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番外:洛沈CP相性随随便便100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尚清华:“您的性别是?” WWw.5Wx.ORG

    开场一连三个弱智问题, 洛冰河已不屑作答, 沈清秋也不能忍了:“被分在绿丁丁纯爱频道, 你说呢?”

    尚清华默默划掉了问卷后面三十多个类似的废话问题, 重新问道:“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尚清华:“你的年龄是?”

    尚清华:“对方的性格呢?”

    沈清秋一一数来:“爱哭鬼, 少女心, 恋爱脑,中二病, 黏黏糊糊。”

    洛冰河眼里水光闪烁,似是被嫌弃了,有点受伤,还是乖乖回答了问题:“师尊的性格当然是最好的。又温柔又强大,又体贴。”

    他干咳两声,改口道:“这孩子性格其实还不错。有个优点尤其难得。听话,这个就够了。”

    洛冰河双颊生晕。

    尚清华干巴巴地:“两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这问题他知道答案啊!

    洛冰河道:“第一次遇见师尊,是在刚刚通过苍穹山的入门考核的时候……”

    沈清秋不甚自在,那时候洛冰河遇到的不是他,而是原装货,而且,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他摇扇道:“过,过!”

    尚清华:“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

    洛冰河继续回忆,轻飘飘地道:“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仙人。”

    沈清秋实话实说:“一只小包子。”还是个小帅哥胚子。

    尚清华:“喜欢对方哪一点?”

    沈清秋慈眉善目道:“够听话。”

    洛冰河莞尔:“师尊的哪一点我都喜欢。”

    尚清华:“讨厌对方哪一点?”

    洛冰河果断道:“没有。”

    沈清秋见他答得如此斩钉截铁,有点感动,礼尚往来,也道:“没有。”

    若是真的说了讨厌哪一点,让他当着外人的面哭出来,那可丢大人了……

    尚清华:“您怎么称呼对方?”

    洛冰河索然无味,转头道:“师尊,这些问题真让人莫名其妙。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沈清秋淡定道:“冰河乖。走个过场而已。就当救你尚师叔一命吧。”

    尚清华:“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洛冰河脸红了。

    沈清秋一见他这般娇羞,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摆手道:“过!过过过!”

    尚清华见似乎有爆点,起哄道:“过什么!每道题都过过过,还有什么好问的。冰哥……师侄你且直说!”

    洛冰河惴惴瞅了沈清秋一眼,小声道:“就像平常夫妻相互称呼的那样。”

    尚清华立刻道:“沈大大,你听见没有啊,冰……师侄想跟你夫妻相称。相公,夫君,老公,你选一个吧。”

    沈清秋道:“你闭嘴。”

    尚清华:“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

    洛冰河不假思索道:“白鹤。”

    沈清秋道:“动物想不出来。植物倒是有。黑莲花吧。”

    洛冰河不解道:“师尊,莲花也有黑的吗?”

    尚清华:“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洛冰河道:“只要师尊开口,任何事物我都会奉上。”

    沈清秋老实道:“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作为一峰之主,还真没什么东西是很难搞到手的。这么想想,真有种坐守金山的浪费之感。

    洛冰河道:“那我想要师尊谁都不理,陪我三天。”

    尚清华舔了舔笔尖,嘟哝道:“怎么不干脆陪你一辈子。”

    洛冰河摇头道:“师尊会不高兴。”

    见他黯然销魂,状如怨妇,尚清华瞠目结舌,沈清秋却十分淡定:“你这孩子,又在瞎想,为师哪里会不高兴了。”

    尚清华:“你们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

    沈清秋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洛冰河委屈道:“为什么会有不该做的?难道师尊觉得我们……是不该做的吗?”

    沈清秋道:“没有。真不该做的话,为师不会让你做的。”

    尚清华:“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洛冰河道:“幻花宫水牢。”

    尚清华:“……”

    沈清秋:“……”

    冰哥你管那个叫约会啊?!

    尚清华:“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洛冰河:“不太好。”

    根本不是用“不太好”就可以形容的行吗!

    尚清华:“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

    沈清秋一手撑着下巴:“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闭上眼睛,梦里看到的还是他。这算不算无时不刻都在约会?”

    洛冰河小心翼翼道:“师尊会觉得烦吗?”

    沈清秋摸摸他的背脊,道:“不会。你就是想得多。”

    尚清华心道,跟冰哥,不对,跟冰妹处对象,真他妈累啊!

