。

    郁却:“……”

    谢酌:“……”

    两个大男人套圈圈的画面实在喜感,尤其还互相不认输,最后发现原来对方竟然是自己姐夫/妹夫。

    就更尴尬了。

    但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只愣了一秒钟,迅速回过神,格外的泰然自若兼若无其事。

    “久仰大名。”两人客套地说。

    哪里久仰了,他们根本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就是这么虚伪的生物。

    迟芒就此和周厌语两人分开,等走远了,她才有些好笑地拽拽郁却袖子,问他怎么会去套圈圈,还和谢酌争斗上了。

    郁却告诉她那位摊主手艺很好,套圈的那些东西应该是摊主自己做的,最精致好看的一个,他和谢酌同时看上了,都想拿下来送女朋友。

    虽然说是地摊货,但实际上,那个手工品做得比很多高昂的手工品都精致。

    郁却是这方面的老手,他自然能看出来那位摊主应该不只是个普通摊主,很有可能是哪位大师退休了之后闲着没事出来卖圈圈养老。

    迟芒一听,兴奋地要回去继续套。

    郁却没告诉她,那整个圈圈里,只有他看中的那样东西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其他的大概都是大师随便买来浑水摸鱼的杂货品。

    估计老人家今天就是闲着没事故意出来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个识货的。

    迟芒回去后套中两样小玩意,有点高兴,手都冻红了也没注意到,郁却把她手攥起来,塞进自己外套口袋里。

    老摊主挺喜欢这个识货的男孩子,二话没说就把那个精致的小东西送给了他,然后收了摊子哼着小曲儿回家了。

    迟芒拿到那个据说很精致好看的小东西,爱不释手,一边享受着郁却口袋里的热度,一边舒舒服服地跟着他继续逛街。

    等走到人少的地方,她忽然停下,一偏身就扑进他怀里,脑袋顶着他灰黑色的毛绒围巾,往里面拱了拱,小猫似的。

    在撒娇,故意的。

    见到他太高兴了,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表达出这种奇妙的喜悦,迟芒只好用行动来表达。

    比起说的,郁却更喜欢她今天所选择的实际行动。

    小姑娘小小一团,几乎整个缩进了他怀里,绒绒的脑袋把围巾拱得一起一伏的,太他妈可爱了。

    郁却没忍住,收紧手臂,下颌搁在她脑袋上蹭了蹭。

    “你怎么能这么可爱。”他说,“抬头,给我亲一下。”

    迟芒缩在他怀里偷偷往外面看了看,没几个人,地方选的好就不怕做坏事。

    于是她抬头,踮起脚,主动在他唇上迅速亲了一下,又缩回来。

    半路被他扣住腰,往上一带,又被他吻住。

    毛巾的触感落在下巴上,有点痒,迟芒禁不住笑出了声,呼吸洒到他唇边,瞧着他疑惑的神情,她呼哧呼哧地大笑了起来。

    郁却似乎也被她传染,跟着勾起了唇角,眼角眉梢残留的冰雪也在这一刻彻底融化,阳光落在他眼尾,带走最后一点冰屑。

    “你真的要去高考吗?你都有保送名额了的。”迟芒摸摸他眼尾,热热的。

    郁却抓住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呼吸落在她指缝里:“你不是要高考吗?考同一所大学吧,C大。”

    “要是我考不上C大呢?”

    “不会。”郁却用额头抵住她的,凝视着她的眼睛,“要不然你叫我一声老师,老师保证你上C大。”

    迟芒很没有骨气地喊:“老师!”

    “乖。”郁却捏捏她的脸,“老师今晚不回家,给你补课。”

    迟芒:“???”

    大过年的补课,你疯了吧?

    课当然没补,迟芒家里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跑不掉-

    年后再开学,时间就更紧了起来,忙忙碌碌几个月,最后关头终于在各种各样的焦虑中如约而至。

    高考结束的当天晚上,迟芒喝了好几杯酒,醉醺醺的,还好她提前给郁却打过电话,他会过来接她。

    郁却就在她所在包厢隔壁几个包厢里,邓朝言还在抱着话筒鬼哭狼嚎。

    郁却收到短信就推门出去了,去的过程中,手机一直在震动。

    迟芒喝醉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劲给他发微信。

    【郁却!你快来!】

    【我好渴呀。】

    【我看见星星了诶,屋子里居然有星星?】

    ……

    【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还不来?】

    【郁却,你再不来我就生气了!】

    【我生起气来很可怕的我告诉你哦!】

    ……

    【我真生气了!】

    【呜呜呜你还不来,我好渴】

    ……

    【郁却,我想亲你。】

    最后一条微信发过去时,郁却刚好推开她所在的包厢门。

    迟芒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垂着脑袋,手里拿着手机,看起来非常正常,一点也没有醉的迹象。

    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出来她喝醉了。

    郁却牵着她的手,牵小孩似的将她牵了出来。

    迟芒喝醉了不怎么闹腾,也不乱说话,就是不愿意坐车,非要走回去,走着走着就蹲地上不肯动,郁却看她可爱地耍小性子,啼笑皆非,将她背了起来,慢慢往回走。

    交叠在一块的影子在他们身后逐渐拉长。

    “郁却。”

    “嗯?”

