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中途进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剑无尘嘿嘿一笑:“不能。” WWw.5Wx.ORG

    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没九进十三出就很客气了。”

    看着剑无尘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狗子觉得自己的系统生涯有点黑暗。

    那群狗管理,自己根本就搞不过他们好吧,一切费用窟窿只能自己来补!

    “所以你还欠我九十四万九千九百一十七个杀戮点!”

    这边剑无尘正兴高采烈的数着自己的钱财,准备收拾起来的时候。

    系统空间里,忽然下起了大雪,狗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老旧的破音响,放起了窦娥冤。

    那歌声,真是感天动地,鬼哭神嚎啊。

    “狗哥。”

    “干嘛?”

    狗子用它的狗爪子捂着狗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你放窦娥冤,唱什么白毛女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这是行为艺术!”

    狗子两只大眼睛一瞪:“不懂得欣赏你就别说话!”

    说完,狗子直接就抱着他的设备跑了。

    只是剑无尘怎么看都有种灰溜溜的落荒而逃的感觉。

    “老剑,咱们该撤了。”

    厉星晗坐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准备离开这里。

    剑无尘回了一句:“好。”

    然后赶忙把东西全都收起来,有用没用的全都带走,包括哪些乱七八糟的衣服。

    剑无尘的动作飞快,看得厉星晗都是一愣神:“我说老剑,你什么时候这么财迷了,什么都要?”

    “当然要了!”

    剑无尘摇头晃脑,一副我为你们着想的样子:“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啊。”

    “呵。”

    厉星晗轻笑一声,就是目光有些呆滞和不敢置信。

    这家伙,最近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厉星晗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她以前认识的剑无尘了,而是一个崭新的剑无尘。

    谢洋比较沉默,只是平静的看着,眼中光芒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收拾完毕的三人离开了此地,径直向着中央地区而去。

    既然是坐化之地,那么最终的陵寝,肯定也会坐落在这片土地的最中间的位置。

    然而等到剑无尘他们赶到的时候,这里早已经聚满了人。

    但是相比于刚进来的时候,那密密麻麻,摩肩接踵的场景,这里可就萧条多了。

    而场中的人,也发现了正在迅速接近的剑无尘三个,但是并没有人太过在意,只以为是一些和他们一样的普通弟子。

    只有极少数的人,记得他们几个也是带头进入了试炼之中的几个人之一。

    而各方的带头人物,也是表情各异。

    紫魔宗这边,到达的是梁山和梁川兄弟,梁山依旧是一个石头脸,硬邦邦的,但是眼底的那一抹惊喜之色却逃不过梁川的双眼。

    对于剑无尘,梁川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是也不会在大哥面前,在这种局势下,公然去和他对着干。

    那样无论是对自己,对大哥,还是对紫魔宗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梁川还是把自己的不爽压在心底,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狐狸。

    天方书院,依旧是一群儒生打扮的年轻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绕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少年,将他保护在周围,生怕他被人伤到了似的。

    上清宗方面,赫然竟是洛轻衣带队。

    此刻的洛轻衣除了面色略显苍白,也没有任何的异样。

    而圣刀门,则是已经像蜜蜂离巢一样,开始成群结队的嗡嗡说着什么东西,却并没有避开其他人的意思。

    “喂,就是那个家伙?”

    “没错,看着挺像的。”

    “瘦高个,带着剑,紫黑长袍的年轻人,紫魔宗,都对上了。”

    离着圣刀门近一点的人,听着他们都在那讨论着人长相与是不是的问题,都是一头雾水,这都在说什么呢?

    而圣刀门领头的,一个一身金甲的年轻人身边,站着的,赫然便是之前弃叶飞于不顾,独自逃走的项城!

    项城弯着腰走近年轻人的身边,低眉顺眼的说道:“项师兄,就是领头的那个。”

    这位被称为项师兄的年轻人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发出了一丝不满的冷哼生,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从头到尾看都没看过项城一眼。

    而项城却好似未觉,依旧陪笑着,轻声退后。

    远处,一路奔行的剑无尘三人,悄悄改变了方向,朝着紫魔宗的方向靠了过去。

    尽管以紫魔宗的风气来说,自己人不一定安全,但是在这种外敌环伺,一言不合就有可能打团战的情况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结果再差,也不过就是需要严加提防,不要挨了黑刀子。

    “师兄,你看。”

    谢洋忽然传音给剑无尘,指了指圣刀门的方向。

    剑无尘顺着谢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正躲在圣刀门人群中,只漏出了小半个身子的项城。