    这才几个问题,沈大大就哄了他三次!这blx碎碎粘粘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烦死了!

    沈清秋就跟个带孩子的幼儿园老师似的!

    尚清华:“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洛冰河:“我。”

    沈清秋:“当然是他。”

    尚清华:“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沈清秋摊手无奈道:“他一哭哭啼啼我就没办法了。”

    洛冰河道:“师尊一生气,我就没辙了。”

    尚清华嗯哼一声,抖着腿,边记边心内吐槽:果然跟幼儿园小朋友和幼儿园老师一模一样!

    尚清华:“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

    洛冰河认真地说:“摸头,教导我的时候。”

    沈清秋道:“呃,眼泪汪汪求我什么事的时候吧。”

    洛冰河接着道:“还有骂我,打我的时候……”

    他很沉醉,沈清秋很习以为常。

    尚清华默默在洛冰河名字旁加了个附注:病入膏肓的抖m。

    尚清华:“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刚问完这个问题,他就在洛冰河名字后面信心十足地写上了“撒谎精”三个大字。

    洛冰河道:“有。但再也不会了!”

    尚清华:“曾经吵过架吗? 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

    沈清秋叹道:“吵得可厉害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

    洛冰河愠道:“老问这些问题干什么?平白地惹师尊不高兴。”

    尚清华摊手:“怪我咯。”

    尚清华:“之后如何和好?”

    沈清秋挥手道:“啪啪啪拯救世界!”

    尚清华:“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

    沈清秋反问道:“你听过春山恨吗?”

    接下来的问题,一路往下限狂奔不止。

    尚清华清了清嗓子:“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洛冰河不解:“什么意思?”

    他是真不懂,沈清秋则是假装不懂,摇扇道:“谁知道什么意思,过过过。”

    尚清华:“为什么如此决定?”

    沈清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定了。大概……看他可怜?”

    洛冰河疑惑道:“我还是不懂在问什么。”

    沈清秋拍拍他头顶,语重心长:“不懂没关系。反正你不吃亏。”

    尚清华:“初次肌肤之亲的地点是? ”

    沈清秋刚要答话,洛冰河抢道:“清静峰。”

    沈清秋:“埋……”

    洛冰河再次抢道:“清静峰,竹舍。”

    沈清秋心想,好吧,洛冰河是不会承认那么失败的第一次的。清静峰就清静峰,没什么好争的,随他怎么答,也不纠正了。

    尚清华:“当时的感想是?”

    沈清秋不作声。

    若是实话实说,那就只有三个字:“疼疼疼”,在别人跟前也太削洛冰河面子了。

    洛冰河沮丧道:“师尊真好。可是我好没用。”

    尚清华:“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洛冰河:“师尊,早餐做好了。”

    沈清秋:“什么都别说,先把衣服穿上!”

    尚清华:“每月同房的次数?”

    沈清秋匪夷所思:“谁这么闲还算这种东西?还有,问题为什么一直在朝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

    洛冰河认真地道:“大致算来,三天一晚。若是师尊高兴,偶尔愿意两天就让我碰一次。”

    尚清华咬了咬笔杆,边刷刷记录边嘀咕道:“这不科学啊……按我的设定,从月初搞到月末不间断应该都没问题啊?”

    尚清华:“一般情况下,肌肤之亲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他对竹舍有执念。”

    洛冰河笑眯眯地点头:“嗯。”

    尚清华:“你想尝试的【哔——】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到哪儿不是做,换什么场所。”

    洛冰河从容道:“百战峰。”

    四周一片静默。

    洛冰河冷静地道:“百战峰演武场。”

    沈清秋=口=:……卧槽?!

    尚清华=口=:不要命还是不要脸了!?

    尚清华:“【哔——】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洛冰河:“疼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定啊!”

    沈清秋:“不许哭!”

    尚清华:“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约定’这个词的含义啊?”

    尚清华:“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

    沈清秋不赞同道:“卢瑟……失败者的想法。”

    洛冰河道:“没有心,要肉体何用。”

    尚清华心酸不已:洛冰河在他笔下,明明就是个只追求【哔——】欲的绝世种马,强【哔——】的妹子绝对有两位数吧……

    他知道在这个奇怪的世界洛冰河变成基佬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尚清华:“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咳奸了,你会怎么做? ”

    这问题太超现实主义了。

    沈清秋无语半晌,道:“谁这么想不开来强【奸他……”

    找死也找个凄美好看点的死法不行吗?

