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还车【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一辆熟悉的奥迪缓缓停靠在她面前的路边, 谢辞打开车门下来。

    许呦接下他抛过来的钥匙。

    “你怎么一个人?”他轻松地和她打着招呼。

    过了会,许呦应道:“好, 麻烦你了。” WWw.5Wx.ORG

    他其实不想这么直白又贪婪地看着许呦,可就是鬼使神差地错不开视线。

    她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裙,头发散下来,脸上素净如初,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

    许呦站起身,缓和一时间僵住的气氛,“你打算怎么回去。”

    他还是高高瘦瘦,和回忆中如出一辙,甚至能合上所有细节。

    她心中腾然升起一股莫名的酸楚。

    时间果然是最好的疗伤药。

    不论当初如何痛到骨子里,都能轻描淡写地把伤痕抹平。

    ---

    “和好了?”庞峰倚在门上,双手环绕抱在胸前,“今晚去见那个折腾了你几年的前女友了?”

    庞峰是他这几年认识的朋友之一,算不上凌晨一起混迹在酒吧的狐朋狗友。他是谢辞叔叔那边的人,知道他家里事。

    谢辞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眼睛望着天花板,也不回答。

    庞峰一人在旁边自言自语,有些恨铁不成钢,“还有完没完,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纠结的,我是不知道人家还记不记得你,但是你这样子,偷偷摸摸惦记着别人,又不敢开口说,还是不是个男的了?”

    耳边叽叽喳喳,搅得他心里烦乱。谢辞摸索着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用唇衔住,吸了两口。

    烟草从肺里溜了一圈,从嘴里喷出来。

    “现在别跟我说话,很吵。”

    谢辞又抽了几根烟,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她。

    “你回家了吗?”

    “嗯。”

    “你...”谢辞捏扁手边纸杯,“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吃顿饭。”

    “好。”她答应。

    “嗯,那...再见,你早点睡。”他也不知道该多说什么。

    “晚安。”

    电话一挂,庞峰在一旁鼓掌,“谢辞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应该去浴室对着镜子打电话。”

    “这样你就会发现,你刚刚有多别扭,脸红的样子瞬间年轻了十岁大概。”

    谢辞微恼,把手机扔到一边,“滚。”

    看谢辞表面不耐烦,其实眼里压根掩不住的欢喜,庞峰挺羡慕地说,“看来是真喜欢啊,恭喜恭喜,不过那姑娘也是倒霉,怎么兜兜转转这么久,最后还是碰上你了呢。”

    谢辞心情好,不在意庞峰是不是损他,“你也去找一个呗。”

    “那还是算了,我还想多流连花丛,享受人间乐趣。”

    ---

    晚上等尤乐乐回来,许呦坐在床边慢慢削梨,把重遇谢辞的事情跟她说了。

    尤乐乐果然很激动,“天啊,你们怎么这么有缘份?”

    “啊...你不早点告诉我,不然我去修车厂的时候,就会好好看看你初恋长什么样了!”

    “你觉得这是好事吗?”许呦问。

    “当然是好事。”

    这么多年,许呦其实早就无望,只是前几天偶尔和朋友又提了几句,但是真的没有想过还会遇上谢辞。

    她默默叹息了一声。

    余乐乐看她的样子,半开玩笑地说,“平平淡淡不是福你知道吗,本来人生就短,当然要和爱的人轰轰烈烈地过才有意义。”

    许呦问:“谁跟你说我还喜欢谢辞?”

    “你自己说这么多年忘记不了,不就是还喜欢吗?”尤乐乐不以为意的样子谈道,“那你也确实喜欢不上别人了呀。”

    ---

    生活还是要继续过,风花雪月不过是眼前一阵云烟。

    当记者很累,时间也过得飞快,整天的工作就是“找选题”、“现场采访”、“找话题”、“写稿子”、“去前线”。

    办公室所有人都很忙,但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许呦,你没事吧?”

    李正安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走神想什么呢?”

    他端着一杯咖啡,路过许呦工作的地方。坐在许呦对面的张莉莉抬头,笑着说了一句,“她走神一上午了。”

    “这么闲,你们成稿了?”李正安问。

    张莉莉:“给主编在审,过了应该就能交编辑部了。”

    “效率挺高啊。”

    “托许呦的福。”

    听他们闲聊,许呦低头,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板感冒药。她抠了两粒胶囊,拿起一边的玻璃杯,混着水吞到喉咙里。

    不知道怎么,可能是吹空调受了冻,今天才发作。

    她今天早上起床就感觉头痛欲裂,尤乐乐给她温度计量了量,发低烧。

    靠在一旁的李正安看许呦脸色不好,有些担忧地问,“你感冒了,去不去挂水,身体不好别硬撑,跟主编请半天假。”

