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气 第八十一章: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宋涛早就已经认真算过了,树冠之上一共有二十尊傀儡,减去已经上去的十数人,此刻不多不少还剩下一尊丹炉,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机会!

    反正虽然傀儡看得到自己,但是其他修士看不到啊,只要让这些家伙帮他吸引吸引火力,但时候他黄雀在后,一举抢下最后一尊丹炉,这些家伙就吃他的后尘去吧!

    只是可惜这些家伙,拼死拼活,抗天雷,吐血的,最后为他做了嫁衣,特别是最开始上去的两个家伙,元神都受伤不浅吧,估计以后修行弊端都不小,但是有必要吗?

    这也是傀儡完完全全造成不了一点实质伤害,只能伤到元神的原因。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笔直地朝着宋涛身边一位略高过他的人而去,如同藤蔓蜿蜒绕生,空气中噼里啪啦响动不止!

    “啊!~”那人被天雷击中,惨叫一声!

    “就是现在!”宋涛借着这人被雷霆击中傀儡来不及挥出第二下的时刻,手臂之上用力一撑,脚尖极力一踩,甚至还甩出数道符箓法宝,身形极速向上一跃!

    宋涛才不在意众人将他的无视,笑意深浓,得意洋洋,先是站在树冠边角低头看了看下方还在努力奋斗的众人,面色嘲讽,又看了一眼那尊魁梧傀儡,极其富有风度地作揖行礼,然后大袖一挥,自信满满地走向剩下的最后一尊炼丹炉!

    但是紧接着他就傻眼了,只见最后一个炼丹炉工作台之上空无一物,甚至连草药都少了不少!

    宋涛挠挠脑袋,一脸疑惑,“我......我的炼丹炉呢?” WWw.5Wx.ORG

    没有人回答他,甚至没有看他一眼,所有人都自顾自地炼制丹药,心无旁骛。

    宋涛慌忙地四处寻找,结果在旁边看到一鼎破碎的丹炉,碎片散落一地!

    他赶紧跑过去,双手捧起丹炉碎片,悲痛欲绝道:“哪个天杀的?不会炼丹参加什么丹魂测试啊?!”

    说着说着居然还痛哭流涕起来,哭成一个泪人,伤心难过不已!

    张缘一暗自长呼了一口气,幸好对面没有大动干戈,不然有的好受的。

    随后他又在耳边施展一道简易道法,将外界的干扰隔绝在外!

    程玉树看着哭哭啼啼的宋涛,哈哈大笑,取笑道:“这个家伙真的是倒霉透了啊,机关算尽最后还是逃不过天意弄人啊!”

    冯元德则是一脸嫌弃,厌恶道:“菊麟宋氏子弟,早些年祖上还是很有能耐的,一穷二白打下来的法袍江山,往后却是越来越不行了,特别是这一代家主,完完全全懈怠了,对于弟子宠溺至极,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原本是一个稍微打点就可以一劳永逸的大好局面,如今还硬是闹了几出死里逃生的糟心事!险些一蹶不振!”

    程玉树表示赞同,点点头道:“可不是嘛,最好笑的是家族里面走出险境之后,在那家伙的大肆宣扬之下,还都以为是这个废物家主的功劳,各个顶礼膜拜,三句两句就是中兴之主,家族之光!”

    冯元德叹了一口气,“唉,估计要不了多久,菊麟宋氏炼制的法袍就要被其他家伙顶替了,也是一件遗憾事!”

    程玉树眼前一亮,“那我找机会多去屯点法袍来!”

    不过马上就无奈地摇摇头,自个现在邋遢落魄,肚子空空,钱囊空空,哪来的钱发这笔财啊,还是安于现状无忧无虑来的好啊。

    钱财这个东西,稍稍上点心,就成奴隶了。

    树冠之上,宋涛跪倒在地,大声哭泣,伤心难过,哭声惨烈!

    其余人还好,毕竟各个炼丹之时本就要隔绝外界的一切干扰,对于宋涛的一切反应基本没有感觉,但是那位最先登顶的蔚蓝长袍的弄潮儿就不愿意了。

    他本就不太喜欢被人打扰,又见不得一个大老爷们的哭哭啼啼,更是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个家伙,主动委曲求全自己,隔绝外界,听着宋涛的哭声简直心烦意乱!

    他放下手中的书,嫌弃地看着宋涛说道:“那边那位小鬼头,小声点,能不能别像个小娘们一样,烦也不烦?”

    宋涛瞄了他一眼,带着哭腔道:“你管我啊!”

    他本就娇生惯养习惯了,寻常自己难过了家族里的长辈就跟天塌下来一样,连忙过来来哄他,他也习惯用眼泪博取同情,哪里还会有人来警告他哭声太响了啊,被那人这么一下,只觉更加委屈,恨不得所有人都来安慰他,哭声更加响烈!

