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师父,大师兄被妖怪抓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接着,就看到薛林的脸色从刚才的正常变得苍白僵硬。

    凌非凡拍了拍薛林的肩膀,“师父,您怎么了,是被徒儿感动到了?” WWw.5Wx.ORG

    “是啊,徒儿你把为师孝到了,真的……孝感动天。”

    她欣然同意,还说到时候要跪下来,给您行一个庄重的拜师礼。

    薛林有一种想跳西湖的冲动。

    要知道几个时辰前,凌映雪还亲自斟茶给他喝。

    一旦被对方知道真相,一旦对方因为感到羞耻而社会性死亡了,那自己……

    他看着眼前的两个爱徒,突然间热泪盈眶,差点风化火化加石化了。

    我的弟子们实在太孝了。

    “师父,这都是徒儿应该做的,现在我带您去见那位监察使大人吧。”

    薛林想静静了。

    但凌非凡拉着他的手,往外面的堤岸而去。

    小狐狸跟在他们后面。

    两人一狐,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建在西湖边的亭子。

    亭子里,正站着一位老者,和一个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是晚上带着凌非凡冲进王府后院客厅的秦余秦捕头。

    而老者,正是薛林白天在葫芦山上见到的那个老头,杭州府监察使宋籍。

    宋籍已经从凌非凡和秦余的口中听说了薛林的厉害,一见到他,便笑呵呵地拱手道:“雪老前辈,下官听凌非凡提起过您,如今一见,果然气质不凡。”

    在易行术的作用下,宋籍并没有一下子认出薛林。

    “这位小友,不要客套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入正题,现在都这么晚了,老头子我还想早点解决麻烦,早点回家睡觉呢。”

    薛林打了一声哈欠,拿手压了压黑袍上的帽子,故作深沉,颇不耐烦地说道。

    堂堂监察使,对自己和葫芦观有生杀大权之人……

    白天的时候,一口本官一口本官自称着,老气横秋,颖指气使的样子,让薛林很不爽。

    特别是,他薛林都当上观主了,可对方还一口“小道长、小道长”的叫着,分明是以长辈自居,没把他当回事。

    而这时,对方却以为他是什么隐士高人,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称呼都从“本官”变成“下官”,倒让薛林感受到从头到脚的舒服了。

    “呵,好,那我们就来说说牛精的事,前辈以为那牛精从王府离开后,会去哪里呢?”

    宋籍眼睛仔细地打量起薛林,发现对方只有凝气五重的修为,记得身旁的秦余和他说过,第一次见到这位老前辈时,对方的修为在凝气一重。

    一个修行者,不管多厉害,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一夜还没过的时候,就从凝气一重跨越到凝气五重。

    开挂也不是这么开的啊。

    总不可能得到什么不得了的机缘吧?

    那概率可就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

    所以,对方莫非真的在隐藏修为?是什么仙家高人?

    宋籍不得不引起重视。

    就算对方语气不善,称呼自己为小友,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他也不得不甘之如饴。

    其实,他早已经识破了对方的易行术。

    可那又如何?

    就算识破了,也不敢用法眼查看对方的真身啊。

    没有人比他更懂修行圈里的那些事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些绝世高人的低趣味了。

    总有一些前辈高人,喜欢故意降低修为,以达到戏弄小辈的可耻目的。

    你以为你看到的是他的真身,其实那可能又是一个易行术,只不过你看不出来罢了。

    这些老千层饼……

    稳一点好。

    宋籍不知道薛林此刻站在第几层,心里觉得还是不要冒犯对方。

    薛林道:“牛精的下落,想知道很简单,其实小友心里早有计较了吧?”

