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重逢【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许呦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所以她说,“我明天要出差了,你晚饭自己解决。” WWw.5Wx.ORG

    “又要出差?!”

    尤乐乐听到噩耗一般倒在床上,仰天叹息,“你们新闻社怎么这么忙啊,三天两头地出差......”

    要是论感情经历,尤乐乐绝对比许呦丰富太多, 可是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真的没有。她忽然想起什么似得,恍然大悟状:“我就说追你的人也不少啊, 都没看你没谈恋爱呢,不会是这么多年忘不了那个人吧?”

    尤乐乐看许呦工作地这么认真,识相地没再继续打扰。她在床上滚了个圈,拿起手机和男朋友聊微信。

    这边,许呦忙了半天,才发觉肚子有些饿。

    “我去厨房下点面条,你吃吗?”她合上电脑起身,转头问尤乐乐。

    尤乐乐放了手机,靠在流里台边上,观察许呦细细地切葱。

    得了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葱花鸡蛋面?”

    “嗯。”

    “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尤乐乐嘿嘿笑了一声,“你这手艺,以后老公有福了啊。”

    旁边锅的水开始咕噜咕噜冒泡,许呦分出神看了一眼,吩咐道:“把挂面下进去。”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尤乐乐送了一筷子面进口里,被烫地口齿不清:“嘶,有没有醋?”

    许呦讲手边的醋递给她,“后天吧,我开车去,不远。”

    “你车上次不是有点问题吗,修好了吗?”

    “没事。”许呦三两下先吃完,起身收拾好碗筷,“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吃完放到桌上,明天我起来收拾。”

    “等会儿,等会儿!”尤乐乐喊住许呦,“话没跟你讲完呢!”

    “什么事?”

    尤乐乐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这几年不交男朋友是不是因为忘不了你初恋啊?”

    许呦左手端着水杯,光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微微皱眉。她知道如果今晚不解决这个问题,按照尤乐乐的性格,以后会追问她千百遍。

    “你想问什么,一次性问完。”

    “其实你们分手,我还是没弄太明白,是他甩你还是你甩他?”

    “这很重要吗?”

    尤乐乐用筷子戳了戳面条,“不是啊,我就是很好奇,你当初那么乖,怎么就和他在一起了呢,是不是一般初恋都特别难忘啊,不然你为什么现在还放不下?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他其实对你还特别重要呢?”

    “他...对我?”许呦靠在餐桌边上,似乎在回忆,好半晌没作声。

    如果一定要拉扯出和他有关的那段时日,谢辞对于她,或许就是年少时候一段叙述不了,到后来也忘不了的人生插曲。

    非要讲出因果,她为什么到现在都还记得,也说不说具体的来。

    估计是因为,当时是确确实实喜欢着他吧。

    只是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承受力尚且有限,所以选择性地暂时逃避了对谢辞的感情。

    至于后来...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后来遇到的男人,都没有他帅吧?”许呦带着笑,半真半假地回答。

    不过喜欢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准。

    过了这么多年,许呦也想过,她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谢辞。

    喜欢到就算他不告而别,她也可以独自一人,把这份爱恋支撑那么长时间。

    “许呦,想不到你看着这么脱俗,还是个颜控啊。你这大放厥词的,有没有照片?”尤乐乐皱鼻,配着那一团乱糟糟的短发,显得很古灵精怪,“你知道么?有个朋友跟我讲,一般忘不了初恋的人,内心都很焦虑,怪不得你是个性冷淡。”

    许呦佯装生气,瞪了她一眼,“你才是性冷淡。”

    ---

    早上起来刷完牙,许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动作一顿。

    发了会呆,她弯下腰接了一捧凉水拍到脸上,在脑海里想。

    过了几年了.....

    抹去一个人存在的痕迹到底需要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六七年够不够?

    或许要更久...

    为什么又提起他。许呦拿起放在一边柔软的毛巾,闭起眼睛覆在脸上。

    昨天晚上在便利店买东西,她隔着玻璃,看到窗外靠着一个穿黑色夹克和T恤的男生在抽烟。身后车流不息的马路,霓虹灯渐次亮起。

    只一秒的时间,回忆就猛地撞进脑海,寂寞像是突然席卷了全身。许呦想到前天晚上坐在ktv,朋友拿着一罐啤酒,坐在她身边唱歌。

    ...

