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惊鸣山巅种情根 第五十四章 夜下天梯入红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告假?”白芷兰微惊。

    “不错,白师姐,我想离开惊鸣山一段日子。” WWw.5Wx.ORG

    “发生了何事?”

    此言着实出乎意料,云筠一下不知如何反应。见他愣在原地,铁婆婆更是怒火中烧,吼道:“好啊,芷兰你看看,被我拆穿,话都说不出了!”

    “我也不知……”云筠摇头道,“她留下一封书信便走了,我不放心,想去找她。”

    “原来如此……云师弟尽管去吧,路上切记小心。”

    “多谢白师姐!”

    “芷兰!”

    “啊,婆婆,怎么了?”

    方才二人交谈,铁婆婆见她强露笑颜,神态拘束,心中顿生几分了然。

    “芷兰,你真同意那小子入院?”

    “云师弟他……医道修为远胜于我,入御道院自是合适……”

    “你同意就行。哎,想想你今年也二十六了,不小了,不能再耽误了……”

    “婆婆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正气园北阁之中,费文呡了一口清茶,朝边上看了一眼。自从上次在这里品尝“杜康泪”,喝得酩酊大醉,差点被严正送去思过堂后,他便不敢再于此地饮酒了。

    放下杯盏,他开口问道:“严院司,你对掌门的决定怎么看?”

    “掌门自有思量,我们依令行事便是。”

    “话虽如此,但那小子身上疑点这么多,掌门就算另有所图,也不用传授‘圣龙吟’吧……”

    严正放下手中笔墨,抬头看了一眼后,起身向外走去。

    “严院司?”

    “我去找掌门,商议点事……”

    正气园是派中高层处理事务之地,南北两阁双楼并立,而中间一座极不起眼的小楼正是掌门袁三问的。

    “真是太不像话了……我走了这么久,就没一个人想着收拾收拾……”他拉了拉椅子,吹掉案几上的浅灰。

    “一个个都不把我这掌门放在眼里,哼,哪天惹急了我,一把火烧了整个惊鸣山,我看你们怎么办……”

    正当他抱怨之时,屋门被人轻轻推开。

    他转头看了一眼,冷声道:“严掌门啊,怎么?我这还没退位呢,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连门都不敲了?”

    “我只是代掌门而已,你回来了,这担子自然要还给你。”严正找了张椅子坐下,翘起腿来。

    “怎的?这清微掌门的位子还是个烫手山芋不成?”

    “你觉得不是吗?”

    “呵呵,瞧你说的,好像我要把你往火坑里推似的……”袁三问突然换上一张嬉笑面孔,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正式将掌门之位传授于你,从此你便是名正言顺的清微之主!”

    严正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你看看你,怎老是一副严肃面孔,掌门吗,要恩威并施才能使得动人……”

    “废话少说,我有事问你。”

    “你是想问关于云筠的事吧……”袁三问擦了擦生灰的杯盏。

    “那小子的事你自己去处理,我不关心。我问你,李圣道的事你打算怎么做?”

    “他?闭门思过,痛改前非!”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严正看了他一眼,正色道,“前段日子我去朝廷见了圣上,圣上问起了他。”

    “圣上……怎么说?”袁三问脸色严肃起来。

    “圣上说,你自行决断。”

    “哎,一晃二十四年过去了……”袁三问起身走到窗边,满脸惆怅。

    “当年你把他抱回来,一直养在派中,到底是何打算?一辈子不告诉他自己的身世吗?”

    “我有负圣上,没有教导好他……”袁三问痛心道,“这些年来,他越来越狂妄专横,戾气重得很……我担心他若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彻底陷落仇海,走不出来……”

    “我只是传达圣上的意思,具体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严正走到门口时,转头道,“任你修为再高又有何用,教出来的徒弟都是些什么货色?除了成书轩还像点样外,其余三个简直丢人现眼。”

    袁三问闻言非但没有动怒,反而点头道:“你说的对,我做师父真是失败得很……对了,听说书轩的女儿入了你体道院,你多关照下。”

    “体道院之事我早交由孝通负责了。现如今,除了有关‘肃清之战’,任何事情都不要来烦我!”