    对他的关心,许呦摇摇头,连眼睛都懒得抬。

    张莉莉看了这一幕直发笑,也笑了出来,她笑着问李正安,“你这么闲的,帮忙写写稿子呗,我俩手里还有个贫困大学生的没写呢。”

    “我看着就这么像个冤大头?”李正安笑着调侃自己。

    他意有所指。

    张莉莉心里感叹,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可惜又是一场单相思。

    其实和许呦一起工作这段时间,张莉莉发现这姑娘有点别样意义上的性冷淡。就是,根本不是单纯的对男人没感觉,而是完全懒得去接受别人。

    其实许呦长了一副柔和好看的五官,身边也不乏追求者。

    拿李正安举例。他长相很端正,人也温和,在这一行干了许久,关系网很多,听说也是个富二代。当时一进新闻社,李正安便频频对许呦有意无意示好,奈何女方一直不接受不回应。

    本来郎才女貌,一段姻缘佳话。到头来还是没成。

    中午在食堂吃饭,许呦随便端了一碗汤面,也不是很吃得下。

    她正拿着调羹喝汤,面前突然坐下一个人。许呦抬头,是一个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叫范琪,和许呦一个学校出来的。不过范琪是本科毕业就进了新闻社,算是刚入行,和她也不是一个部门,算她半个师妹。

    “学姐。”范琪满脸难过地喊她。

    许呦嗯了一声,“又被骂了?”

    看她表情,许呦就大概猜到了。

    范琪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她吃了两口饭,委屈地说:“我真是后悔当编辑了。”

    “怎么了?”

    “学姐,我太累了,想辞职了。”

    打开了话匣子,范琪开始滔滔不绝地诉苦,“每天要收好多稿子,安排版面,安排头条,帮记者的稿子修改标题。你们记者不用坐班,时间自己掌握,来去又自由,可是我们每次都是你们交稿才能开始工作,下班一天比一天晚,昨天加班到凌晨,今天早上又被主编骂了,我真后悔没去考研,读书比上班好太多了。”

    听范琪的抱怨,许呦想到了自己实习的时光。大概也和现在这个小姑娘差不多,因为太忙了,早餐随便对付,中餐在小摊点吃碗炒饭或一碗水饺。很长一段时间,晚餐方便面就是主食,用开水一泡,一次两包,差不多饱了。

    许呦安慰她,“万事开头难,做什么都要坚持。”

    “很多话我已经跟你说了很多遍了,你自己应该记住。哪里的太阳都晒人,任何职业外人看到的永远只有光鲜的一面,其实内里的黑暗和劳苦,无人知晓而已。”

    她点到为止便不再说。

    站在办公室的百叶窗旁,透过层层缝隙,往下看车水马龙。许呦走起神,想起刚刚范琪问她的话。

    “你为什么当初要当记者?”

    为什么要当记者。

    记者这种特殊的职业。

    也许是一时冲动,可是这个职业的确给她想要的很多东西。

    尽管困难很多,但她能在工作里得到更多的乐趣。

    成天奔波来去,了解社会百态。虽然很累,但那种对生活的把握态度,精神上的富足感,都是其他不能比拟的。

    越接触,她就越佩服一些有情怀的老记者。许呦从不后悔自己所有的决定,做记者这两年,她看了很多,听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人,学会怎么和陌生人沟通。

    虽然时常奔波,深度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才是她最有成就感也是最开心的的时候。

    --

    过了几天,许呦接到电话,尤乐乐咖啡厅举办的七夕初恋活动没想到出乎意料地成功。

    最后获得咖啡厅七夕主题奖品的是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彼此皆是对方初恋。

    在尤乐乐再三强调之下,许呦下了班,车子绕了个道,停在咖啡馆旁。

    咖啡馆紫色风铃响起,许呦推门进去,尤乐乐还坐在高脚凳上,和那对新婚夫妻聊得不亦乐乎。

    人年纪越大,看着身边人起起伏伏分分合合,波澜经历地多了,对感情也就淡了。所以喜欢听这种从一而终的美好感情。

    尤乐乐拉着许呦坐下,对那个年轻女孩说,“这是我朋友,你跟她的经历太像了。”

    “真的吗?”

    尤乐乐迫不及待地点头,“我朋友高中也是学霸,她初恋也和你老公差不多的类型。”

    许呦愣住。

    面前的女人个子娇小,满脸幸福地依偎在旁边男人身上。她抬头看了那男人一眼,“这么巧啊,不过我老公上高中的时候可混了,是我们班上最捣蛋的男生,他有时候还总欺负我,老师都管不住他。”

    听到这话,许呦不知想到了什么,也微微笑起来,“他也是。”

    “你初恋吗?”