    “诶……”

    又叫我小友,几十年了,没有几个人敢当着我的面叫我“小友”啊。

    只是居然被看出来了,宋籍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位前辈果然不凡,他点头道:“是的,下官从往日的卷宗里查明了牛精的生平,对他此时会到哪里去,已然明了。”

    “是郭家村吧?”薛林直接给出了答案。

    牛精的生平,郭家村的美丽传说,他是从女鬼那了解的。

    鬼是因为怨念执念累计过多而产生,牛精现在变成牛鬼,能去地方不多,而郭家村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宋籍点了点头,说:“老前辈的想法和下官不谋而合,下官在斩妖司查过这牛精档案,除了郭家村,就只有魔头水神那了,魔头水神居住的地方,斩妖司探查了许多年,还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现下我们只有郭家村可以去。”

    ……

    郭家村离杭州府不远,它的隔壁是牛家村。

    村子被牛精屠杀过,但也有几个幸存者活了下来,他们在官府的帮助下,在破败的家园上建起了新居。

    无论曾经受过怎样的灾难,日子还是要过的。

    几十年过去,郭家村重新变得富足,人口也渐渐多了。

    薛林一行人是在子时时分,才到郭家村。

    而此时,夜深人静,家家户户都在梦乡里的时候,村口大柳树下,竟还有一个老人静静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天上的月亮。

    等到薛林一行四人一狐临近时,他才站起身,走过来道:“几位是路过此地的侠士吗?

    我们郭家村最近有些不太平,经常出现人口失踪的情况,这些失踪的人,最后都是在不远的阴荡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尸体上的伤口,不像一般的野兽所为,可能是山上的妖怪干的,我们村里的人向府城的斩妖司报案,只可惜那些妖怪很会躲藏,斩妖司的人来了几拨都没有找到。”

    听了老人的话,作为捕头的秦余,向薛林他们说道:“这位老人家说的不错,他们确实有到斩妖司来报道过,村民的尸体上也确实有妖气存在,只可惜我们兄弟去了几次,都一无所获。”

    “原来几位真是会捉妖的侠士啊。”

    老人这时候说道:“就在刚刚,阴荡山那边阴风阵阵,传来了一阵哞哞哞的牛叫声,这叫声很渗人,但我太熟了。

    大约在五十多年前,郭家村还是以前那个郭家村,我还是曾经那个牧童少年的时候,放过一头老黄牛。

    那老黄牛的哞哞声,正好和我在阴荡山听到的哞哞声是一个调子。

    老黄牛后来成精,杀光了那时的村民,村民里包括我的父母,我很想报仇,只可惜作为一个凡人,我什么也做不了。

    好在我人虽然老了,耳朵很好,依然记得那头老黄牛的叫声。

    他在阴荡山出现,或许和山上的那些妖怪有关联。

    如果几位侠士能替郭家村除了山上的妖怪和那头老黄牛,我们村的所有村民会一辈子感谢你们的。”

    薛林和宋籍凌非凡他们面面相觑,老人口中的黄牛,正是牛精没有错了。

    “一切都如师父和宋大人所料啊。”凌非凡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当然,越快越好,牛精原本是凝气七重的修为,现如今被秦余捕头一剑杀了后,成为牛鬼,修为大减,我们要在他成气候前,解决掉他,否则时机一过,杀他更难了。”

    宋籍摸了摸胡须说着,随后拱手向柳树下的老人家说道:“多谢老哥哥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消息。”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这没什么,回想起当年,是村子里的那些哥哥叔叔阿姨做的不对,可那黄牛也杀死了一些无辜的人,比如我的父母。

    他们无疑是好人,在阴荡山死去的村民里也有好人。

    而妖怪杀人,吸走他们的三魂七魄用来修行,修为提高就能活得更长,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后,他们或许还能被朝廷敕封为山河湖海的神明,到时候就不需要再拿人命来增进修行了。

    只是的话,我不甘心,好人的命,不该如此,那些吃人的妖怪,也不该如此啊。

    我只想要一个公道。”

    “老哥哥,不要激动,你先坐下。”宋籍拍了怕老人的肩膀。

    老人却道:“可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不能坐。”

    “阴荡山的那些妖怪很难找到,但听说山脚下有几家猎户,曾经被那些妖怪们抓去当奴隶,你们找到他们,或许能从他们口中知道妖怪们的藏身之所。”

    “这几家猎户我知道。”秦余道:“曾经我们斩妖司的同僚也找过他们,只可惜问了好几次,都不能从他们口中知道妖怪们的下落。”