    你闪耀一下子

    我眩晕一辈子

    ...

    谢辞啊。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照顾好自己黑色眼睛,和挑剔的胃。

    不过好像有人说的对。

    哭着吃过饭的人,是能走下去的。

    她是能走下去的。

    ---

    去旁边一个市,开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

    许呦检查好东西,给尤乐乐留了一张纸条就出了门。车开到路上,正在等红绿灯。放在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她一边接起来,一边按下车窗。

    微凉的风吹到脸上,让人稍微精神了一点。

    打电话来的是和她一同出差的张莉莉,两人随便说了几句话。绿灯亮起,许呦就把电话挂了。

    不过真给尤乐乐的乌鸦嘴说中,车子快上了高速路,仪表盘上的故障灯却亮了,不知道哪里传来异响。

    许呦不敢再开太远,心惊胆战地放缓车速,随便到附近找了一家4s店停下。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店里人特别多。

    看到许呦进来,一工作人员上前来,“小姐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我的车坏了,能现在帮我修一修吗?”

    “不好意思小姐,您有预约吗?”

    “没有....”

    “是这样,我们今天店里很忙,抽调不出人手,您看您能等一会吗?”

    “要等多久?”

    工作人员露出为难的表情,“嗯...这要看情况。”

    许呦抬起手腕看表,点点头,“那算了吧,我今天下午有事...时间比较赶。”

    刚转身,就被一个惊喜的男声叫住。

    “——诶诶诶诶,等等!!”

    许呦转头,看到一个有些陌生的男人,快步冲她这边过来。

    “许呦?!”那个男人激动地喊出她的名字。

    看许呦一脸茫然,明显记不起他是谁的模样,那个男人更加激动了,大声地介绍自己,“学霸!我是李小强啊!你还记得我吗?!以前跟你一个班的啊!!”

    “......”

    “真的一点没印象了?”

    “.........”

    虽然还是想不起来,可是许呦看他那副样子,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笑得极浅,稍稍抿起一个弧度。

    站在一旁的店员笑呵呵地说:“原来您是老板的同学啊。”

    “干站着干什么,给人倒杯水去啊!”李小强催促。

    许呦一听,急忙摆手,“不用啦,我还有点事,修好车就要走了。”

    “你车怎么了?”李小强殷勤地说,“不然这样,你把车留店里修,我请你吃个饭?”

    “你店里挺忙的吧,我下午还要出差,先去找个位置修车,等回来了再联系行么。”

    “没事没事,我们店里可以——”话说到一半,李小强话头突然止住。

    隔了半晌,他又开口,“对了,你赶时间的话,那我带你去附近一家店修吧,他们应该不忙。”

    李小强口中的‘店’不远,许呦车子有问题,不敢开太快,就心惊胆战地跟在那辆黑色的大奔后头。

    路口几个转弯就停了下来。

    许呦把车停好,打开车门下车,打量面前的修车店。

    连个正式的招牌都没有,外面的墙壁上随意用黑色油漆喷了几个x和y。大门处的卷闸拉下一半,里面都是灰色的水泥地,墙也没有粉刷,倒像一个废弃仓库改造的修车厂。

    许呦跟在李小强身后,四处打量。

    头顶的几个大风扇在呼啦呼啦慢慢转悠,进来了才发现里面位置其实很大,说两句话似乎都有回声。四处随意停放着的都是许呦不认识的各种改造车。

    刚走了没两步,李小强的手机就响起来。他的手机铃声是凤凰传奇的奢香夫人,音量特别大。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快步走到旁边接起来。

    许呦一个人站在原地,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心里暗暗疑惑.....这个修车厂,怎么连个出来接待的员工都没有。

    正想着,旁边有两个人拉开一道门走出来。其中一个男人穿着很讲究,西装裤和尖头牛皮鞋。他双手插兜,带着一副黑超,和这里格格不入。

    走了两步,陆悍骁停住脚步,对着身边的人说,“哦对了,还做个粉色的面漆。”

    “好的,陆总。”那人颔首。

    “然后后视镜镶圈水钻。”

    “........”