    洛冰河拢了拢袖子,慢条斯理道:“做成人彘,扔进无间深渊,再想点别的法子,慢慢炮制,玩个十年再弄死吧。”

    尚清华:“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肌肤之亲,你会?”

    洛冰河漠然道:“我没有那种不知廉耻的朋友。我不需要朋友。”

    沈清秋低头刮一刮盏中茶叶,啜了一口,道:“我也没有。”

    洛冰河怀疑道:“是吗?柳……师叔不会做这种事?”

    茶水喷了一地。

    被茶水喷了半身的尚清华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回来,继续提问。

    “你觉得自己擅长房事吗?对方呢?”

    沈清秋呵呵干笑。洛冰河泫然欲泣。沈清秋一见他这愁云满面,凄楚难言之态,心中怜惜,转向尚清华,怒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过!”

    尚清华掏掏耳朵:“反正都怪我咯。”

    尚清华:“对s~m有兴趣吗?”

    洛冰河道:“那又是什么?师尊,为何我听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沈清秋道:“喔。就是问你,喜不喜欢我打你,喜不喜欢我骂你,或是被我用针扎一扎、用火烫一烫,你有没有感觉。”

    洛冰河略现羞涩,柔声道:“既是师尊所为,弟子又怎么会不喜欢。”

    尚清华了然,提笔一挥:“洛冰河对s~m很有兴趣!”

    尚清华:“房事中比较痛苦的是?”

    洛冰河:“太小。”

    沈清秋:“太大。”

    尚清华暗骂一句师徒都不要脸,提笔一挥:“自行领会!”

    尚清华:“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

    沈清秋指了指自己:“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尚清华嘟哝道:“难说啊。其实你看起来也挺直的……”

    尚清华:“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洛冰河道:“额头,手指,嘴唇,所有的地方。”

    沈清秋无奈道:“其实……这孩子不会亲,只会咬啊。”

    尚清华:“【哔——】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沈清秋道:“夸他有进步?”

    洛冰河道:“不哭。”

    尚清华笔走如风,心不在焉添了一句:“沈大大要求真低。”

    尚清华:“那时候你会想什么?”

    沈清秋道:“这问卷谁出的?有没有点经验?那种时候脑子里除了一片空白还能想什么。”

    尚清华:“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

    沈清秋道:“让他来,我就没几件能穿的衣服了。”

    洛冰河辩解道:“师尊,那种时候,我怎么还能控制力道?”

    尚清华:“一天晚上大概几次?”

    沈清秋头疼道:“几次?这事儿谁还真的数啊?”

    尚清华翻了一页,还待再问,早已失去耐性的洛冰河冷笑道:“真这么想知道,今天数一数,回头再告诉尚……师叔,不就行了!”

    洛冰河果然是行动派,说数就数,尚清华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拽起沈清秋,道:“恕不奉陪!”

    踹门而出,气壮山河,大风入室,把他刚写好的一叠问卷吹得飘了满地。

    尚清华嘴角抽搐不止。蹲下身来,捡了几张,半晌,忽然就给跪了。

    “沈大大……任务……还没问完啊……系统大大不要这么快就扣分起码再给我点时间啊啊啊啊!”

    搜索关注classtt">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问卷提供者:系统

    向天打飞机的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舞文小说网手机端 m.

    于是, 以下是飞机实况。

    沈清秋想了想, 道:“还好吧。沈某应该还算比较容易相处的那类人。”

    洛冰河道:“不知道。”

    一份诡异的问卷。

    整份问卷不知到底想要调查什么, 越到后面,问题越是不堪入目。

    沈清秋:“……”

    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啊怎么回事!

    尚清华:“请问你的名字是?”

    洛冰河刚坐下就听到这个问题, 眉头一挑,不悦道:“连名字都不知道, 还问什么?”

    尚清华转着毛笔,心道, 这个问题他也没想过啊, 不如随意, 于是胡乱两笔画了个数字上去。

    ……说句实话, 沈清秋还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具体年龄。他冲尚清华抬头道:“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 落霞小说ww w_lx ia_ _

    问卷采访对象:洛冰河x沈清秋

    问卷主持人:向天打飞机

    可是, 再不堪入目, 他也得攒点积分不是?!

    抛弃(本来就没几斤几两的)尊严哀求沈大大之后,沈清秋终于勉为其难答应带他养大的那只,啊不,他养大的那个徒弟来完成这份问卷。

阅读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火影之木叶银狼秦城林倾城火影之邪恶佐助娘娘腔陈宁宋娉婷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