    “说不定是因为山里有大妖,他们不敢说,怕被大妖杀死。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出发,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宋籍说了一句。

    随后,薛林一行人告别了老人。

    而老人依旧坐在大柳树下的椅子上,抬头看月亮,好像游戏里交代剧情的NPC。

    ……

    阴荡山,一个名字需要你字正腔圆才能读出来的大山。

    大山深处,藏着一个狭长逼仄的洞穴,一只蝙蝠从洞外飞进去,一进入,就有潮湿的感觉。

    洞穴颇深,一路上弯弯绕绕,向下飞了许久,才到达底部。

    这里别有洞天,里头的布置像一座宅院。

    此时,刚刚变成鬼的牛精,坐在一张石凳上。

    身侧,则站着一位红唇女子,正是火鬼王的手下,火凤使者。

    蝙蝠飞进来后,到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而后便又飞走了。

    红唇女子说道:“牛首领,他们已经到这边来了,你的人埋伏好没有,报仇的机会,可就只有这么一次啊。”

    牛精道:“当然好了,我还请来了盘踞在飞岩山的犀牛首领,他有筑基期的修为,而我这上上下下总共一百多的妖怪,他们的修为也都在凝气三重以上,有的都达到凝气五重了,只是我现在的状态很差,不能和你们并肩作战了。”

    红唇女子点点头,将怀里的盒子拿出来,说道:“菟丝草就在牛首领面前,此番,你们只要帮我抓住那个纯阳体质的男子,我就给你草。”

    牛精的眼睛亮起来,道:“此话当真?”

    红唇女子笑了笑,“当然真的,我们怎么说也算盟友。”

    盟友的话,王府时你为什么又袖手旁观……

    牛精白了她一眼,说道:“那个纯阳男子,自然可以给你们,不过我听说,他现在已经拜一个凝气五重的人为师,身边还有一个修为在筑基期的斩妖司捕头秦余,想要抓住这个纯阳男子,得想一个万全的办法。”

    红唇女子道:“万全的办法,我这里早就有了,不瞒牛首领,我的人就在那个人身边,而我已经在这阴荡山山脚下的村子里做下了记号,只要我埋伏在那人身边的内鬼看到了,她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到时候,等她把纯阳体质的人带过来,请你们的人能帮忙做好配合。”

    牛精大吃一惊道:“没想到,你们下手这么快,却不知道我们该怎么配合?你又是否清楚对方有多少人,实力怎么样?”

    “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十分有限,除了知道纯阳男子拜的师父修为在凝气五重外,就只知道一个秦余的修为在筑基期,其他就不清楚了。”

    “这已经很不错了,”

    “嗯。”

    红唇女子说:“人抓到了,那位凝气五重的人肯定要来抢夺,到时候,帮忙抵挡一阵,让我们的人,能够顺利回到地府就好了。”

    “好,没问题。我们的犀牛首领,筑基期修为,本来打算对付斩妖司的秦余,如今可以先帮你们挡住那个凝气五重的修行者。”

    牛精欣然应允。

    而与此同时,薛林一行人,已然来到阴荡山脚下的村子里。

    村子中,很多村民早已经入睡了,倒有一户人家,屋子中还亮着火光。

    薛林和宋籍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带着凌非凡他们走向那个屋子。

    而跟随在他们后面的小狐狸,看到路旁一根红色羽毛,心里砰砰砰直跳,因为这是凤凰的羽毛。

    屋子里有两个人。

    一个猎户打扮的男子,另外一个则是女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样子。

    那猎户一看到薛林他们进来,警惕道:“深更半夜,你们到我家里做什么?”

    带头的宋籍走上前,解释道:“我们是要上这阴荡山抓妖怪的,只是不知道妖怪们的洞府在什么位置,郭家村的一位老人家,说这里的猎户曾经去过他们那些妖怪的洞府,所以正好老哥你没睡,我们就过来问一下了。”

    猎户听到这句话,才放下警惕的心,但转念一想,却说道:“什么妖怪?我听不懂你们在胡说什么?这阴荡山,没有一个妖怪。”

    秦余皱紧眉头,道:“很多村民被妖怪害死,就在这阴荡山下发现的尸体,你还说没有妖怪吗?”