    陆悍骁微微低头,把墨镜滑到那一截挺直的鼻梁上,眼睛斜过去,“叫你们这儿手艺最好的老师傅。”

    “........”那人表情有点僵硬,“陆总,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儿人都挺年轻的...”

    “啊?”

    陆悍骁皱眉,“那叫你们老板弄成么?”他不敢出错,这车是送给他家想小姑娘的,只因她无意中提过一句,在学校门口看到一辆很好看的粉色敞篷。

    后来有次吃饭,和朋友提起这件事。朋友一拍大腿,根他说:“跟你推荐一家店,好像有点远,我挺多玩赛车的朋友都喜欢在那家店修,不过好像挺不容易约的。”

    “我们老板一般不弄这种车....得看心情。”

    陆悍骁笑了,又继续往前走,“还看心情,你们老板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啊?成吧,到时候我来提车,弄好点啊。”

    许呦默默往旁边移了移脚步让他们过去。她静静地呆在一旁,直到有人上前来询问。

    “小姐你好...你是要来?”

    许呦忙说:“哦,我来修车,你们有时间吗?”

    “修车?!”那人像是被噎了一下,“门口停的那辆奥迪A4?”

    看他有点震惊的表情,许呦莫名其妙,“啊...对,你们这里是不修车吗?我朋友带我来的....”

    “呃...修倒是修,但是我们....”

    “——能修能修,什么车都能修。”

    旁边有人猛然打断两人对话。李小强就挂了电话快步跑过来,恨铁不成钢对那个男人道,“阿力啊,你在这说什么废话呢!”

    关键时刻掉链子!

    阿力被拉到一边。

    “强哥,怎么回事啊?”

    李小强眼睛里满是期待,“辞哥人呢?”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谢辞见到许呦会是什么反应。等会干脆掏出手机照下来,发个同学群。

    “还在睡觉吧估计,不过快起来了。”

    “又通宵了?”

    “不清楚。”

    “你现在去把他喊出来,就跟他说,不出来后悔一辈子。”

    “认真的?”阿力真是摸不着头脑,走之前又问了句,“说的这么吓人啊?”

    “吓不死你。”

    阿力突然福至心灵,看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女人一眼,“这个,辞哥认识的啊以前?”

    “何止认识,你动作快点。”李小强催促。

    阿力一路上,都在脑子里思索。他上去二楼,刚刚准备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

    出来的男人满脸倦容,脸色不太好。他唇间含着一根刚燃起来的烟,眼睛狭长漆黑,不过眼底阴影很重。

    “辞...辞哥。”阿力退开一步,“强哥说下面有个你认识的。”

    谢辞漫不经心地揉了揉头发。

    他叼着烟,双手撑在栏杆上,含糊不清地问:“哪呢。”

    “喏。”阿力指了个方向,“a9区那块站着呢。”

    然后,过了几秒。

    阿力看着自家平时那个一向波澜不惊的老板,脸色突然就变了。

    --

    许呦赶时间,不由拿起手机又看了看时间。锁屏刚按,张莉莉的电话又打进来。

    不知道是那边有点吵,还是信号不好,说话的声音听不太清楚。

    “你在哪,我听不到。”许呦移动脚步。

    似乎是换了个地方,那边声音忽而清晰响亮了许多。张莉莉问,“你到x市了吗?”

    “没有,我还在修车,车突然坏了。”

    “那这样吧,我去接你,人我刚刚已经约好了,晚上到了一起吃个饭?”

    “等会,我先看看车能不能修好。”

    她这几年因为工作原因,不论去什么地方,就会下意识四处打量,然后记下来细节。

    这里明显不是普通的修车厂,分两层。没过多的装饰,泛着油漆味,修理工具随意摆放着,墙壁是最简单的白色,像个废弃工厂改装的。

    铁门大开着,有几个吊灯垂下。放眼望去停的都是豪车,但这个修车厂装修地可真够朴素的。

    她分出神想。

    ---

    察觉到谢辞的异样,阿力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默默不做声地等在一旁,看谢辞到底什么时候回神。

    他脑海晃过楼下那个女人的面容。

    刚刚近距离看过,年纪应该不大,未施粉黛的一张素脸,五官秀美。

    也不是满大街的锥子脸,而是很古典的鹅蛋脸,反倒有种说不出来的干净气质。嗓音也是又低又柔。

    不过先前就有杂七杂八的传言,谢辞这几年身边为什么一直没妞。

    开始大家都以为是谢辞随意惯了,不喜欢被人管着。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许多人到后来才发现谢辞好像真的对女人不敢兴趣。

    他家里有钱,什么都玩得起,加上长相俊秀。经常有不少人旁敲侧击打听过他喜欢什么类型的。

    不过谁知道的都不确切,乱七八糟的说法一大堆。但狐朋狗友一起总结出来一个,就是谢辞特别吃那种安静点,温柔点的女人。

    安静点?