    虽然看不到具体的情况,但是剑无尘不用猜都知道,就那么个卑鄙小人,肯定是在圣刀门的弟子中大肆宣扬自己杀了叶飞的事情。

    远远看着那些圣刀门的弟子,一个个都有些安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以及各种仇视愤怒的目光,剑无尘就知道,那厮肯定也没少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剑无尘直接就说道:“小心圣刀门,上清宗也多注意些。”

    这一路走来,自己就得罪了这两家,可能上清宗更严重些,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

    谢洋没有回答,厉星晗就知道,剑无尘应该是对自己说的,便回了句:“明白了。”

    而就在几人距离紫魔宗的队伍越来越近的时候,圣刀门方向,终于有人出手了!

    一道金色的刀芒横穿数十米,直直朝着剑无尘劈了过去。

    剑无尘眼神一凝,一道寒冰掌轰然击出,直接就将那道刀芒打的粉碎,两相抵消了。

    “背后偷袭,不是君子所为吧!”

    剑无尘直接高声大喝一句,声音扩散到了全场。

    “哼。”

    一道冰冷而充满杀机的声音接踵而来:“对付你,还用得着什么君子行径吗?”

    发声的,便是圣刀门为首的那位项师兄。

    此刻的他依旧笔直的站在原地,背后的刀也未曾拔出,只有那掌间依旧在明灭不定的真气,还有不停吞吐的一股刀气,证明刚刚是他打出了那一击。

    在场众人无不震惊,此人用掌刀竟也能够发挥出如此威力,当真是不可小觑啊!

    天方书院,那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跟旁边的人说道:“修为不错,走的是霸道的路子,倒是能与我不相伯仲了。”

    旁边的弟子见少年与他说话,受宠若惊一般,一脸激动的说道:“他那微弱修为,怎能与小师叔匹敌。”

    “那不一样。”

    少年摇摇头:“我年纪太小了,与他们相比,难免积累不足。”

    “我境界虽高,但境界高只能逞一时之威,实力才是根本。”

    “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啊。”

    说到这,少年不禁一阵感叹。

    两人说的声音都不大,场上又都被剑无尘等人和圣刀门的交手吸引了关注,也没人发现他们俩的一番讨论。

    真要是被人听去了,没有眼力的人怕是只会把这当成个笑话。

    而有境界,眼力又够高的人,怕是就会盯上这个天方书院的小师叔了。

    如此年纪,就能这么淡然的说出与这个年龄完全不符的老成之言,足以别人高看他一眼了。

    而此刻,剑无尘已经有些生气了。

    那个圣刀门的领头大哥是什么情况,怎么对我就不能君子了?

    就因为老子杀了你们一个师兄弟,或者因为老子是魔门弟子?

    不行,剑无尘越想越亏,这厮分明是暗地里损了自己一通啊。

    直接回应道:“你个金王霸,带着一窝银王霸,真就以为自己能成霸王了!”

    这下,剑无尘是真的把圣刀门的人,从上到下给彻彻底底的激怒了。

    “也就是说,八方乘风的融会贯通,是一百万灵石对吧。”

    “嗯。”

    剑无尘冷冷一笑:“给钱!”

    “之前还欠你九十九个杀戮点,刚刚又杀了……杀了多少个来着?”

    剑无尘赶忙回头数了一下:“杀了十六个,就是还差八十三个杀戮点。”

    “那你之前说过,自行收录的功法费用减半,那也就是五十万灵石。”

    剑无尘的大脑此刻像上了发条似的,极度冷静并且飞快的运转着: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狗子身上裹着一块满是补丁的破布,嘴前边放着一个破碗,凄厉的歌唱着。

    狗子的目光渐渐变得呆滞,狗尾巴不知何时已经拖在了地上,嘴里不停的叨咕着:“九十五万……九十五万……”

    狗子万万没想到,这个狗宿主居然发现了管理员的贪墨!

    狗子耷拉着一张狗脸,苦涩的说道。

    一想到自己就要背负九十五万的巨额负债,狗子忽然就想哭了。

    “我能说不嘛?”

    “天地玄黄,百倍上涨。”

    狗子的话里话外是充满了轻松,没了一百万杀戮值的负债,就是爽啊!

    “一点杀戮值等于十块灵石,那五十万灵石也就只是五万杀戮值而已!”

    “也就是说,你还欠我九十五万杀戮值!”

阅读剑宗都是莽出来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先生你是谁武破九荒灵破苍穹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人族老祖宗洪荒之开局无限进化值诅咒之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