    猎户道:“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你们赶快走,快点离开我家,我娘子生了重病,明天我还要带她去城里看病呢,你们想要知道妖怪的位置,可以去其他地方问。不要影响我娘子休息。”

    “你娘子生病了?”

    薛林走到女子床前,打开法眼,见她身体里五脏六腑阳气亏损很严重,应该是被妖怪吸了的缘故,于是说道:“你娘子是不是招惹上什么妖邪了?”

    猎户死不承认,道:“没有,你别瞎看,我娘子只是普通的难受。”

    薛林道:“没事,我可以试一下的。”

    猎户大怒道:“什么,你连我娘子都想试?”

    床上的女子听到声音,惊醒过来,一睁开眼,见到薛林的样子时,眼前一亮,拉开丈夫,摆好了姿势,说道:“让他试,让他试……”

    “我是说帮你娘子治病,希望把她的病治好后,你能告诉我们妖怪们的洞穴在什么地方。”

    薛林满头黑线,有些无语,然后从怀里拿出一颗柳树种子,就是柳絮,种在了女子身上。

    随后掐指念诀。

    “木遁,寄生之术!”

    一瞬间,猎户屋子里绿光大盛。

    而与此同时,一直在门口踟蹰着要不要进来的小狐狸,突然走进来,咬了咬凌非凡的裤脚。

    凌非凡原本在认真看薛林的操作,这时低下头,看着狐狸,奇怪道:“二师妹,怎么了?”

    小狐狸别过头,说道:“师兄,你能陪我出去一下吗?”

    “当然可以了。”

    凌非凡跟着小狐狸离开了房间。

    “老前辈果然不同反响,这一手用来治疗的法术,本官从未听闻过。”

    “是啊,这位娘子身上的阳气,在老前辈的浇灌下,就像干渴的禾苗一样,开始得到滋润了。”

    房间里,秦余和宋籍都在认真看着薛林的操作,对小狐狸没有过多设防。

    时间过了一盏茶。

    突然,薛林的脑海里系统的声音响起。

    “叮,你的大弟子被妖怪绑架,遇到麻烦了,恭喜宿主得到系统奖励——”

    薛林看了看他,首先问道:“那你姐呢?”

    “嗯?师父您不对劲,先关心的人不应该是我吗?我才是您的大弟子呀。”

    谁娶了这样的姑娘,那就是倒八辈子的霉了。

    凌映雪若成为自己徒弟,定然要和他天天斗嘴。

    未来的葫芦观又要鸡犬不宁了。

    凌非凡有些惊讶,都快吃起亲姐姐的醋了。

    他继续说道:“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姐从小就有一种怪病,到了亥时(晚上九点),肚子就容易饿,此时是她的干饭时间,她正在厨房里倒腾呢。”

    想起凌映雪咻咻的铁拳,他感觉自己的腰快保不住了。

    记得小狐狸受制于那什么火凤使者,现在作为内鬼潜伏在自己身边,迟早要搞事的。

    日后,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不够她吃的。

    “对了师父,我差点忘了跟您说,我成功说服我姐,让她拜您为师了。

    凌非凡挠挠头,露出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

    只是没料到您刚刚还收了一个小狐狸,以后啊,她就是三师妹,我就是大师兄,嘿嘿,她虽然是我姐姐,但我们各论各的。

    师父你听了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兴奋,不用感谢我的,真的……”

    “师父,你也知道,那牛精,他一直馋我身子。”

    凌非凡,拥有百年难遇的纯阳体质,是水神和火鬼王都想得到的人。

    “哦,差点把这事情忘了。”

    薛林恍然,凌映雪除了力大无穷外,还有一个干饭王的称号。

阅读我的弟子们实在太孝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师兄很妖孽纯阳大道武侠之无尽恶人三寸人间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大奉打更人诛仙之仙剑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