    蔚蓝长袍男子,微微皱眉,明显有些不悦了。

    但凡是修真问道者,哪个不是摸爬滚打,死死生生里熬出来的,就算是大家族世家又有几个能够保证一路无碍。

    修行本就是逆天之行,是要与天地,与其他修士,夺取那一点点的机会、命数、大道契机的,但是如今很多家族宗门,安于现状,不仅不思进取,还将下面子嗣养得娇声娇气,性子脾气都极差,受不了半点委屈,琉璃心,一触即碎。

    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但是偏偏要装出那副样子来,无他,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嘛!

    但是他偏偏就极其瞧不起这样的修士,既然喜欢装可怜,那好,我也不惯着你,也让你知道知道修士道路上的坎坷曲折、明白明白什么叫社会的毒打!

    一抹蔚蓝的光晕一闪而瞬,那男子一步跨出,瞬间来到宋涛的身旁,掐着他的脖子,如同抓起一只小鸡仔,一把拎起!

    宋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泪鼻涕哗啦啦在空中甩出一道弧线,眼神惊恐!

    “叫你哭!”蔚蓝长袍男子,手臂一挥,一把将宋涛丢掷出去,去势之猛,如同陨石!

    其间还被傀儡误以为又是一个妄图飞行的家伙,一道雷霆劈过去!

    “啊!”宋涛在空中惨叫一声,飞向远方!

    蔚蓝长袍男子收拾完宋涛,重新回到原处,盘腿念书,若无其事!

    整个过程也就发生在一刹那,虽然声势很大,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众人丝毫!

    程玉树拍手叫好,“干得漂亮!”

    要不是离着太远,连他都要忍不住出手了,这样的废物,真是看着糟心透了!

    但时候指不定又要在书院大喊大叫,说书院弟子无故打人之类的废话,最好还要拉上一帮人来,成群结对,各个大义凛然,一身正气,摆出一副要帮助书院整肃门风的架势,实在不济还要联系联系家族之内的长辈,来掰掰道理,反正是穿着裤子拉屎,一屁股的烂账。

    不过他大可试试,看看书院上面会不会理会这样的无理取闹,这些年来像他这样的豪门子弟,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了,看看是他们“整肃”书院门风,还是书院“指正”他们家风!

    特别是此次出手的还是弄潮儿,弄潮儿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在书院决策权力仅次于山长,断案能力第一,审判惩戒权力仅次于执教堂,一旦涉事不论是学生还是夫子,都要严格接受查处,违令者就地拿下!

    弄潮儿的权力之大可想而知!

    他叫宋涛,来自北燕一个古老的家族,菊麟宋氏,虽然宋氏比不上九门四姓的大家族,但是也算是赫赫有名了。

    宋氏最出名的就是掌握着一门流传上千年的法袍炼制独门手法,所炼制的法袍品秩极高,而且种类多种多样,不仅仅是北燕了,就是整个七星大陆那都是鼎鼎有名的。

    只要不是乾元镜的修士主动窥探,没有人能够发现法袍底下之人。

    唉,也是,毕竟不是所有家族都像他宋家一般护犊子,出门在外还要拼尽全力去搏一搏那份机缘,用他们家主的话来说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祖业,不拿来爱惜晚辈,那拿来干什么啊?留着带到棺材板里去啊!”

    一想到这里,宋涛就无比激动,喜悦之情充斥整个大脑,离树冠只有咫尺之遥,胜利尽在眼前了。

    每年光是最普通的法袍那都是数以百万记,而高阶的法袍更是被无数修士抢破头皮互相“厮杀”。

    宋涛此刻身上所笼罩的法袍就是家族害怕他在书院里有什么不测,特意为他炼制而出。

    “轰!”宋涛落地,声势极大,震起大片的尘埃!

    所有还在炼丹之人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低头炼起丹药来。

    宋涛其实几次尝试,想要浑水摸鱼,偷偷溜上树冠,结果这个只有晖阳境的傀儡竟然每次都将他劈下来,搞得他也是一头雾水。

    这也怨不得宋涛,这尊傀儡本身就比较特殊,虽然傀儡配有两对眼睛,但其实傀儡并没有视力,全凭自身的感知能力窥探,而且窥探的可不是什么灵力大小,而是一个人的元神。

    这样既避免了被傀儡劈中的可能性,也可以让他趁机快速登上树冠!

    一个修士可以隐藏自身的灵力波动,可以隐匿身形,但是无论如何无法掩盖自身的元神,因为这是生命的象征,是一个人存活的证明。

    不过好在宋涛也不是一个傻子,自从发现这具傀儡枪打出头鸟的特性之后,他就一直伺机而动,隐藏在第一第二的身边,永远不做第一,但是也永远不落后。

    就在张缘一快要结束提炼药材的时候,又有数位学生弟子从树下爬了上来,树冠上的丹炉逐渐被多人所占据,所剩已经为数不多,只有寥寥几尊。

    树冠之下,有一位修士身上披着一件透明法袍,法袍盖过头顶,整个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消失不见。

    法袍名叫溧水,乃是用北境之内丈雪八爪鱼的皮质,加上宋氏的独门秘法所炼化而成。

    不仅仅防御能力极强,更为重要的是法袍的隐匿遁行手段天下一绝。

阅读雪夜歌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师兄很妖孽纯阳大道羽衣传洪荒之太清问道永恒圣王边缘人物她重生了寻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