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后来【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xs.org

    “提前帮你过了嘛。”谢辞双手插.回口袋, 退开两步,“当我给你熊的回礼。” WWw.5Wx.ORG

    “你今天开不开心?”许呦点点头。

    谢辞眼睫垂下,掩盖住所有的情绪,小声说,“那就好。”

    小区近在眼前, 两人的步子慢下来。谢辞把许呦的手松开, 说,“眼睛闭上,手伸出来。”

    “那我以后就不来找你了,你好好准备高考。”他如往常一样轻轻地笑。

    这不像是他会说的话,所以许呦心里总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何,听出一种伤感的味道。

    她默不作声,看他满不在乎的笑容,把手链紧紧捏在手心里,“那你等我?”

    那以后,你就自己好好的。

    ---

    高三下半年的学期开始,时间就像做上了火箭,倒计时牌上的天数肉眼可见地减少。

    许呦成绩很稳定,每次都在年级前十,是稳上清华北大的苗子。

    她正常上学,正常放学,生活没什么波澜。

    只是许呦永远记得那个星期一,升完国旗后,一个关于谢辞的八卦消息悄然流传整个年级,几乎是人人都在讨论。

    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许呦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听见的。

    甚至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怀疑着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许呦甚至连课没顾上,直接去七班找宋一帆。

    他们站在走廊上,许呦急切地问,“他们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谢辞去哪了?”

    “之前难道没告诉你?”宋一帆愣了愣,他犹豫了一会,告诉她,谢辞父亲出了事,他已经离开临市。其他的无论许呦怎么问,他都不肯再说。

    许呦还处在一种震惊和不敢置信的情绪里,抖得浑身打颤,“他什么都没说吗?”

    宋一帆似是不忍心继续看她表情,“说了。”

    “谢辞说他等你。”

    听完这句话,许呦的心像是自由坠落到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到最后,谢辞连“我们分手吧”都没说,就突然完完全全消失在了许呦的生活中。

    越长大,就越发能感受到孤独的重量。

    那段时间很难熬,许呦彻底断绝了和谢辞的联系。

    她总是整夜整夜失眠,常常会想不告而别,突然失踪的谢辞。这种想念谁也不能倾诉,只能靠自己一点点忍过去。

    就算是在学校,许呦也沉默地可怕,常常一整天,一句话都能不说。她又恢复到以前的模样,很少和别人交流,只埋头写题。

    也没有谁再像谢辞,故意惹她生气,惹她难受,惹她开心。

    偶尔想起来他,许呦会忽然晃神,怀疑谢辞是否存在过,又或者他是否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她想,只要过去了,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什么不堪都是可以忘记的。

    只要过去就好了。

    只要过去了,她就可以假装谁都没有离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后来的日子,好像也没有什么了。许呦就像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过,很平静地过每一天。

    手机被锁到柜子里,很深的地方,没了期待。

    校园里还是能偶尔遇到宋一帆他们几个人,里面却再没了他的身影。

    偶尔有一天,做完操。有几个女生买了酸奶和零食,从许呦身边经过,边走边聊。

    “唉,好像好久没看到谢辞了....”

    一个人小声说:“....你居然不知道...”