    时近盛夏,山上的虫鸣声越来越噪,尤其是夜间,云筠很多时候都被吵得难以入眠,不过今夜,他不用担心了。向白芷兰告假后,他特意等到夜深才动身,因为只有这种时候他才可以全力施为,不被看见。

    月光照下,只见一白影飞梭,不消四五个呼吸,便下了九百多级的天梯。一路飞奔两三个时辰后,他已快出齐郡了,此等速度,恐怕连最上等的名驹也望尘莫及。心情急迫,他真想就这么一路狂奔到姑苏,然而人的体力终归有限,大口喘着粗气,他来到一处马厩旁调息起来,打算天亮之后买一匹马再赶路。

    “沈家……看来得问一问了……”

    云筠夜间赶路,无暇休眠,而不用赶路的,也未必睡得着。寅初时分,李圣道盘坐床上,周身真气狂暴,面色狰狞异常,哪还有半分正道传人的影子?被禁足以来,他夜夜如此,全因胸中充盈尽是怨妒之气。

    “云筠……终有一日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正在他咬牙切齿之际,窗户突然被吹开……

    修道多年,他自然认得,那是掌风所为。他想也未想,便飞身而出,追了上去。

    袁三问虽然让他闭门思过,却并未派人看守,所以出不出去,全看他自身。满腔怨火无处发泄,如今正好有人送上门来,他哪还想的了那么许多。

    然而,一路狂奔之下,他竟发觉对方修为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是有意让自己追上。他气极吼道:“什么人鬼鬼祟祟,敢来惊鸣山放肆?”

    那黑衣人闻声突然停下,转过身子看向他。

    “李少侠果真好身手,看来已得袁三问真传了……”

    李圣道眼神一冷,厉声道:“既然知道,还敢来招惹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摘下面巾,抱拳道:“在下杨青崇。”

    “杨青崇……”他微惊道,“你就是人称‘惊雷狂剑’的杨青崇?”

    这个名字他小时候听过,“惊雷狂剑”杨青崇在江湖上也曾名噪一时,不过已经匿迹十余年了。

    “‘惊雷狂剑’已是过去,在下如今是雍王殿下身边护卫。”

    “江湖上都说‘惊雷狂剑’失踪了,原来是去做了雍王的护卫……”李圣道冷声道,“你不在凉州护卫雍王,跑来惊鸣山做什么?”

    “哈哈哈哈……”

    他没想到自己刚一说完,对方竟大笑起来,怒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少侠空有卓绝天资,生得一表人才,竟把仇人当成至亲……”

    “你说什么?”

    杨青崇叹气道:“少侠,这些年袁三问一直在骗你!”

    “混账!”李圣道怒道,“师父抚养我长大,将平生绝学倾囊相授,如何骗我了?”

    “哈哈哈哈……真的倾囊相授?据我所知,他宁可将贵派至宝‘圣龙吟’授给一个刚入门不久的弟子,也不肯传于少侠你啊……”

    “几日前的事,你如何得知?”李圣道眼神冷彻。

    “不瞒少侠,这几天我一直潜伏于惊鸣山……”

    “什么?”李圣道大惊道,“你想做什么?”

    “哈哈,我本来想看看少侠在惊鸣山过得如何,袁三问若真心相待便也算了,然而……不出我所料,他一直在利用你!”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杨青崇看了他一眼,正色道:“李姓乃大衍第一大姓氏,二十四年前袁三问将你带到惊鸣山,便胡乱安了个姓名。你要知道,你本不姓李,而姓……孙!”

    “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她怒火中烧,追打着云筠。

    “弟子到底做了什么?”以他的身手,自然不可能被打中。

    “哼,你这点小心思,还能瞒过老婆子的眼睛?起初我还以为你与旁人不同,对你另眼相看几分,哼,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丘之貉!”

    “是……青鸾出了事,我打算去一趟姑苏……”

    白芷兰闻言急忙点头道:“我听闻沈师妹于数日前匆匆忙忙下山去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呼……呼……”追了几圈后,铁婆婆站到白芷兰身前,大口喘气,脸上怒色却不减分毫。

    “婆婆,你喘疾未愈,不可生怒妄动,这又是作何啊?”白芷兰秀眉深皱,轻抚她的后背。

    云筠行礼告退后便转身离去,望着他的背影,白芷兰出神良久。

    “芷兰……”

    “铁婆婆……你把话说清楚……”

    “我且问你,你入我御道院,是不是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对芷兰有所企图?”

    云筠摇头苦笑道:“铁婆婆,你误会了,我今天是来找白师姐告假的。”

    “婆婆……”白芷兰脸上烧得滚烫,大窘之下偷偷用余光瞄了瞄前面。

    “小子我告诉你,这些年来抱着你这样心思的人不少,呵呵,你去打听打听,有几个没挨过老婆子的棍子,又有几个被老婆子打断了腿,我劝你还是少动歪心思。”

    “婆婆,快住手!”白芷兰大惊失色。

    云筠也是一边躲闪,一边急吼:“铁婆婆这是为何,弟子何处失仪?”

    “芷兰,你问这小子,他是何居心?”

    看着白芷兰投来的目光,云筠大惑不解,问道:“我……是何居心?”

阅读神光落万里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武侠之无尽恶人大魏读书人最强反套路系统恐怖复苏大梦主史上最狂老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