    “郁却是你吗?”

    “是我。”

    “是我最喜欢的郁却吗?”

    “是最喜欢你的郁却。”

    “不对,是我最喜欢的郁却。”

    “是最喜欢你的郁却。”

    迟芒扁扁嘴,不高兴地伸手抱住他脖子,冲他耳朵里吹气:“你为什么不哄哄我,非要惹我不高兴?”

    “好,哄哄你,芒芒想让我怎么哄你?”

    “你转头。”

    郁却闻言,停下脚步,转头。

    迟芒往前倾身,一下子吻住他,舔了舔他嘴唇。

    “像这样哄我啊。”迟芒抱紧他脖子,脑袋在他耳边蹭了蹭,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郁却看了看她,摇摇头,眼里都是笑。

    “郁却。”

    “嗯?”

    “你上了大学之后还会喜欢我吗?”

    “会。”

    “你胡说,你还没上大学呢,怎么就知道你会?”

    “我就是知道。”

    迟芒不说话了。

    郁却偏头,在她下颌上亲了一下,说:“因为郁却只会喜欢迟芒一个人,哪怕是到了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也不会减少对迟芒一分一毫的喜欢。”

    “真的吗?”迟芒咕哝了一句,不等郁却说话,她又自己回答自己,“是真的!”

    “因为迟芒也那么那么喜欢郁却!”她大声喊。

    “郁却。”末了,她在他颈窝里说话,“其实我醉得没那么厉害,你说的我都能听懂的。”

    “芒芒好厉害。”郁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弯起唇角。

    “所以你说喜欢我喜欢到最后都不会减少对我的喜欢那句话,我也能听懂的,我告诉你,我也一样哦。”

    迟芒搂紧他,闭着眼睛,猫似的趴进他颈窝里。

    我喜欢你。

    今天,明天,后天,永远永远地喜欢你。

    我不小了,你说的那些我都懂,而且我很固执的,说了喜欢你就只会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你再等等我,等我成年了,就一定会认真地告诉你,我很爱很爱你,全世界最爱你了。

    所以,看在我这么这么爱你的份儿上,你就辛苦一点点,把我背回家吧?

    迟芒毫无愧疚心,抱紧他脖子,美滋滋地想。

    “芒芒。”郁却蓦地开口。

    “嗯?”迟芒懒懒地哼出一个音节,在他背上舒服得快要睡着了。

    “我爱你。”郁却说。

    迟芒愣了一下,猛地睁开眼。

    “你说……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

    “我爱你。”迟芒在酒精的麻痹下,脱口而出。

    “嗯,我也是。”郁却含笑说。

    迟芒:“……”

    她瞪了半晌,气呼呼地把脑袋埋进他颈窝里,哼唧出声:“我醉了,什么都听不懂的。”

    “嗯,你什么都听不懂。”郁却很给面子地说,“睡觉吧,睡着了就到家了。”

    “我已经睡着了。”

    “那现在就把我的背当成你家。”

    好啊。迟芒想,不止是现在,以后也这样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

    她听见有人在遥远的彼方回答她。

    迟芒16岁时遇见一个人,自那之后,她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永远都有那个人深爱她的痕迹,那种痕迹抹不去也消不掉,只会随着时间而愈发加深。

    他叫郁却,是迟芒最爱的男人,也是最爱她的男人。

    “郁真的好烦!”奥娜抱怨。

    “嗯, 是有一点点。”迟芒揉了揉鼻子, 眼神闪烁,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小开心, “不过我喜欢啊。”

    邻居神秘兮兮地笑, 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我上次看见你和楼上那个帅哥一起上下学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爸妈还都不知道吧?”

    迟芒当时正在吃午饭,闻言,一口米饭噎在喉咙里,差点没把她噎断气。

    缓过来后,她拍着胸口哆哆嗦嗦说:“不、不用了吧。”

    奥娜于是愈发看不惯郁却了。

    生活表面看起来确实风平浪静,但偶尔也会发生一点小风波。

    “郁……郁鹊鹊!对,喜鹊的那个鹊!”

    “郁鹊鹊?我怎么记得好像是两个字的名字?”

    迟芒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人就当她是默认。

    这次之后,迟芒就开始谨慎起来。

    邻居摇头叹气,末了,小心翼翼问:“你们要是分手了,我能把他介绍给我朋友吗?我朋友看上他很长时间了,每次都找借口来我家,其实就是为了见他来着。”

    郁却在她绝对的坚持之下, 不得不退一步, 每次都和她前后脚上下楼,几次下来, 那位邻居又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

    迟芒笑笑,不置可否。

    林有宗事件过后, 迟芒的生活再次回到最初的平静, 郁却更喜欢和她待一块儿, 有一段时间, 他甚至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

    迟芒无奈, 但也不得不努力去习惯。

    比如说,同一栋楼的同龄人邻居某次在楼下碰见迟芒, 开心地和她打了个招呼:“你今天没有和你男朋友一起回来啊?”

    迟芒吓了一大跳。

阅读她一笑呀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唇枪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巅峰官路男朋友出轨之后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