    她们越走越远,直到连身影都看不到,许呦还站在原地。

    高三过得实在太快,每个人都很忙碌。教室门口,楼梯上,到处都贴着红色励志语录。从统考开始,再到百日誓师大会,一模二模三模。

    许呦的话越发地少,成绩越发地拔尖,她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没有再去碰竞赛。

    她告诉自己,别回头,别去想。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强。

    那时候每一晚的夜,都是安静的。

    最后一个星期,倒计时板上,终于只剩下鲜红的7。高三的教室要当高考考场,布置考场的时候,墙壁上的所有东西都被贴上白色纸张。

    老师留了人打扫卫生,教室里灰尘飞扬,有人不小心被呛着,咳嗽着就咳出了眼泪。

    高一高二的学生放了假,他们就搬去高一新建的教学楼,在操场的另一边。

    教室走廊前有一条河,对面一片刚长出来的草地。

    每一层的楼梯走廊上都拥挤着高三学生。用书页折成的白色千纸鹤满天空地飞,有的落在河里,顺着飘走。有人冲着远处呐喊,引起一栋楼的笑声。

    许呦穿过人群,背着书包进教室,找到新的位置坐下来。这是靠窗的位置,最后一点阳光能落进来。

    班里喧嚣嘈杂,她低着头收拾书本,身边突然站了个人。

    许呦抬头,看到邱青青手里拿着一张同学录,她摇了摇手,俏皮地问:“能帮我写一张吗?”

    邱青青把纸放到许呦桌上。

    “啊,好。”许呦小声答应。

    邱青青就站在她身边,等她写完。

    “许呦,其实我挺羡慕你的。”邱青青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笑出来。

    “什么?”

    “谢辞啊。”邱青青声音很轻松,似乎已经放下了,“之前我其实挺难受的。”

    “.........”

    许呦瞬间握紧笔,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

    邱青青盯着许呦恍惚的模样,声音很低。

    “直到后来,我看见谢辞和你谈恋爱的模样,才知道他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的。”

    高考前一天下午的教室,空空落落的。课桌上凌乱地堆着书本,放着水杯。黑板上有人用粉笔潦草地写了一句歌词。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毕业快乐。

    6月7号,6月8号。一晃而过。

    英语考完的那场铃声打响,所有考生涌出各个考场,每个人脸上都是轻松的神色。

    熬了12年,寒窗苦读,终于在这一刻解脱。

    许呦拎着一瓶水,拿着文具,顺着人流走出学校。

    一切都结束了。

    最后成绩出来,老师最先打来电话恭喜。临市两个并列理科状元都在一中高三0班。许呦就是其中一个。当时她在卧室里收拾东西,陈秀云握着电话走进来,满脸喜色告诉许呦这个消息。没过多久,亲戚都知道了这件事,纷纷祝贺。陈秀云和许爸爸坐在客厅,一个个地拨电话,家里气氛很久没有这么和谐快乐。

    后来的事情,许呦记不太清了。那天很累,她洗了个澡就直接入睡,躺在床上,心里什么都没想,脑袋里也放空一片,一觉就睡到第二天接近中午。

    陈秀云看她起来,放下手里的活,笑着问了句:“要吃什么,带你出去吃吗?”

    “妈妈,我去厨房下点饺子,然后下午出去有点事。”她说。

    陈秀云皱眉,“你好不容易考完了,吃点好的啊,吃饺子干什么。”

    许呦说:“突然有点想吃。”

    饺子被放在保温盒里,许呦带着,出了小区门口,随便上了一辆环城公交车。

    车子很颠簸,她的头靠在玻璃窗上,眼睛看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旁边有个老爷爷问,“小姑娘,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就是丢了个东西。”许呦话说到一半,眼泪就先落了下来,她手忙脚乱地用手背擦掉。

    老爷爷呵呵笑了一声,“唉....丢都丢了,就别哭了,说不定以后还能找回来。”

    车子摇摇晃晃地驶过大街小巷,有穿着短裤欢笑着跑过的儿童,有卖东西的小贩,夏日的热风吹在每个人身上。阳光透过褐色的树枝间映着绿色的枝叶,奶茶店里的碎冰块,骑自行车,衬衣被风吹得鼓鼓的少年。

