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巫族交代她要,奉山的命她也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且剡王体内食髓蛊的禁制回到族中也会有人能解,到时候他必定逃脱不掉,所以才会朝着阿音他们下杀手,顺便掠夺密钥……” WWw.5Wx.ORG

    衡羽长老听着赫连霆的话,脸上已是寒霜一片。

    旁边有个中年男人开口:“少君,你说掠夺密钥,可密钥不是……”他看了眼云夙音,“密钥”明明在这里,奉山掠夺的又是什么,他满脸疑惑的问道,

    如果仅仅只是寻找密钥,何必偷偷摸摸,可与剡王合谋之人的行径却分明不是为着族中寻找,那人定然是生了私心,偷偷摸摸行事,对“密钥”肯定也没存着什么好意。

    他将剡王认出玉玦进而断定“密钥”身份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才又继续,

    “剡王当初是凭着那玉玦认出了密钥的身份,却不知道那玉玦本是阿音借给那丫头带的,他一直都以为阿音他们府中那丫环才是密钥。”

    “奉山套了剡王的话,再加上我和阿音他们故意误导,也一直都以为密钥另有其人。”

    “我敢打赌,我们落水之后,剡王和那个清姬恐怕都已经被人趁乱劫走了。”

    奉山怕剡王暴露秘密,又认定了清姬是“密钥”,所以两人一个绝不能活,另外一个也绝不能落在巫族手里,他必须得将他们劫走。

    赫连霆看着衡羽长老说道,“您也知道,这靠近码头的海域,早就已经没了暗礁,要不是有人动了手脚,船只不可能会出事,阿音他们也不可能会落水。”

    “还有那些海兽,要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怎么会那么疯狂?”

    巫族临海这边的确常年有海兽聚集,可是后来为着修建码头,族中特意猎杀过一次,后来更是在所有船只之上都是以熏制了驭兽香的木板建成,且过往船只都会以驭兽香开路。

    这海中海兽最为厌恶的就是驭兽香,且这么多年都从来没出过事情。

    偏偏这一次他带着云夙音他们回来时,就遇到了海兽发疯袭击船只,不仅如此,云夙音他们落水之后,就被海兽疯狂围攻,就好像两人身上被人动了手脚,那些驭兽香也全然没了用处一样。

    要说不是有人在中间搞鬼,他绝不相信。

    那满船的人中,唯独只有奉山才会起这种心思,也恨不得能将云夙音二人除之而后快。

    衡羽长老听着赫连霆的话,脸色也是不好起来,她看向面无表情的云夙音,沉声说道:“如果真的是奉山,族中绝对饶不了他。”

    “你放心,巫族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云夙音闻言淡“嗯”了一声,像是应承着衡羽长老的话,可是垂眸时,却是谁都没留意到她眼中闪过的杀意。

    早在君九渊落水,他们被海兽围攻之时,她就已经后悔了。

    后悔之前太过自信,总以为事事都在掌握之中,无论奉山用什么手段她都能应付得来,也后悔听了赫连霆的话,顾忌着巫族,顾忌着奉氏的喜恶,留着奉山这么个祸害。

    若她早在南越动手除了奉山,她和君九渊就不会险些命丧海兽之口。

    如果她早早弄死了奉山,又怎会给他机会出手伤了君九渊,以至于他毒素爆发。

    巫族如何,奉氏又能如何。

    哪比得上君九渊半点?

    巫族的交代,她要。

    奉山的命,她也要!

    他想过奉山可能会动手,或者是出手暗害云夙音他们,抢夺“密钥”,可怎么都没想到,那狗东西不仅想要云夙音的命,居然还想拿着那满船人的命给他们陪葬。

    衡羽长老神色一寒:“奉山?”

    “我在他脑子里看到了食髓蛊,有人借着食髓蛊给他下了禁制,关于密钥的事情还有与他合谋之人,剡王都说不出半个字来,可您也知道。”

    “奉山难道不知道密钥是谁?”

    赫连霆冷哼了一声:“知道奉氏可能存有私心,我哪敢让他知道真正的密钥是谁。”

    “定是他,是他在船上动了手脚,让得船身被海兽险些撞沉,事后更是推了君九渊他们掉进水里。”

    赫连霆认定了是奉山搞鬼,而且君九渊当时明明抓住了船杆,却突然落水,连他们想要拉一把都来不及,他分明看到当时是有人在他身后推了一把。

    赫连霆把他们一直瞒着奉山,且以清姬冒充“冬绥”误导奉山的事情告诉了几人,说完才又道,

    “幸好阿音他们当初机敏,察觉到奉山有所不对之后,便与我商议瞒着奉山,没将真正的密钥告诉他,否则他要是知道密钥就是阿音,还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咱们族中有本事下这种禁制,又能连我也解不开的,甚至还与南越皇族交好跟剡王走的极近的,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衡羽长老脸色沉厉了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剡王险些害死了“密钥”,更是因为族中居然有人敢背着圣巫之令行事,且她活了大半辈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

    “不仅如此,奉山还动用了黑巫一脉的禁术,用嗜血蛊吞噬外族之人的血气之力和生机,被我和阿音他们察觉到,他知道此次回到族中之后必定会受到惩戒。”

    换句话说,有人背叛了巫族,还对“密钥”生了觊觎之心。

    赫连霆继续说道:“奉山跟剡王一向交好,而且虽然有食髓蛊下的禁制,可我试探过剡王,十之八九让他寻找密钥的人就是奉山,甚至是奉氏一族的人。”

    云夙音闻言脸色就冷沉了下来,赫连霆更是阴沉着眼:“还不是奉山那个狗东西!”

    奉山之前一直忍着没动手,他就猜着他怕是会在船只靠岸时做点什么。

    赫连霆见衡羽长老看着他,怕她不信连忙急声及时说道:“衡羽长老有所不知,那奉山和阿音他们早就有仇,而且早在圣巫下令让父君派人去南越寻找密钥之前,奉氏那边就已经勾结南越剡王暗中搜寻密钥下落。”

    “剡王误以为阿音身边的婢女是密钥,曾在大晋对他们动手,强夺不成就想灭杀了密钥,只阿音他们命大才反杀了剡王,将他擒获后带来南越。”

阅读摄政王的神医狂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抗日之我是楚云飞特种兵之战神系统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史上最强太子爷抗战之红警无敌三国我在许都开酒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