    “嗯。”

    “那就巧了,我老公也是我初恋,不过我们高中毕业就分手了,他去当兵,一直没跟我联系,去年才退伍回来。”女人虽然嗔怪着,脸上幸福的笑意依旧很美。

    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手机收到谢辞发来的消息。

    【晚上有时间吗】

    许呦手指顿了顿。

    女人想起往事,眼角温柔地皱起来,“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我这么好一颗大白菜就被这个猪拱了。”

    一直未说话的男人瞟了自己妻子一眼,“你是小猪。”

    许呦回完消息,把手机收起来,抬头问,“你等了他多久?”

    “等他?”女人想了想,笑着说,“其实我没有刻意等他,只是后来喜欢不上别人了,就干脆没谈恋爱。”

    许呦默然。

    说完,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握住自己老公的手,看着许呦说,“不知道你会不会有我这种感受,其实你认真谈过一段感情,最后分手了,一般你都很难再去喜欢别人,也不想再去了解。”

    许呦听得心一震。

    “就好比你一篇文章写完了,但老师说你字迹潦草,让你把作业撕了重写一遍。虽然你记得开头和内容,但你应该也会懒得写,因为一篇文章已经花光了你所有精力,明明只差一个结尾,却要从头来过,肯定会很不甘心吧。我看网上有人这么比喻过,所以记得很深,因为我就是这么执著的人。”

    明明只差一个结尾,却要重新来过,肯定会不甘心吧。

    ---

    谢辞开车来接许呦,他一路都没有说话。

    等红绿灯间隙,他有意无意地通过后视镜瞟了一眼她。许呦把车窗降下,迎面的风吹动着她柔软的发。

    谢辞问,“你想吃什么?”

    她大概没听见。车窗开着,风声灌进耳朵,谢辞刻意放慢了车速,又问,“许呦,晚上想吃什么?”

    这次他声音大了一点,许呦这才回过神。

    最后他们去吃的是日本料理,饭桌上,两人基本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都是琐事日常,不涉及往事的雷区。

    她想喝酒,谢辞就陪着。

    到后面,许呦似乎是饿了,只顾着吃东西,偶尔说两句话。说的大多都是中规中矩的话,并没有越界。

    吃完饭已经八点多,他们走出餐厅。

    “你明天有事吗?”谢辞问她,“我开车送你回去?”

    “我们走走吧。”许呦说完,转过身,沿着停车位置的反方向走去。

    夜风渐凉。

    许呦头有些晕,刚刚喝的酒,后劲很大。她穿着碎花的波西米亚的背心长裙,赤.裸着双臂。脚上穿着凉鞋,脚趾干净,没有涂任何颜色的指甲油。

    路过一家商场,人流进进出出。

    “谢辞。”她突然喊他。

    “怎么?”

    “你离开临市之后,还回去过吗?”

    她突然提问,让人猝不及防。谢辞默了半晌,才说 ,“回去过。”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许呦觉得自己有点醉意。她停下脚步,看他。

    谢辞这才发现许呦颧骨很红,是上头的表现。他趁机低头,又仔细瞧了她两眼,小心翼翼地问:“许呦,你醉了?”

    商场里放起流行乐团的歌,重重的节怕,一下一下像直接敲在心脏上。

    头顶的广告灯牌换了一面,正当红的女星手举在脸边,无名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

    “谢辞,你很无所谓吗?”许呦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原来当着他的面,这么坦坦荡荡提起往事,是这种感觉。

    谢辞笑不下去了。

    许呦眼睛红了,“谢辞,你当初不是说,死也不会跟我分手吗?”

    死也不分手。

    这句话听在谢辞耳里,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他知道自己太自私,或者太贪婪。

    开始他见到她,觉得让许呦原谅自己,两人能成为朋友,偶尔往来就已经满足。其他的他有自知之明,也不去奢望。

    而到如今,谢辞内心又开始挣扎...

    “你自己说的,死也不跟我分手,后来还不是自己说走就走了。”她又重复了一遍,仍旧哽咽着。

    连一句多的话都没有,就这么消失在她生活里。

    大概真的是醉得一塌糊涂了吧,许呦感觉眼泪忍不住,怎么都忍不住在往外涌。

    谢辞被突如其来的诘难弄得手足无措,“对不起,那时候我家里出了点事。”

    过了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次打架也是,你自己一走了之也是,你有事能不能直接告诉我?”

