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你为什么要拿我的衣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难办了!”季无常叹道,这事情似乎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啊,端起酒坛,痛饮一口,借酒壮胆。

    抱着酒坛子,就来到院子中。

    这院子倒也是充满古意,古色古香、种下数种稀奇古树,大气恢弘、迈过院中小路,倒真有古诗中所说的几分韵味,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所以季无常断定她,非生非死,介于一种生死之间的古怪状态,就像个活死人,但却有意识,能走路……

    无他

    院中有两物。

    一棵老柳树,树下有一口古井。

    院中种柳?非大命格不可种。

    院中挖井,非大命格不可有。

    柳树照井,这没有诡异,说出去谁信?

    季无常来到树下,这口井已经被封了,井口上面有一块巨石压着。

    季无常站在边上看着这口古井,在巨石与井口之间恰饭有一丝缝隙。

    透过这道缝隙朝着井口看去,其中漆黑一片,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幽暗的月光照进这口井中。

    这井口仿佛有种诡异的魔力,吸引着人的心声,迷迷糊糊季无常却感觉到有一股朦胧痴迷的感觉,但只是一瞬便反应过来。

    就在季无常移开目光的时候,在那水井之中好似有什么影子闪了一下。

    季无常皱眉,睁大眼睛看去,朦胧中那漆黑的井中慢慢出现了一张惨白的人面,快速的从水井的深处飘了上来。

    惨白的人脸贴着井口,因为井口被大石封住,无法看清人脸的模样,只有一丝缝隙露出,借着一点月光看向里面。

    但下一瞬人影又消失了。

    季无常揉了揉眼睛,他为捉妖人,这眼力是重中之重,是不可能看错的,他蹲下身子,眼睛对着这一丝看向井中。

    水井下一个人影瞬间出现,一张惨白的死人脸露出,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也正在盯着他,二者对着正着。

    四目相对,二者之间不过间隔五寸的距离,只是中间隔着一块巨石。

    季无常顿时被惊住了,身子“噔噔噔”连退数步。

    但视线仍是盯着水井之下的那张人脸,且从那水井之下传出一阵女子的哭泣之声,幽怨之中带着哀伤,轻飘飘的传进季无常的耳中。

    “救救我,救我我的孩子!” WWw.5Wx.ORG

    季无常被惊住了,三尺剑气自指尖喷发而出,要破开这口井,看个究竟。

    但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若是这井中封住的是什么千年厉鬼之类的,他可不助纣为虐了?

    他可是在各种无脑小说中、电影中看过,男主因为鲁莽放出什么恶灵之类的东西。

    还是不可贸然行动,要调查清楚再动手。

    盯着这口古井看了一会,足有数分钟。

    就这么看着的时候,季无常头顶传来了异样,似乎有什么水滴在了头上。

    季无常伸手朝着头顶摸去,手上一股粘稠的质感,放下手一看。

    血!

    是血……而且是漆黑如墨的尸血……

    季无常下意识的抬起头,只见惊骇的一幕,一个皮肤雪白如纸,没有一点血色的小人,被一根麻绳勒住了脖子,吊在柳树上。

    随着阴风拂过,一对血肉模糊的脚板,正在他头顶晃荡着。

    一滴滴的漆黑如墨的尸血,正从这脚板上滑落,滴在他的头上。

    而且被绳子勒住的脸正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看着季无常。

    这怎么有个人被吊在这?

    季无常犹豫了一下,一道剑气飞出,将柳树上的绳子斩断,那死尸自然也落了下来。

    一看之下季无常眼皮猛地一跳,这马上什么死尸,还是一张人皮啊。

    从人皮的伤口处不断地有漆黑的尸血流下,滴在地面上。

    人皮很小,可以看的出来这还是一个孩子。

    古井下的女鬼?柳树上的人皮?

    季无常眉头越皱越深,拿着手中的人皮,看向柳树下的那口古井?

    他想起刚才那古井下的影子,似乎说了一句话。

    救救他的孩子?

    这是那女鬼的孩子?

    柳树照井?人皮吊树?

    季无常正细思着,此时身后传来一阵阴风,拂过耳根,极为阴冷刺骨。

    季无常猛的回头看去,在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孩童,正是刚才那个穿着寿衣的孩童。

    他指了指季无常手中的那张人皮说道:

    “你为什么要拿我的衣服?”

    “好酒!”玉父称赞道,且从他嘴角流出一抹黑血。

    季无常看在眼里,这死人倒是跟个活人似的,若是走出去,寻常人根本无法发现眼前人是个死人。

    便会蓦然回首一生,各种跑马灯一一闪过。

    庭院深深深几许啊。

    可如此诗情画意之美景,在季无常眼里却如同一副枯骨林,充满阴冷的寒意,鬼气森森,不像是个美景小院,而像是个阴森的乱葬岗。

    玉轻言可跟这些死人有点不一样,按照他的说法,这玉轻言虽然肩头三火已灭,生气全无,但却神光不散。

    神光即为肉身脑识的一点光,又可称之为神思。

    老柳树枝繁叶茂,垂下万缕丝涛,这颗树太茂密了,茂密的有些奇怪,像是一个女人的头发,按理来说这柳树是不可能有如此茂密的。

    这柳树又为阴间鬼树,根须可深入幽冥地府,有招魂之用。

    待十二个时辰神光散去,肉体也就彻底与灵魂分离,成了游魂,要么往东岳泰山朝拜而去,要么成为厉鬼。

    玉轻言虽然神光涣散,但却稳的住不彻底消失。

    看着远处的几个背影,却是充满了阴冷骇人的尸气。

    “喝不了就别喝了,逞什么能?”玉轻言娇喝道,扶着二老就回房了。

    季无常看着这些情景,父慈子孝的一幕,却是一家子的死人。

    端起这杯酒,一饮而尽!

    这玉轻言之父顿时闷哼一声,这喉咙处有火辣辣的痛感传来,仿佛像是一杯穿肠毒药。

    这人死之后,意识全无,神光便会尽散,魂魄无法与肉身相合,成了游魂。

    所以会有传说,说是这人死之后,意志并非会瞬间消失,而是缓慢散去,足有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内仍可听到身边人的哭喊声,但肉体已死去没了意识,仍你怎么哭喊,身边人也不可能听得到。

阅读大秦:从捉妖开始,直到大闹天宫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武侠之无尽恶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武侠之最强杀神洪荒之巫族巨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