    温柔点......

    阿布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辞哥。”

    旁边有人快步过来,三十岁左右,面上一脸无奈,“早上送到华运那边的车退回来了。”

    谢辞声音很低,明显心不在焉地,眼睛看着别处,“怎么。”

    “他们要颜色重新喷。”

    成飞也有点无语。那个华运的总裁,人看着话不多,没想到事不少。他们那边员工过来,说他们陈总女朋友不喜欢喷的颜色,送回来让改。

    要不是看他们来头大,他当时差点脱口吐槽:用不用给陈总女朋友照片喷车上啊?

    不过底下的人也难做,说他们老板要哄女朋友,除了颜色,座椅也要调整,睡觉不舒服。

    睡觉不舒服....

    还不如直接说做.爱不舒服。

    弄台车来改装就为车.震,成非想到之前和他们老板打过的一照面,却几乎没有闲谈过。不过那张冷冰冰的脸,真看不出来那哥们有这么骚。

    “逼事儿多。”谢辞把未抽完的烟扔地上,随意评价了一句。他垂眸踩了踩,眼睑下像是有阴影,“找人去弄。”

    “对了,阿力。”谢辞转过头。

    “嗯?”

    “别让她走了。”语气很淡。

    这个‘她’是谁,阿力不敢多问,只能了然地点点头。

    他吩咐了一句,就就快步回房。一扫平时懒懒散散的模样,连背影都显得莫名地迫不及待。

    房门半开,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房间里全是乱扔的衣服,地上滚落了几个空酒瓶。

    ---

    谢辞进房间后,缓了一口气。

    坐了会,他看看桌上摆着的日历,拿起笔,在今天的日期上划了一笔。

    接着又开始发呆。

    刚刚从背后看过去,许呦长高了,头发不长不短,刚刚垂落在肩头。

    软软的,有点杂乱无章的可爱。

    他随口咬开床头柜上摆着的一杯红酒盖子,仰头往喉咙里灌了几口。

    尤乐乐盘腿坐在床上,兴致勃勃继续追问,“那你和你初恋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许呦侧着头,举着吹风机,五指抓住发丝摇晃。

    “嗯....有吧, 也算有。”许呦顿了几秒才回答,“他给我寄过信。”

    “最近事情有点多。”

    许呦拿起一边的的笔记本,查看工作邮件。她按住鼠标,往下拖了拖。

    “你和他还有联系吗?”

    过了几秒, 吹风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许呦起身,拔掉黑色的插头。

    尤乐乐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瞅了她一眼,“这么晚了,你又诱惑我。”

    冰箱里的食材不多,两个人口味都是偏清淡一点。许呦考虑了会,拿出两个鸡蛋。

    她上大学的时候, 经常收到从各个地方寄过来的明信片。

    用黑色钢笔写的几句简单的话, 她认识谢辞的字。有时候一句话也没有,只有一片空白。

    “我们咖啡厅最近刚好要搞个初恋的主题活动,感觉你可以带着这个故事去参加了,身为老板的我,可以把你内定成第一,心动不心动?”

    没等许呦讲话,尤乐乐就若有所思地感叹:“唉..怪不得....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年轻的时候, 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对吧?”

    “........”

    “后来呢?”

    “后来啊....”她想了想, “他走了以后, 我就离开那个城市, 然后去s市读了大学, 再毕业...”

    “没了。”

    “一点都没有?”尤乐乐刨根问底。她要不是听许呦亲口说,实在想不到自己这个看上去那么乖巧的室友, 还有过这么一段轰轰烈烈的青春时光。

阅读她的小梨涡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唇枪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巅峰官路男朋友出轨之后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