    谢辞陷入短暂的沉默,“当初是我错了,对不起,许呦。”

    “对不起许呦,都是我的错。”他又重复了一次。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来找我?”她追问。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谢辞的心脏一点一点加速。

    她是醉了,大脑反应迟缓。听了这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默默不作声。

    “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谢辞说。这么多年没哄过女人,他没一点经验,实在是笨拙,只剩下最纯真的本能,“我不会让你难过了。”

    她背对着他站着,抱着双臂,似乎是冷了。谢辞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们认识的一开始,你强迫我干了很多我不喜欢的事。”

    许呦头低着,没有开场白,就像开始自言自语。

    “我看到你打架,你很凶,所以我很怕你,也不想惹你。我知道我们是不同的,所以我尽量不跟你接触。可是后来你对我的好,我也都记着,你在停车场来找我,陪我回去看外婆,跑到我楼下给我送糖。我觉得你很笨,但是又过得很快乐,和我完全相反。你总是喜欢在我面前自信满满地做很多事情,却都失败了。你拧紧我的水杯,我故意装不知道。你跟我回家,我也装不知道。你上课偷看我,拿走我用过的笔藏起来,我都装作不知道。”

    后边的话,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已经软了声调。

    过去发生的一点一滴,被一点点回忆起,心脏还是会一抽一抽地痛。

    还记得有次和尤乐乐吃饭,两个人谈起高中的时光。尤乐乐讲到自己的教导主任,班级里调皮的男生,还有总是喜欢在课上讲大道理的班主任。她说的哈哈大笑。

    许呦静静地听。

    “许呦.....我现在可能是大了,越来越喜欢回忆过去了,我觉得高中生活特别美好,虽然天天都累,但是那时候感觉做什么事都是值得的。”尤乐乐边笑边叹息。

    “嗯。”

    她说,“而且那时候的男生,虽然都幼稚,但是也单纯,喜欢谁就一心一意对谁好。”

    “不过,好像小女生都比较喜欢痞一点的男生。我也喜欢过,但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痞子是种气质,没有那种调调,就是无赖。”

    于是,许呦突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十七八岁。

    闷热的午后,慵懒的蝉鸣声,趴在桌上睡觉的少年。

    旁边的教室,还时不时会传来朗读的声音,窗外的树叶比阳光茂盛。

    那时候,许呦晚上在学校食堂吃饭。

    他们还没分班。她每次吃完饭,散步回教学楼。他都刚好打完篮球,和朋友一起上楼。谢辞身边总是过分热闹,围绕着一大群人。楼梯很宽,许呦走左边,他们走右边。谢辞抱着一个篮球,和别人话说着说着就靠近她。余光瞟她,她故意看不见。

    偶尔几天,许呦故意多绕了几圈路,故意避开他们再回教学楼。谢辞总会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背后是金灿灿的晚霞,他一脸痞笑冲她吹口哨。这时候走廊站着的其他男生,都会跟着起哄大笑。

    许呦想起他笑的模样。

    眉峰微挑,唇角深深陷进去。黑漆的眼睛很亮,孩子气又迷人。

    “后来,我觉得你可能有点可爱,虽然总是插科打诨假不正经。不过那时候的我总觉得你太幼稚,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年纪也小,除了学习什么都不懂。我不是很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可能也让你对我们的感情产生过怀疑。你有你的骄傲,我也有我的自尊。你并不是无怨无恨,我也不是无悲无喜。”

    许呦低着头,他看到她好像哭了。

    她默默不说话,头也不抬,眼泪还在一滴滴地砸下来。

    谢辞盯着自己的鞋不语,感觉心都被人捏在手里,再揉烂。

    她是善良的审判者。

    而他在被凌迟。

    “你的过去,我一点都不同情,也不怜悯,因为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不管以后你是辉煌还是堕落,我都祝福你。你所有的选择我都尊重,只是。”

    谢辞艰涩开口,“许呦.....”

    “你总是用你觉得对的方式来对待我,但是全都不是我想要的。”

    几秒之后。

    “喂,谢辞,我是许呦。”

    谢辞立刻回答,“修好了。”

    许呦焦距定在自己的影子上,听到询问, 片刻之后才抬头,“我刚刚出差回来。”

    “哦...”谢辞本能地站直,不说话了, 可能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知道。”谢辞低低回答。

    “嗯。”

    “什么?”他看得太入神,没反应过来许呦说了什么,依旧愣愣地看着她。

    夜风把她的裙摆刮地往后掠。许呦看着重逢后的寡言少语的谢辞。

    她说:“你在哪,我去取吧。”

    “不用。”谢辞说, “这么晚了, 我把车开去你那。”

    十几分钟后。

    他们生疏的仿佛只是最普通不过的朋友, 客套来去,都拿着厚厚的盔甲保护自己。

    谢辞沉默半晌,“哪里见。”

    她坐在长椅上, 对着面前的那棵树发了会呆。直到腿被路过的小朋友不小心绊了一下, 才回过神。

    许呦慢半拍地拿起手机, 轻轻咳嗽几声, 把嗓音调整到正常,然后拨出一个号码。她眼睛看着路边的路灯柱,等那边接起来。

    “...你”那边声音迟疑, 语气里有些犹豫,“你找我有事吗?”

    许呦问:“我的车你修好了吗。”

阅读她的小梨涡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末世林满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旷野里的星校草他超可爱唇枪巅峰官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