    许呦坐在位置上,低头把饺子一个个用勺子舀起来,放到口里吃。

    吃着吃着就哽咽了。

    她低下头,一边流泪,一边吃东西。

    等车到终点。东西应该也吃完了,她就忘了。

    其实还是会常常想起他的。

    只是她会克制。

    外婆去世,时间就滑到高考毕业以后,父母离婚,再到去申城上大学。

    高中毕业的聚会上,谢辞也没有出现。那几年过得太混乱,连记忆都无法理顺。

    许呦过着平淡且毫无新意的大学生活。她跳级保送研究生,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坚持选和本科不相干的新闻专业。那天她和父亲大吵一架,一个人在大雨滂沱的公园长椅上坐了一天。

    也是那一天,她又想到谢辞。然后那一天,她突然发现学校里最喜欢的那几只流浪猫再也没出现过。

    于是许呦很平静地哭了一场,放任自己想谢辞。

    她和谢辞的事,总觉得是很早。早到记忆都蒙了一层灰,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

    总以为自己忘记了。可是提着热水瓶去开水房,偶尔路过篮球场,甚至坐在早餐店里,一个人安静地吃完饭。和穿着白色球衣的男生擦身而过。在这些无数个不重要的瞬间,总是回忆起他。

    脑海里只要一有念头,就抑制不住地蔓延开。

    那段放不下的日子,有时候也会想去找他。可是想多了就难受,然后就强迫不再去想。

    直到和他没见面的第四个年头,许呦大学本科毕业,她站在蓝天白云绿草茵上。

    那天阳光正好。

    她才知道,他就像高三那年的夏天。

    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不论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忘记他,谢辞都不会回来。

    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有不切实际的念头。

    她不该,不该跟自己较真这么多年。

    也有过最难熬的日子,她甚至打算去接纳别人的感情,看了心理医生。曾经尝试过,也努力过很多回。直到有一天晚上,付雪梨跟她打电话说要出国了,问她回不回去。

    付雪梨挂电话前,最后说,谢辞也来了。

    那天她刚刚从图书馆学习完回寝室,挂了电话后,就坐在楼旁边的花坛上。没有灯,在一片漆黑中发了许久的呆,远处宿舍楼亮起的灯一盏盏暗下来。

    连寝室楼的阿姨在催,宿舍要关门禁了。

    许呦才回神,泪水早已毫无知觉地淌了满脸。

    然后,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任凭她怎么努力,都还是不行。就算欺骗自己过得很好,也不行。

    和他有关的一切,她连听到都觉得心疼。是她太傻。这个世界上的喜欢,哪有这么简单。

    后来遇到一个师兄,他跟她说过,为感情堕落的人都是废物。

    所以许呦一直记住。

    温柔但是不妥协,不慌不忙地坚强着,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自己的生活,没有谢辞的生活。

    许呦第一次喝那种酒, 只觉得太辣又太酸甜。浓厚热烈的味道,给她的印象之强烈,以至于很多年以后都忘不了。

    银鳞鳞的月光下,路边地上的小灯,发出温柔却微弱的光芒。

    “你去哪我肯定去哪啊, 夫唱妇随嘛。”

    “许呦。”他又喊她名字。

    许呦认真地应了。

    谢辞送许呦回家, 他们十指交握,漫无目的地聊天。

    “许呦,以后你要考哪个大学?”

    “好。”谢辞答应。

    他倾身,在她唇边轻轻落了一个吻。

    许呦:“你是不是性别搞反了?”

    他笑了,“你懂我意思就好。”

    “啊?”许呦看着摊在手心的东西,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的惊喜,却更多的是不解,“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啊。”

    “什么?”

    她一愣神, 看到谢辞从口袋里捏出一串极细银色的手链,“生日快乐。”

    后来谢辞顺利地选到自己想要的熊。他左手牵着许呦, 右手抱着白色的娃娃熊, 走在街上很引人注目。

    他们逛遍了临市大半个城市, 谢辞甚至带她去一家小店喝了樱桃酒。

    “不知道,我没想好...”

    “应该是申城吧, 你呢?”

阅读她的小梨涡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xs.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男朋友出轨之后巅峰官路唇枪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我只会拍烂片啊病态占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